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DC/Birdflash】present

Couple:Birdflash

Summary:關於他們的談話與一次回憶

Note:本篇收錄於Birdflash本《Another way》中

“嘿,睡着了吗?”他听见沃利这么说。

“没有。”迪克回答。

他们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迪克在这一边而沃利在另一边,如果想到现在已经离正常人开始休息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但对于他们来说夜晚才算是刚刚开始。这是他们开始旅行以后常有的状况,在刚开始他们总无法习惯早睡,鉴于他们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竟然只是单纯的旅游而不是出任务,这让他们有些适应不来。

“我……睡不着,我们来聊会天吧,太无聊了,只是躺在床上却什么都不做。”

“我记得我才跟你说过晚安?”

“你又没有睡着!”沃利小声的抗议。

“我就要睡了,不要说话。”迪克真的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伙计!”这没有一点作用,迪克打定主意不理他,这让沃利感到了挫败感,他在床上翻了个身,靠近了迪克一些,他的肩膀离他背部就差那么几厘米,他无需凑得更近都能闻到残留在迪克发丝间洗发露的味道。床很大,他完全不需要往里边挤,而迪克留给他的被子空间也足够大了,所以为什么他还在向迪克靠近?

“你赢了,晚安,迪克。”沃利的手臂从被子外头拦在迪克的腰上,胸膛微贴着迪克的背部,他能够看到对方睡衣底下的皮肤,他勾住迪克的腰,把脸往他的背上使劲埋了进去。

迪克没有拒绝他,许可他这般亲密的动作,他想他知道这么做的原因,“晚安。”

“你真的打定主意这样晾着我吗?”

老天。迪克按耐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沃利,如果你觉得我们今天的活动仍然不够刺激不够消耗你的体力,你可以出去跑两圈再回来,然后记得洗个澡。”

“那我就更别想睡着了,伙计,你就不能转过来看看吗?”

“不,没门。”

“我还没有拿到今天的纪念品!”

“开门下楼对你一定不会是一件难事,好沃利,你就不能……”

“迪克,你还记得我的那些纪念品吗?”

“……当然,但你知道,他们都在那个时候和正义山一起被炸毁了。”对了,那一次,甚至给他们长久以来的友谊炸裂出了一道裂痕,迪克至今都无法忘记那是发生的事,他想他永远都忘不了,但他会选择把他埋在记忆里。但现在沃利却主动提起了这件事,这让迪克也不禁开始回忆起了一些小细节,这让他突然有些不安,所以他没有转身去看沃利,而是保持着背身躺着的姿势,“你的纪念品,我只找回了一部分,虽然我尽力去找了,但是他们损坏的太厉害,几乎难以复原成本来的样子——”

“你回去了正义山,甚至还帮我找回了并修复了我的纪念品!?”沃利惊讶的声音尽入耳中,迪克在心里点头,他确实是那么做了,在失去沃利的那段时间里,他曾试图找回那些与他有过的联系。他回去了他们最初的家,在废墟中找了许久才将它们挖出来。

“我很抱歉忘了告诉你,他们现在都放在布鲁德海文的我的安全屋里,等我们回去了,我可以把它们交还给你,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不,迪克,这不是重点!”迪克感觉到身边的床铺动了动,他肯定沃利坐了起来,而且还把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你得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还要回去把他们都挖出来!那些、那些纪念品固然是对我来说很有意义的东西,对于失去了它们的这件事我或许会难过,但那也只是一小段时间而已,是因为我说的话对吗?迪克,你看着我,然后回答我。”

“不,那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想要这么做。”迪克执着地不肯转过去,“我只是……我只是想以我的方式来纪念你。”

我只是找不到其他的办法来证明你曾经存在过,每一个人都当你不会再回来了,谁都放弃了去找你回来,你的家属于你的家人,你的制服给了巴特,我,等我回过神来看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能去试图把我们一起并肩战斗过证明给找回来。

“……我很抱歉。”

“你不需要道歉,沃利,”沃利又重新躺了下去,迪克在黑暗中听着他的呼吸声,他能听出沃利依旧情绪不稳,甚至在压抑着什么,他在黑暗中叹了口气,“快睡吧,晚安。”

