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DC/Kontim】my werewolf boyfriend

分级:G 

Summary:提姆与他的男友生活在一起,然而他们的生活并不是那么的顺利…… 

 

提姆感觉自己所在的空间一阵山摇地晃,他尝试着睁开眼去看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是沉重的眼皮试图让他在这个恍若躺在摇篮中被祖母推动的晃动中再次睡过去。但是他的祖母可没有这么粗鲁,就算是他的祖父也不会。

“提姆——”一声拉长的厚重嗓音沉闷的传进提姆的耳中,他蜷缩起身子想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他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将身体的遮盖物拉得更紧,他的整张脸都快要皱起来了,而且黑暗中的温度似乎还在渐渐升高,这让提姆觉得平日里十分亲近的黑色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憎。

“提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起。”提姆自暴自弃的任由被子被整个从自己的身边夺离,然后他感觉到热度非但没有降下去,反而更加直接的深刻体会到了更热的感觉,他惊讶的看向他的同居人兼他的男朋友,然后他注意到房间里窗户和门都是关着的,几乎是密不透风的状态,而且昨晚他开启的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停止了工作,而这一切的原因难不成是——

“康纳,你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

“我很抱歉,提姆。”康纳不好意思的挠头道歉着,“最近牙有点痒,你也知道我差不多要到那个时期了,看到一些东西就忍不住想咬。”

但是康纳,你已经到了即使不是肉也想要咬的程度了。提姆无可奈何的摇头,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一年来已经是第几次因为康纳的那个特殊时期而损失掉家里的好东西了。

看到提姆的表情,康纳就更加难过了,他也知道自己的那些坏习惯给提姆和他们的家造成了不少伤害,尤其是一些东西还是他和提姆都很喜欢的、两人经过精心挑选所买的配对成套的。而那些都被他给毁了。

“我真的很抱歉,提姆。”

“……没事的,康纳,至少这次你只咬断了空调的电线,这或许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你有没有受伤?”

“受伤?没有。”康纳摇头,他很自觉的隐瞒了他因为咬断电线而被电得找回了理智这件事,那件因为电流而烧焦的T-shirt已经被他销毁掉了,他只希望提姆不要心血来潮去数他们衣柜里的衣服。

如果提姆这么简简单单就相信了他的说辞,对于康纳来说那就太幸运了。

提姆在刚睡醒,或者说是被热醒的情况下,不得不接受房间里的空调已经坏掉了的这一现实,同时还得面对男友快要来临的那个时期,不得不说他现在有些头疼。于是他决定选择无视康纳脸上那点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不自在表情,也不去追问为什么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和昨晚的不一样。他并不认为康纳会在干了那种事以后还会跑去洗澡顺带换了身衣服,他可没有这个习惯,提姆知道。

但既然康纳确实没有伤到自己,提姆也稍微放心了一些,然后他选择退而求其次,决定先把问题集中到最实际的问题上来,他已经憋了有一会没法说了。这让他焦虑的感觉汗湿的睡衣更加贴近他的身体而难受万分。

“康纳。”

“额……有什么事吗,提姆?”康纳小心翼翼的回应着,他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不要紧张,康纳,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提姆松开领口的扣子,注意到在刚刚他们谈话的过程中房间里的空气更加燥热了,而这都是因为那门窗完全没有打开。 

“康纳,既然你把空调线给咬坏了,为什么不去开窗给房间透透气呢?我是说,你不会觉得太热了吗?”

“我没有注意到。事实上,提姆,我还有件事没有告诉你。”你能够在听了以后保证不生气吗?提姆确定自己在康纳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讯息,但他非常的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生气,因为康纳觉得他有可能会生气,那么他就真的有可能会生气。“我是想说,我、我在咬断了电线以后,还跑去了屋顶。”

“你应该没有在上边嚎叫?”

“没有!应该没有,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因为我那时候才刚清醒……但你也知道,晚上,尤其是在半夜,会有些那么不太友好的人在。”

提姆挑起一边眉毛,听到康纳的话,他也清楚的了解到自己的男友在上边都碰到了些什么,但他又不想让自己表现的太过明显的平静,于是他故意降低了音调,用不确信的语气说道:“你是说,你碰到了蝙蝠?”

