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我的英雄学院/爆轰】轰家的龙先生·续

*之前那篇《轰家的龙先生》后续,没开车,只有上次的一半长
*下一篇进入回忆篇
*0810第三弹,也是最终弹

00

轰焦冻的家里养着一条龙。

当然,说成是龙在养他也没有什么问题。

01

绿谷出久最近除了工作之外又多了一件忙活的事。

自从知道自己工作上的友人和自家发小是写作报恩读作暗恋的关系之后,他就忍不住观察起来他们的动向。一人丝毫不自知,另一人则用尽全力拒绝,爆豪胜己不愿意说的,转身问一问轰焦冻就全都知道了,虽然是打码版本的,但是在绿谷引以为傲的分析能力下,全部都等同于透明化。

比如说他们的温饱问题。轰说他不知道爆豪是从哪得来的人类世界的钱,房租费虽然不用他出,但买菜钱全都是龙掏自己的腰包。轰偶然得见爆豪那个朴素的牛皮钱包时,从外表上看它的形状瘪瘪的,说里边完全没有钱似乎有些失礼,姑且当作里边只塞了零钱或是只有信用卡吧(不过龙该如何办信用卡)。但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出门那天,轰亲眼看着爆豪从那个干瘪的钱包里掏出了好几张大值钞票,一次也就罢了,还接二连三,轰不算穷,但看到那些数量还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他向爆豪感叹他好有钱时,龙还用嫌弃的眼神嘲笑他一脸穷酸样。

再比如他们的睡觉问题。轰的公寓是典型的1LDK,当初就是为了一个人住着方便才没有选择大房子,而他之所以选择他现在住的这一间是因为卧室是榻榻米铺成的和室房间。爆豪来了之后他一度想过要不要换公寓,可爆豪却说龙不睡觉也没影响,所以躺哪都一样,一来二去就演变成了每到晚上他们就会肩并肩躺在一起,两套被褥两张被子,中间只隔着一个能放闹钟的小空间,谁在半夜翻滚一下都可能睡到对方的地盘上。

绿谷一脸原来如此啊的表情听完轰说明了了他家的现状,当然以上都是他分析翻译出来的东西,除了这些之外,他更想知道的,大概就是他们的情感问题了吧。

绿谷记忆中的爆豪胜己,年轻气盛什么都不怕,在他们这一代出生的小龙中是龙族里最受看好的一只,所以当初外出游历时,很多龙都认为他会是最快完成任务回来的那一个。可是他们等啊等,等到所有的龙都回巢,等到太阳落下无数次山头,等到最后的期限那天,爆豪胜己才扑扇着翅膀回来。他神色如常,两只爪子空空如也,面对长老们几乎要被黑色覆盖完的脸色,什么都没说。

在那之后很久绿谷才从爆豪的母亲那知道他是在游历的时候被人类袭击,结果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魔法掉到了另一个世界,被其他人救了,等魔力恢复的时间太长了才这么晚回来。他的母亲说得轻描淡写,眼神中却藏着无可奈何,而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爆豪胜己巨大的身影立在悬崖边上,红色的龙眸注视着远处火烧般的夕阳,似是出神,又似是怀念。

绿谷想,被爆豪一直惦记着的那个人,一定很好吧。

因为那次误入其他世界而导致晚归的事情,爆豪胜己与其他龙相比获得自由行动的时间要更晚,长老们固执而又不讲道理,爆豪没少称呼他们是老顽固,战火都停歇那么多年了还墨守着从前的规矩。他的能力虽被看在眼里,但越来越恶劣的性格实在让人难以信服,于是一道魔法刻印下去,爆豪便被扔到了深山之中苦行,一直到绿谷在这边的世界安稳了三年才听说他被放出来的消息。

然后就一下突然得知自己的发小和自己的人类友人竟然有着这般纠葛的关系。虽然绿谷并不知道他们当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如今他们终于碰到一起,作为他们的第一关系人怎么能够不支持呢?

于是今天也是,绿谷出久为两人的恋爱问题默默支持的一天。

02

龙并不需要睡眠,除非实在累得慌。

爆豪胜己在山中苦行的那些年,每一次松懈都可能代表着他有一块鳞片会被不知道从哪飞出来的风刃割裂。长老们是下了决心要让他改掉那些坏习性,比如总是骂他们老顽固,指着其他龙喊杂鱼龙,动不动就一声龙吼炸开云层,但他们也知道爆豪骨子里的玩劣根性实在难以移除,于是便动了真格,创造出了一个以一龙之力难以逃脱的紧闭所。

而爆豪胜己冲破了牢笼的那天,他的皮肤上渗透出来的鲜血随着他旋转的动作愣是变成了一场血雨。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一直到他的母亲和父亲过来才终于筋疲力尽地趴倒在地上,但是一双眼睛却始终不肯闭上,菱状的眼瞳已经蒙上一层迷雾,他的母亲气得发抖,当场就将周围好几处的树林全都化为一片燎原,瞪视着那些自以为是的长老们,似是要与他们打上一架。自家的孩子就算再怎么不听话,也依然是她心口上的一块肉,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为了他龙强行改变他自己呢?