“晚安……”

一时间连空气都停止了,迪克重复着睁眼闭眼的动作,睡意并没有向他席卷而来,这或许该归功于夜晚作业的功劳,迪克虽觉得疲惫却并不困倦,他不知道沃利是否也像他一样没有睡着,但他也没有出声打破这片宁静。

如果以为今夜就会这么过去的话就真的太天真了,沃利并没有保持这个动作很久,当他松开迪克的时候迪克真的差不多就要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而沃利的动作带回了他的一些神智。

“沃?”他发出像是猫咪打呼噜一样的声音,他就快要睡着了,意识在现实和梦境里相互交替着,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前已经展现出了另一幅截然不同的景象,那画面忽闪忽闪的,丝毫不给迪克看清它的机会,这让他很懊恼,沃利就在他的身边,可他却只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你快要睡着了。”

“嗯哼……如果你能够保持这样不要动的话……我能够睡得更快些。”迪克连打哈欠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我不困,太无聊了,我很认真的宣布这件事——我失眠了。”

“噢拜托,我们说了多少次晚安?两次?还是三次?你是没有睡前故事就睡不着的孩子吗?”

“那倒是一个好主意,迪克,你来讲一个故事吧。”

沃利似乎又把他搂紧了些,那双手臂牢牢地环住迪克的腰,那力道不轻不重,确实是现在的迪克挣脱不开的——事实上他也并不想挣脱,不得不说,沃利真的很暖和,那抵得过一个暖炉的体温正逐渐温暖着他的背部,舒适得他只是眨一下眼都像是要睡过去一般。罪恶的沃利,罪恶的睡眠。

“我想你应该不会想听美人鱼公主吃了毒苹果或者睡美人变成了泡沫消失了这样的故事?换一个吧沃利,你不会想从我这里听到你早就知道的事情。”

“那就说点我不知道的,你没告诉我的事情排起队来能够赶上闪电侠的速度。”

迪克微妙的沉默了下去,就连呼吸都一起变得极为缓慢,沃利知道他没睡着,他只是……在思考,好吧,沃利承认那个形容是夸张了那么一点,但迪克也不至于会把它当真吧?还是说他觉得这两者之间真的有一拼?

“给个范围吧,沃利,我觉得我患上了选择困难症。”

“我可真高兴听到这个。”噢老天,该不会真的是那样吧。沃利敢说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特奇怪,他撑起身,抬高了身体以后自然就看得清迪克的表情,他睁着眼睛盯着前方,并没有因为沃利的动作而将目光放到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他还在说话,沃利会猜他是睁着眼睛睡着了。

“什么?”沃利回过神来,看向身边的迪克,对方正以一种探究的表情看着他,这让沃利感觉难以直视。

见沃利扭头不搭理他,得不到回应的迪克只好坐起身来凑了过去,而沃利因为他的靠近又再扭转了一个角度,迪克接着凑过去,挨在他的身边,嘴角突然扬起一丝暧昧不明的笑意,说:“我一直都有个想法,但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你。”

“是什么?”

“……你是怎麽确定,你对我是那种……?”

“天,你什麽时候能够问这麽直接的问题了!”

“我只是想知道,我是说……我一直以为只是我自己在喜欢你,而你依然对我是最好的朋友,我、我无法相信你突然就对我……”

沃利有些惊讶,他回头看了看迪克,对方把脑袋抵在他的背上,一副丧气的样子抓着他的手臂。沃利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将迪克拥入怀中,将下巴搁在他的脑袋上,迪克的发丝蹭在他的脖颈处微微发痒,他的脚也在被子里探索着勾住迪克的脚,交叉着放在一起。迪克察觉他的举动的用意,转了转脸,把脑袋往沃利的怀里缩,靠在他的胸口前,耳边就是沃利身体里正有力搏动着的心跳声,他突然觉得答案其实也没那麽重要。

“我……我想我从很久以前,对你的感情就已经不一样了。还记得你十二岁的时候的生日吗?”