“嘘,嘘,提姆,他们有可能会听到!”

“他们?你碰到了不止一个?”

“额……对,我看见了,两个。”康纳后怕的抖了抖,虽然他那个强壮的身体瑟瑟发抖起来实在是有些奇怪。

“你还挺幸运的啊康纳,蝙蝠是我们城市的传说,但是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碰见,而你竟然还一次性碰见了两个。” 

“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紧张吗!”康纳夸张的伸长了手臂向提姆形容着他所看到的,“最大的那个,它离我有点远,但是我知道他有这么大——他看起来可怕极了!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放在我身上的眼神活活就能把我给钉在原地动弹不得,好吧,事实上当时我的确吓得不敢动了。但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吗?那个大的蝙蝠身后,还有一只小的!他看起来就比较可爱多了,还没有旁边那只大的一半大。”

哦哦,看起来是那两个人没错了。提姆点点头,接着听康纳说下去。

“那个小蝙蝠,暂且先让我这么叫他吧,他发现我以后,就从另外一边屋顶上跳下来了!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就那样跳下来了,就落在我的面前,用他那双我完全看不到的,被面具挡住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我不敢保证,但是我认为他当时一定是在用一种看猎物一样的眼神看我的!” 

“康纳,冷静,不管是那个大的还是小的,他们现在都不在,不在我们的家里。”

“我知道,提姆,我只是……太惊讶了。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过,如果我可以用这个词的话,我想说,同类。”康纳的表情依旧不安,而提姆选择抓住他的手安慰他,“我来这个地方已经生活了好几年,和提姆你在一起也才不过一年,我、我我从没有想过会在这座城市里,碰到和我一样有着这种体质的人,尽管我们并不全然是相同的,但这还是让我很高兴。” 

“我知道,康纳,你一个人待着太久了。”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如果我没有遇见你会怎么样,提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别说这些了康纳,你跑题了。然后呢,你没开窗户这和你遇见蝙蝠有什么关系?”

“啊,我不是说了,那个小蝙蝠跳到我这边来了吗,你猜他第一句话是什么,我当时可是绝对没有想到他会说那种话的。”

“‘你这个蠢大个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跑到屋顶上来晒月亮’?”

“你的腔调好奇怪呀提姆,哈哈,他当然不是说这种话,嗯,他跟我说,‘为什么会是你?’,我发誓我们之前绝对没有见过,但是他就像是认得我一样,他甚至知道我叫康纳,知道我就住在这栋楼里,然后我觉得有时候我或许不该不去敬重那些传说,因为他们都是真的——!”

“是蝙蝠知晓人心这段,还是蝙蝠杀人不眨眼这段?”

“我更希望是前者。总之,那个小蝙蝠听了我说的话后,然后他就给我提了一个建议。”

“那个所谓的建议,就是愚蠢的把所有的门窗都关好,让房间里密不透风,然后再给我裹上一层厚被子把我热醒,这就是那只‘小蝙蝠’的干的好事!?”

“提姆!你别生气,虽然我感觉他的建议有点奇怪,但他一直盯着我看着我回到房间的,他那个样子就像我不照做就会把我生吃了一样。” 

“你是个狼人!康纳!狼人不怕蝙蝠!”

康纳甩了甩屁股根的尾巴,对提姆做出一个懊恼的表情,“我当然是,但是我觉得我打不过他,我也没有专门训练过自己的力量,如果我伤到了他怎么办?那个大蝙蝠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那是一只大鸟而不是蝙蝠!他只不过披着一件蝙蝠形状的外衣来伪装自己而已!”

“什么?提姆,你在胡说些什么?”康纳不能理解,“那个不管怎么看都是蝙蝠啊,哪有鸟会想要穿上蝙蝠形状的外衣,那是异装癖?”