爆豪不知道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他想自己那时大概是睁着眼睛昏了过去吧,醒来的时候眼睛疼得厉害,身上却不怎么痛了。他的父母就安静地卧在一旁,见他醒了,就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脸,夸他好样的。他很不想承认自己当时是有些想哭的,这显得他很不争气,仿佛他依然还是那只弱小的龙,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如果不是那个人,他也许真的会死在那里。

而最后,他只是假装不好意思地擦了擦鼻子,对他父母说:“我要去那个世界。”

光己和胜都微笑地看着他离开,他没回头,他知道自己父母的眼中一定也溢满泪水,但同时他也知道,离他们重逢,不会太久的。

他从梦中醒来,感觉到有些热。

爆豪侧过身,看到离他只有大约十厘米距离的轰,便知道这家伙又开始显摆他难看的睡相了。而具体有多难看,这会儿是没表现出来,要举例的话,他有一晚是被人踹醒的。

没错,是踹。

他与轰焦冻,一人一龙,肩与肩平行,枕头都是放在同样的高度上,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一条鳞片硬过刀枪炮弹的龙竟然是被人踹醒的,有谁会信?而他爆豪胜己,不得不信轰焦冻竟然能在睡梦中调转一百八十度,并且不得不强忍着拖轰焦冻起来把他揍上十来遍的心情把他搁在自己下巴上的脚丫子重新放回被窝里去。

小时候还好,人类小孩的力气和龙实在没啥可比的,分开的这么多年,轰焦冻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长得又高又壮,比爆豪的人类形态还高了四厘米,壮的方面平时上班穿着西装看不大出来,周末的时候加上天热,轰就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老年背心了,平时看着柔弱乖巧不经打的一人瞬间就有了气势,健壮有力的肱二头肌以及被背心包裹住的极具线条美的身材,用人类的话讲,是能干又好看。而被这样一人踹上一脚,没把下巴踢出一块乌青已经很不错了。

回到现在,爆豪依然在看着离他很近的轰,白色的发丝垂在脸上,红色的发丝则陷入到爆豪的被褥上,两眼紧闭睡得死沉,嘴唇张开了一个小缝随着呼吸缓缓地呼气。他就那样躺在那,什么都没做,爆豪却感到非常地安心。

这里既没有随时可能会发生的死亡威胁,也没有颐指气使的老顽固们,有的只是轰焦冻,只是存在在这里就能够令爆豪睡上好觉的轰焦冻,哪怕他睡姿再怎么难看,看到这张睡脸之后一切的烦恼与不满都能立刻烟消云散。

爆豪胜己只想将此刻牢牢地印在自己的记忆里,要牢到哪怕过去了千百万年,这人睡在自己身边的这份温暖都如昨日重现。他把自己的被子分一半给轰焦冻,用手揽过他的腰,两个人一起挤在这张小小的被子里,然后闭上眼睛睡去。

至于这份光景会给轰焦冻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并不是他会去考虑的事。

总之,换公寓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03

轰需要回一趟老家。

爆豪听到的时候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又继续去切他的萝卜了。

“你不跟我回去吗?”轰站在一边看着冒着泡的热汤。

“又没有必要,而且你只是去一天吧?”爆豪说着挑起嘴角笑道,“难不成你还想让我送你去?”

“太显眼了,而且总觉得是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蠢货,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见得对你有什么好处,乖乖买车票回去见你妈吧。”

“哦。”轰点了点头,觉得爆豪不答应也好,不然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把他介绍给家里人,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声明这是自己的男朋友,哪怕这会气到爆豪也好,虽然更多的应该是会气到自己的老爸。想到这,他不禁冷哼一声。

这声落到爆豪耳里听上去就是在对他不满了,于是这位记仇的龙停下切萝卜的手,菜刀上还沾着些萝卜丝,却不妨碍它在持有者刻意的移动弧度下发出寒渗渗的光芒,他用谁都能听出来的恐吓语气露出了恶人役般的笑说着:“你有什么不满吗半边混蛋哦——”句尾还特地学了人类混混的拉长音。

轰一愣,瞬间哑然失笑,“你这还挺像模像样的,爆豪。”

“啊??”

“我都不知道你还喜欢看这种类型的电视,还是说你们龙会根据自己的性格挑相性很合的东西?不过我也只见过爆豪你,其他龙是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不能当作是参考啊。”

“你有本大爷这条龙在这里还嫌不够吗!你还想要多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是有爆豪你就足够了啊。”轰解释说,“你们都是很罕见的存在吧,我能够见到你就已经很幸运了,怎么可能还去贪心更多呢。”

“那就一辈子只看着我就够了啊!其他龙的事你想都别想!”

“我本来也没那个意思……”

爆豪骂骂咧咧地用脚踢了轰一下,把他赶出了厨房,继续没事人一样地重新开始做菜,只有反光的灶台出卖了他红透了脸的事实。而他身后的轰,对着桌子上自己的倒影面红耳赤。

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啊……

三天后一大早,难得起得比爆豪早的轰默默地叠好了自己的被子,主动做起了爆豪来之后就再也没亲自动手过的早餐,在龙先生平稳的鼾声中,悄然关上了门。

TBC

修罗有话说:原本预定的第三弹是另外一篇,但是卡壳的过程太难受了,就写了这一篇轻松点的,依然还是想到哪写到哪,但已经有个整体脉络了,以前的事想一次性讲完所以续就断在了这里请见谅

评论 ( 2 )
热度 ( 123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