“当然……”迪克的眼睛变得深邃,“那是我从你那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不过除了那次之后,我都再没有机会作为第一个看到它们了。”

刚开始的时候,迪克还尚未察觉到那些隐藏在小小的心脏下的感情。他和沃利是队伍里合作过最长时间的人,他们对彼此的了解也远远超出他们自己的想象,只是在一人因为储备粮都被吃光后叫嚣着肚子饿的时候,一人总是能从万能腰带中掏出一些小零食;在一人总是不是一声招呼就消失在原地的时候,一人总是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感到他的身边。甚至在所有人都没有深入了解自己的队友时,他们早已对各自的战术都了然于心。迪克那个时候并没有想过太多,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好朋友亲近又有什么不对呢?

当迪克第一次和芭芭拉接吻的时候——那或许的确不能够称之为吻,因为那只是单纯的唇碰唇,即使那是在昏暗的壁橱中而外边有一堆在期待他们会在这里边做些什么的好事的家伙。那没什么,即使迪克的心跳快如打鼓,但那是因为他想起来了,他有一次也和沃利经历过这样的情况。

也许沃利已经不记得了,就连迪克也是因为这个突然的吻才想起来,因为那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意外的触碰,速度快得迪克甚至以为那就只是他的错觉,但那确实发生了,他甚至在他的唇上尝到了刚刚吃的热狗上的番茄酱的味道。但那是沃利,迪克甚至没察觉出有哪里不对,他们就投入到了接下来的战斗中,在这之后也没有人提起。

那尴尬的触碰在想起来之后就如同梦魇一样纠缠着迪克不放,在宴会结束以后,他心不在焉的整理着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收到的礼物,但他甚至还没能够拆开第一个礼物去看看里边是什么,哥谭的夜空中就浮现出了那个熟悉的蝙蝠侠标志,真是好极了。

蝙蝠侠与罗宾再次出动,夜晚的哥谭一如既往的非常热闹,只不过这一夜既没有从阿卡姆跑出的病人,也没有宇宙生物来侵略地球,只是有一些令人苦恼的小混混孜孜不倦的说着千篇一律的台词打劫着过路的人,并不需要花费多久时间就能够把他们打包带到戈登局长的面前。然后他与蝙蝠侠分开来按照以往的巡逻路线开始每晚的惯例,但是当罗宾发现隐藏在某座大楼上的一个黄色的影子的时候,他偏离了自己的巡逻路线,这引起了蝙蝠侠的注意。

[发现了什么,罗宾。]

“什么都没有,我只是觉得偶尔换一条路来巡逻也没有问题,毕竟罪犯们不会总是乖乖待在同一个地方让我们找到他们。”

蝙蝠侠在那端沉默了一两秒,[有任何情况立刻联络我。]

“那没问题——罗宾通话完毕。”

蝙蝠侠没有起疑心,又或者他只是不想在这个日子反对罗宾,那让他的形象稍微亲切了那么点,罗宾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已经做好回去时会面对怎样的一张脸。不管哪样,现在的他是自由的,假如今晚不再发生什么事的话。

“嗨,闪电小子。”

身着一身黄红色制服的年轻英雄就那样把身体藏在楼顶水库的后边,待罗宾在楼顶上降落下来和他打招呼的时候,男孩迅速的扯过罗宾的手臂让他和自己一起躲到阴影里,并要他坐下来。罗宾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地上,考虑到现在寒气逼人,他还是摇头拒绝了,闪电小子也没有对此发表什么不满,只是抬头用指责的音调小声的开口道:“你太慢了!”

“我应该给你回复了临时有事件发生?别忘记了你的时间不多,我现在能在这里也只是因为蝙蝠侠放了我一马,不然你就只能在这个地方一直待到我们的巡逻结束了。”

“嘿!我不远万里跑来跟你庆祝生日你就给我这个回应吗!我可是一直等到你终于有空了才跑出来的啊,结果你和蝙蝠侠的夜巡竟然比说好的还要长,我都迫不及待的跑去吃了一顿夜宵了。”

“看出来了,所以你为什么不擦一擦嘴巴?如果你顶着这个样子去正义山,我保证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你都不会想看见他们。”

“什么?”闪电小子第一直觉是自己的嘴角可能还沾上了什么,于是他伸出舌头在嘴巴周围舔了舔,“什么都没有。”

罗宾无可奈何的摇头,最后还是决定盘起双脚在地上坐下(事实上不管怎样他都觉得挺冷的),与沃利肩挨着肩,“所以,你不远万里跑过来,就只是为了和我抱怨这个?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礼物?”