“……抱歉,康纳,我太冲动了,都是因为房间太热了。”提姆抬起袖子抹去额头上的汗水,窗户还是没有打开,这有些超出他的忍耐限度,他实在是热的不行。

康纳这才注意到此时的房间温度真的是高太多了,他赶紧站起来打开窗户,忽扇着两手试图让凉风快些进来让提姆好受一些,他也赶紧跑进房间的浴室里拿来提姆的毛巾沾湿了些凉水拍在他的脸上,看着提姆脸上终于露出了放松舒适的表情,他关切地问道:“提姆,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抱歉,因为真的太热了。”他有些离不开空调了,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在空调修好前,我恐怕得先和你暂时睡在同一个屋里。”

“这……当然。”

 

“然后你们就顺利的住进一个屋子里了?真是恭喜你了提姆,终于跨出了第一步!”

“拜托不要取笑我了迪克,我和康纳还没有那种打算……”

“是你太无能还是他太无用,也只有你们两个能够凑到一块。”

一听到这个声音,提姆的心情便一下跌入低谷,他抑制住想要冲上去将那人整个摔进地面里的冲动,冷冰冰的回头看着坐在扶手上的孩子——达米安,他法律意义上的弟弟,康纳碰见的那只小蝙蝠,差点害他中暑的罪魁祸首。 

“好久不见了达米安,最近你出勤的时间越来越频繁了。”

“那是因为某个人不务正业,为恋爱抛弃事业抛弃家族而落下的一堆活,说实话,德雷克,我还真不觉得那个傻小子有哪点比得上家族的使命。”

“达米安,在你说话前,你先认清楚事实再来和我讲道理,首先,我没有抛弃家族,我的家始终在这里,只是我长大的地方而我永远不会背叛它。其次,我也没有抛弃事业,只是暂时停手对付提姆德雷克应该要应付的那些日常,和你不一样,我是有人际交往关系的。最后,我谈恋爱,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接近康纳。”

“tt,我可没有去接近他,之所以会靠近他是因为他手里拿着一件烧焦了而且味道糟糕透顶了的衣服跑到了楼顶上,而且胀大起来的身体看着就像——你知道的,怪物。”

“康纳不是怪物。”提姆皱起了眉,他无法容忍有些字眼,那对于他或他都是一种伤害。

而达米安还想在说些什么,但他注意到提姆身后的迪克不言不语地瞪了他一眼,接收到警告信号的他也同样皱起了眉,没再发出声音而是安静的站在一边。迪克将手搭在提姆的肩上,提姆还记得这是以前迪克让他放轻松下来的时候会有的举动,他听见他说:“好了,提姆,你如果再和达米安争吵下去,你自己也会炸毛的。”

提姆才注意到他不知不觉中让什么东西跑了出来,他慌忙镇定了一下神色,又转而去责怪迪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天和他在一块,康纳都看见你了,他说你看着他的眼神就想要吃了他一样。”

“我哪里有那么恐怖——好吧,可能穿着那身衣服的时候会有一点,但你也知道,那是我们伪装的一部分,蝙蝠必须存在,而它的存在会令人恐惧。 

“但现在他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是一个传说。” 

“哄小孩做个乖宝宝的传说。”达米安插嘴道。

“但他对一个十岁的小孩一点作用都没有。”迪克回道,“达米安,你该回房间去了,今天的功课都做完了?” 

“那是当然的格雷森。”达米安不屑的露出一个冷笑,“如果我能够不用把训练时间浪费在那些所谓的‘学习’上,我能更早的继承那件衣服,那个称号。”

“那么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等着瞧吧德雷克。”达米安转身去往了楼上属于他的房间,他似乎是故意让迪克和提姆听见他关门的声音,只有这一点上他看起来比较像一个十岁的孩子。

“好吧,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迪克从沙发靠背上翻转了个身然后安稳的落在软软的沙发上,提姆感觉身下的的弹簧颤抖了不止那么一下。然后迪克亲昵的搂过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开始絮絮叨叨起来,“不是我说啊,提姆,你和康纳在一起那么久,竟然都没有一起睡在房间里过?我是指,亲密的举动从来都没有?”