“当然不是。”闪电小子显然对罗宾的'不信任'很受打击,他故作出伤心的模样看着罗宾,“你怎么能够不信任你最好的朋友呢,我还特地为了给你的礼物而苦恼了很久,而你就打算这样拒绝我的一片诚意吗!”

“我可没那么说。”罗宾摇头,笑看闪电小子胡乱抓了下他露在外头的红发,“所以呢?”

“不要着急啊小罗。”闪电小子故作玄虚的晃了晃手指头,“你和蝙蝠侠说定了时间吗?我是说我们可能会需要花上一点时间,毕竟它……你的礼物它有些特别,我得保证你有足够的时间,不然我只能够放弃了。”

“这听上去就像我想要拿到它还需要达到条件,难不成我们还需要来一次大冒险?你确定?我觉得你送我最新的游戏光碟还要靠谱一些。”

“那些你完全可以到我的家里来玩或者我们在正义山可以来场竞赛,而且那些我真的能够送你吗,我记得你说过蝙蝠侠禁止你玩那种类型的游戏——所以不会是这个,我敢保证你绝对猜不到,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你有没有时间,这很重要,我不想错过最佳的时机。”闪电小子说得很慎重,这真的勾起了罗宾的好奇心,他承认他对这个很有兴趣。

罗宾打开自己的电子手表,上边代表了蝙蝠侠的红点正按着他本来的巡逻路线的移动着,离罗宾的位置绝不是短短几分钟就能赶到的安全距离,这给他争取了一些时间。现在是夜晚十时,算了算离他们必须得回去韦恩大宅的时间还需要多长时间后,他肯定的告诉闪电小子他们的时间足够了。看着时间,闪电小子意识到其实他的时间只剩下短短的两个小时,而一旦过了这个时间,就不是神奇小子诞生的日子了,不是他最好的伙伴的生日。

“我们需要抓紧时间,小罗,来吧,我带你去看——”

“什么——?”

闪电小子的速度是在这个世界上仅次于闪电侠的人,这总是导致他在刚说完话的时候就会把行动付诸实践了,罗宾甚至都没能问清楚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就已经到了哥谭的最高点,站在那上边,如果不是闪电小子还抓着他,罗宾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掉下去了。

“事先问下,你应该不怕高?”

“你是怎么办到的能在把人带上来以后才问的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老实说,如果不是我……”罗宾突然闭上了嘴巴。

“嗯?”

“没什么,放我下来吧。”最高的地方就算再怎么高也会有能让人落脚的地方,还好这足够让两位少年站立,但是罗宾总觉得自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这高处的风给吹飞,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他会在英雄史上留下最糟糕死法的记录吧。

罗宾无法想象得到闪电小子为何带他到这个地方来,如果是带他来看夜景,那就未免显得有些单调了,而且就算不是在最高的地方也能够俯瞰整个哥谭了,罗宾也不是第一次见,而且该死的,他突然移动的这么快,蝙蝠侠会不会注意到他这边,还好他的电子表依然开着,代表蝙蝠侠的红点并没有出现突然转弯的迹象,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然后关掉显示屏幕,困惑的挑起眉毛,询问身边兴致满满的人,“为什么到这来?我是说……你应该不止是单纯的带我上来这里?”

“不,当然不。”闪电小子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我说过这是一个惊喜了,相信我,你会一辈子都忘不掉这个的。”

“如果是要看哥谭的话,你和我已经在这里看的够多的了,各个角度,各种季节,白天或者黑夜,我不觉得你还会对她有兴趣。”罗宾俯视着整个哥谭,她总是在夜晚显得那么明亮,这也让她的黑暗出现在更多的地方,但她仍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城市,不管是谁都不比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要更爱这个城市。如果闪电小子只是想带他看这个的话,的确算不上是惊喜。

“就算是哥谭也有我没见过的地方,你也一样,小罗,你也不可能猜得到那到底是什么的,就只是安静的呆一会,这是罗宾擅长的。”

“你确定你不告诉我原因?”罗宾抓住柱子,他感觉到高塔上的风正穿过他的披风,直接打在他手臂上露出的皮肤,他这下可真觉得有点冷了,稍微后悔了为何没有听蝙蝠侠的劝告多加一层衣物,他几乎能想象得到自己回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

“为什么你就不多穿一点?”一条温暖的毯子包裹住了罗宾的身体,他讶异的看向身边的极速跑者,他的鼻尖虽然被冻红了,却依然改变不了他正散发着一阵热气的事实,而罗宾身上的毯子有着同样温暖的热气,“现在告诉你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不想破坏惊喜的意义,你也不能,哪怕你才是今天的主角。”

罗宾裹紧了毯子,这让他稍微好受了一点,不至于会觉得太寒冷,“好吧,这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你确定你不需要它的一半?”罗宾从

“我比你温暖多了,而且我可以分给你一点我的温度,来吧兄弟!”闪电小子摊开双臂,虽然多半有些玩笑的意味在里边,但那也掩饰不了他看着罗宾的期待眼神,翡翠的宝石里甚至闪着流光,比任何时候罗宾所见过的群星都能够发出更明亮的光,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吻,那个意外的触碰让他不禁有些心跳加速。他慌忙扭过脸,试图掩饰自己的脸红是因为天冷而不是想到某些让人害羞的事情,这直接的拒绝让闪电小子里边扯了扯毯子。没好气的放下手臂,挨着罗宾坐了下来。

“今天你收到了什么礼物?”

“我还没来得及拆开那些礼物盒。”罗宾原本的计划是在睡觉前将它们全部拆开,不管那会是什么,都足够让他对拆礼物这件事充满期待,但现在,这计划必须得推迟了,那些被各种彩带包裹住的盒子被他放在房间里,静静的等待着它们将来的所有者拆开它们,它们会期待看到他最惊喜的表情,但这一切都不得不延迟到明天的早晨,“你给我的礼物会是我今年看到的第一个,希望它真的是一个惊喜。另外,我们就只是等着?”

“就只是等着,我跟你保证它一定能够在今夜十二点钟敲响前出现,在那之前我会和你一起,不用太担心你会觉得无聊。”

“这让我开始猜测那是否会是某种太空来物,今天应该没有流星雨?很抱歉我最近关于这方面的事没有实时更进。”罗宾煞有其事的扬起脑袋看着天空,那边除了被哥谭灯光所照亮的地方以外,就是一片厚重的乌云完全遮挡住了星空,这意味着他们连看星星猜星座的事都做不到,“不过,今晚最让我惊喜的是,闪电小子竟然说了等这个词。”

闪电小子因为他这句话而瞪大了眼睛,罗宾瞥了他一眼,接着说:“说实话,沃利,比起我来,等待更不像是你的风格,你完全不需要那么大费周章?好吧,我只是觉得我明天恐怕真的会被重感冒侵袭了,如果你的惊喜真的需要花上很长的时间的话。”

“嘿!虽然我的确不喜欢等待,但这不是说我不能等——而且我都说了我可以把怀抱借给你,是你不接受我的好意!”说着闪电小子再一次张开他的双臂,而罗宾则是缩在毯子里无言地看着他,无可奈何地呼出一口气,一层白雾在面前飘散开来,突然地,他的视野变了个样。

“沃!?”罗宾惊讶的叫出声,而他叫唤的对象手里拿着他的多米诺眼罩,直接地望进了暴露出来的那双蓝色眼睛里,他的身影在其中显得特别的单薄,尽管他看起来很惊讶,但沃利很肯定罗宾并没有在生气,“把眼罩还给我,这不安全。”

“拜托,迪克,我们现在正在哥谭的最高点,没有人会经过这里,也没有人会看清你的脸,就我们两个在这,就算是蝙蝠侠也不会连这里都监视着。”虽然他真的有非常让人害怕的侦察能力,这话说的连沃利本人都有点底气不足。

摘下了眼罩的罗宾——现在仅仅是理查德•格雷森,他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脸上完全是一副'这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的表情,他的手固执的从毯子下伸出到闪电小子的面前,因为这一点空隙而导致冷风正拼命往里灌,他试图抑制自己的身体开始发抖,“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拿回我的眼罩避免一会你跑回家的时候忘记还给我。”

“那我可以再跑回来找你啊小罗,迪克,这没什么。”

“不,我得预防万一如果你是在遇见蝙蝠侠的时候才逃跑的情况,你还记得你知道我身份的这件事仍然还是一个秘密吧?”