“能不要那么八卦吗迪克,那看起来就像我和康纳住的那栋楼旁边的老婆婆们,她们每天的兴趣就是谈论各种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奇怪消息,托她们的福我都不用每天买一份报纸来看都能知道有些什么新闻。”当然这话里边夸张的成分不少,主要提姆还是想让迪克快停下他的好奇心,尽管他并不介意与家人分享这些小消息,但是,不管怎么说,和家人谈起这个还是会让人觉得害羞,或者说,是不知所措。

“别紧张,我又不是布鲁斯或者阿福,我不会就关于你这些迟迟没有动作的私生活给予评论或批评,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外边过得好不好。”迪克看上去真的很像一个关心弟弟的好大哥,如果他关心的不是这种事而是想办法帮提姆修好家里的坏空调的话,他会更感动的。

“迪克,我并不是说不能告诉你,但你也知道我们——我们所有人,我们认识的几乎所有人,都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但是康纳他,他对于自己拥有能够变化成狼人的这一个事实感到非常的不安,和恐惧,之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事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这使得他不知道自己拥有这个力量究竟能做些什么而不是只能看着它不受控制去破坏。”

提姆回忆着第一次遇到康纳时的场景,那个小镇男孩初次来到这座城市,因为月圆而突然转变成了狼人令他伤害了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那让很多人都抱着将之消灭的目的来到这座城市,但都被这个城市的守护者——蝙蝠给赶走了。那是康纳和提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面对面,他将复原的他带回了家,帮他处理了伤口,为他隐瞒了他的身份和一些真相,这让后来又发生了许多他们处理不了的事。

“康纳他下一次转变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我得看好他,不得不说达米安这次的行动让我有了个好借口能够更近距离的保护他。”

“而这也是你一直不肯自己动手修好空调的原因?这么看来你还得谢谢达米安,因为是他提出的,那馊主意。”

“我永远不會去谢他的,永远。他害我中暑的事足够他笑上一个周末,我一点都不想给他再增添笑料。”

“唔……好吧。”迪克点点头,两个小弟的关系一如既往的恶劣,而他其实对此也是感到很欣慰和高兴的,这是他们家表达友好的方式。姑且就这么认为吧,“那么加油吧提姆,蝙蝠一直都会在的。”

 

“我还是搞不懂你为什么偏偏要来韦恩家当家教,而且路程还很远。”

“能够给韦恩家的小少爷当家教这点就已经足够我在学校炫耀了,开玩笑的,只是韦恩先生对我有过恩情,而我又恰好想要回报他,当家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康纳从提姆手里接过鼓囊的背包,难以置信里边竟然装满了那么多教科书和学习资料,或许还有些更难懂的书籍,康纳一直都不怎么想去研究这些东西。他和提姆并肩走在韦恩家通往最近街区的一条小道路上,正好是下午五时刚过,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的趋势,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在外边饱餐一顿再回到他们那个温馨的小屋子里,然后应付康纳那麻烦的转变。但是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够这么顺利。

“还没有到月圆的时候呢,不会有事的康纳。”提姆看出康纳显然有些犹豫该不该走进店里,他拉住他的手安慰的说道,“有我陪着你呢。”

“好吧,但我们还是打包带走比较好,我还是有些担心。”康纳看起来非常的焦躁。

提姆点头同意了他的意见,两人简简单单的打包了一份外卖然后提着手牵手走了回去,平时在街上他们很少有过显得太亲密的举动,但今天的他们——康纳一手提背着提姆的挎包,提姆则一手拿着两人份的外卖,然后他们之间,两只手牵在一起,十指相扣,就像一对真正的情侣。

“我觉得不会再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康纳突然出声道。

“只是这样就满足了的话,以后有更好的怎么办?”

“那到时候我再说一次就行了。”康纳笑着抓紧了提姆的手,提姆也回以他一个能能够令人安下心来的笑容。

然后那一天终于到了。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提姆这次不是在提问,而是肯定的重复着康纳对他做的决定。

“我想好了,”康纳咬咬牙,坚定的点了点头,示意提姆速战速决,“如果不这样做,我根本无法安心就这样一直呆在早上。”

“这一定会起作用的,别担心。”提姆安慰道。他没有拒绝康纳的请求,他甚至连一句反驳都没有。这是因为他坚信康纳的决定不会有错,而这也是因为康纳同样坚信着他。他坚信提姆会帮助他。