罗宾的话不无道理,但闪电小子拒绝承认他话中的撒腿就跑的自己的形象,虽然他没明说,但他就是知道他这么想了,而且还是绝对会被抓包的那种狼狈形象,那一点都不好笑,那足以让神奇小子笑上好几天了,他一点都不想分给这只知更鸟任何一个可以用来嘲讽他的机会。

但他说的有那么一点是对的?

在罗宾再三的强调下,闪电小子还是将眼罩还给了固执己见的伙伴,对方很快就接了过去,并且把它一同塞到了毯子下面拒绝再把它露出来。他真是冻坏了,刚刚那样一直把毯子打开的举动已经让他吹了不少的寒风,把毯子完全的裹紧的结果也是过了那么一段时间才逐渐暖和起来,闪电小子的怀抱或许会是不错的选择,但这不行,罗宾不接受这样便利而又诱人的取暖方式。

“KF,我们还需要等多久?”刚才的对话已经耗去了半个小时。

“耐心,小罗,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了,我向你保证它绝对会在你的生日结束之前到来。”

天啊,这真的是个非常令人非常惊喜的日子,等待、耐心,接下来还有什么?他还能听到多少来自于名为《闪电小子不会说出口的单词》的词语字典里的单词。

“我知道你的保证,但是既然这是一个需要花上时间来等待的东西,那就说明你无法掌握到确切的时间……我是说,就算超时了那么一会我也不会介意的,这是个生日礼物,它不会因为错过了今夜的零时而改变它的意义。”

“但今天是你的生日,迪克——神奇小子,罗宾,我最好的朋友的生日。”如果不是在今天,生日礼物的意义绝对会大打折扣。

罗宾突然听见闪电小子这么说,他想要抬头道句谢,却被鼻梁上突如其来的冰凉触感吓了一跳,当他跟着感觉向上望去时,又一点冰凉溅在他的脸上,当他的视线锁定到那些白色的小东西时,闪电小子欢喜的声音也跟着一起传进了他的耳中,“看,小罗,下雪了。”

这是今年降在哥谭的初雪。迪克知道今年的雪会比以往要到来得更早,但没想到会正巧赶上这一天……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怎麽知道的?”

“从巴里叔那听说的,虽然是偷听。”

“哇哦。”

迪克笑着,他的眼睛微微瞇起,笑意无可抑制的爬上他的脸颊,他感受着白雪一点一点的吹拂到他的脸上,也许他的头发上早就落上了一堆,他能够看见无数的白点自空中落下,纷纷扬扬的落到哥谭市的屋顶上,映衬着各色的灯光形成了独特的景色。迪克从没有在这个角度,看着被雪景所覆盖的哥谭市,就算是布鲁斯恐怕也没站在这个位置看过,这让他感到了一丝特别,这的确是一份非常让人感到惊喜的生日礼物。

“你怎么想到的?”

“嗯?”

“为什么你能够想到跑到这种地方来看雪景,而且还想到了要把它当作我的生日礼物?这就像是你精心安排的一场约会,但对象却是你的好朋友。”

“这个形容有些怪怪的。”闪电小子不自在的用手指在鼻子上勾了一下,而后又得意地露出笑容看向迪克满是笑意的脸,“我只是想这么做,之前和闪电侠一起跑过哥谭的时候——额,你知道,我们跑的地方稍微有些特别,就在我们从楼顶上跑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这座城市——然后我就想你绝对没有看过这种景色,而我将是第一个,把它带给你的人!我可是等了好久才等到初雪的日子!但是我等了那么久,它竟然是刚好出现在你生日的这一天,大惊喜!”

“所以这是不论是否是我的生日我都会看到的东西是吗?”

“噢,但是把它当作生日礼物这件事肯定没有人想过,我是第一个,也会是唯一一个把它带给你看的人,如果你觉得惊喜度不够,我还另外准备了其他的。”

“哇哦,还不止一个吗?”罗宾嘴角的笑越发抑制不住,“这真是我的荣幸,能让闪电小子为我准备这世界上最有惊喜度的生日礼物,这也绝对是一件非常惊喜的事。”

“你喜欢它?”

“我当然喜欢它,我想我会爱上这的。”罗宾站了起来,毯子足够长,能够将他从脖子到脚都遮挡住,他一只手抓紧毯子,另一只手伸了出去,接住了那个雪白的精灵,看着它在自己的护手上静静地展现着自己的美,“这是一个很棒的生日礼物,沃,你是怎么有那么大的自信,确定它一定会在今天下雪的?”

“噢,小罗,计较这些小事对你有什么好处吗!事实证明我是对了,今晚下雪了,而我也成功的让你看到了第一眼的初雪,这已经是一个很完美的夜晚了,如果你不要太刨根究底的话。”

“我就是好奇,好吧,听你的。”罗宾笑笑。

“啊哈,还有一件事。”闪电小子神秘兮兮地又凑了过来,“生日快乐,神奇小子。”

这是今晚他第一次直接地说出生日快乐,罗宾几乎笑弯了眼。这真是最棒的生日,不是吗。

“我那个时候真的很高兴……那的确是非常特别的生日礼物。”不知道是在讲到哪的时候已经换了姿势,迪克现在正枕着沃利的手臂,与他面对面地说着话,“而我在那之后就鲜少有机会能够再去那个地方了,不是时机不对就是有要紧的任务,事实上我真的挺想念那的,还有初雪,以及在那个角度所看到的哥谭。”

“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你有多么希望再看到它一次!”沃利用一种‘你真是蠢透了'的眼神指责着迪克,“我可以再带你去一次,假如你需要,最佳的闪电快递员随时都可以为你服务!”

“有那一次就够了,那已经足够好了,我不需要再来一次。”

“那我们现在就去看吧。”

“什么?”迪克猛地推开沃利,他的头因为动作过猛而撞到了沃利的下巴,这成功转移了沃利的注意力而不至于让迪克一回神就发现自己身处哥谭,他不是不习惯沃利的说到做到,但现在不行,他们说好的,“——不,沃利,我现在并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去忍受几百尺高的寒风,而且你要注意我们现在穿的可比那个时候还要单薄。”

“你可以好好跟我说!你知道你的脑袋有多硬吗?”沃利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他该庆幸自己没咬到舌头吗,只是这样就已经足够痛的了,即使他自愈的速度很快,痛觉仍然是消除不去的。

“我很抱歉。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吗?我是说,这样就挺好的了,沃利,我们还有时间,我们还有足够多的时间一起走下去,还可以一起看到更多的未来和回忆我们的过去,所以不要着急,沃利,我就在这。”

沃利不满的撅嘴,却还是接受了迪克的说法,他是对的,因为再没有人比迪克还要了解他,也没有人比他还要了解迪克,还要爱迪克,他不介意与其他人分享他和迪克的甜美回忆,那太多了,多到沃利恨不得在世界的没一处都能留下他们的痕迹。但既然迪克说了不,那就不吧,他们依然可以有其他的方式来庆祝迪克的生日,或者沃利的生日。

“你就在这,是的,好吧,听你的,但以后每年的生日你都得听我的,那天全部的行程都由我来决定,行吗?”

“如你所愿。”迪克的脸上明显的浮现出了笑意,合理分配,同理沃利的生日也要由他来决定。

“嗯哼,也许接下来该来个吻了,”沃利提议道,“你真是太冷了,亲爱的,我愿意当你一辈子的暖炉。”

“这可真是动人的情话。”迪克哈哈的笑了,然后他接受了沃利的提议,在对方的呼吸越来越靠近,并且在他的发间、额头、鼻梁、最后到嘴唇上落下几个吻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牵住了沃利的手。

他们终于找到了能够打发这个夜晚的最有意义的事了。

——END——

评论 ( 8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