一圈一圈的锁链缠上康纳的身体,将他强壮的肌肉紧紧地包裹在之中,提姆甚至连他的手腕和脚踝都没有落下,因为康纳如果在觉醒成狼人时发现自己全身都被束缚住,那肯定挣扎的动作会更加激烈,而提姆一点都不希望他受伤,但是又怎么可能做到毫发无损度过这次转变。

提姆触摸着锁链下康纳的身体,他在颤抖着,尽管很轻微,但他确实感受到了,那来源自康纳内心深处一角的恐惧,会因为害怕伤到他人,还害怕伤害到提姆,还害怕会伤害到他们的家。提姆无可奈何的揉了一把男友的脑袋,无可奈何的说:“我会陪着你的。”这次我就呆在你的身边。

康纳意外的没有反对让提姆看到他转变的过程,所以提姆也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到一个人类如何变成一种毛茸茸的生物,他觉得这个过程或许有助于他的学术论文。开玩笑的,他才不愿意与其他人分享这种时候。

康纳的皮毛是油墨般的黑色,和他人类形态时的黑发一样,看起来坚硬但感觉却很柔软,提姆曾在一次双方都不情愿的情况下触摸到过,他不得不承认犬科动物的毛质感真的不错。但那时候是那个时候,现在的康纳竖起了他那一层令人感到惊悚的皮毛,他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的不满意,并且急切的想要挣脱这个结实的束缚。但那毕竟是提姆亲手捆上的,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能够挣脱开?康纳发出一声自喉咙深处传出的低沉的吼叫,他在威胁着面前唯一的人类,威胁着提姆。

他没有叫出来。提姆此刻想的却是,康纳并没有嚎叫出来,也就是说,他身为人类的意愿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压制了狼人的本能,他依然清楚的记得和提姆的约定,绝对不能够嚎叫。那会吸引到很多的人,就像第一次一样,提姆一点都不希望在看到那种场景。

“拜托了,康纳,忍耐下来。”提姆尝试着靠近过去,但是每当他接近一步,狼人喉咙里的叫声就会更加响亮,他拒绝提姆的靠近,他不明白眼前这个人类对它是否具有威胁性,但他一点都不想让他靠近,所以他只能试图警告。但是当题目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威慑住这个人类,那么就只能换他自己远离。

狼人向后退着,但他的脚也被缠上了锁链,所以这个举动并不成功,他的逃脱行动根本无法达成!只是一眨眼间,提姆已经接近到他的面前了,他的手甚至触摸到了他脸上的皮毛,而后落在了捆在他身上的锁链上。他恼怒的开始翻滚,但让他吃惊的是,提姆抱住了他,人类接触了他,人类……不惧怕他。

“没事的,康纳,我会陪着你的,所以安静,安静下来,好吗?一切都会没事的。”

提姆的手掌滑过他的背部,就像在安慰他焦躁不安的内心,他不知道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但那确实令他平静了下来,令他不再想吵闹。他突然感受到了困意,而这是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他总是在这样的夜晚醒过来,血液总是在翻腾,脑子里有什么叫嚣着叫他去破坏一切,他喜欢听到叫声,不管那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喜欢,但那些总是会让他觉得很累,心情无法平复,他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恐惧他,而他对此一点都不高兴。

我并不想变成这样。

“康纳,康纳,拜托了康纳,忍耐下去吧。”

这个人类一直都在陪伴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不知道,不想知道,也无法知道。

他只是沉睡在他心里的一个恶魔。

那就接着睡去吧,睡去吧。

狼人闭上了眼睛,提姆注意到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他欣喜地发现在狼人的脸上有着同康纳一样的表情,只有康纳在睡觉的时候才会露出来的蠢样子,一切看起来都平静了下来。康纳成功地熬过去了又一个月圆之夜,而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要成功。

这令提姆感到放松,他一直绷紧了的神经也随之松懈了下来。他打着哈欠,靠在他毛茸茸的狼人男友身上,听见他的心脏传出的有力心跳声,就像听到了最好的催眠曲一样沉沉的睡了过去。月光洒在两人身上,给他们披上了歉意的薄被,今夜过后,一切都又将恢复如初。明日,太阳依旧会升起。 

而他们,会对着彼此互道一声早安。

END

评论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