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Zexal/全员向】光之所向(上)

※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的生贺

※因为已经破万了但还是写不完所以先放出一半来……但这次不像之前那样了我保证!因为后篇只需要把小细节填充完毕就好啦!

※因为很难得会写全员向,所以我个人是觉得没有参杂cp成分的,大可以放心食用

※因为听说快斗要在A5里出现了所以我就赶紧把这篇好久之前的脑洞给写出来了,偏心的部分有,自我臆想有

※如果有Bug请务必帮忙指出,非常感谢

九十九游马从未想过,自己会再一次经历与至亲的分离。

当他的双脚确实的接触到地面,身体自一片光之源流中解放出来时,他所看到的,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心园。不,应该说,这个地方仍然是心园,只不过将平日的繁华热闹取而代之的是死寂的废墟,每日清晨都会跑过的小道堆积着细碎的沙石和半枯的树枝落叶,街边的路灯也早已失去了它的作用似的明明灭灭的闪着黯淡的光。

游马甚至无法确定现在的时间,因为天空已被染成一片乌黑,光芒被遮挡在黑暗之后,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仿佛一直都是这般没有光明的世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鸟不可置信的抓着游马衣角,她不明白前不久还是那么平和的城市,怎么突然变成了象是被卷入了可怕的战争一样。虽然之前也发生过一次这样的状况,但那应该已经得到了解决才对,“呐,游马,为什么心园会……?”

游马愣愣的转头看向小鸟,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他们才刚平息一场战争,与友人道别回到这里,这之间不过十几天的时间……突然的,游马想起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对着小鸟喊道:“糟糕!姐姐和奶奶她们——!”

尽管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可空荡荡又冰冷的房子还是让游马感到了痛苦,正像在大街上没有任何人出没一样,附近的房子几乎都是灭着灯的,几乎看不出有人在这里生活的迹象。然而待在这个房子里,听见厨房水龙头滴出的水接触瓷盘的啪嗒声,游马还能想象得到在她们消失之前在这里做些什么事,仅仅只是想着这些,担心她们的心情也越发的强烈。但是现在……

“游马……”小鸟站在门口,看着游马的背影,她也同样担心着自己家里的情况,但是一样的,看着这个街道,看着游马的家里,她知道自己的家也不会成为例外。她感到害怕。

“小鸟,明里姐姐和奶奶会没事的吧?”游马背对着小鸟问道,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小鸟焦躁不安地抓住自己的手臂,在脑子里组织着安慰的言语,一定会没事的,不会有事的,这些话她一句都说不出口,她甚至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嘴唇正在发颤。

“没事的!小鸟!”游马突然大声地说道,他的声音回响在安静的房间里非常清亮,即使是在光亮不多,他的眼睛也闪烁着希望的光芒,他向小鸟露出笑容,而小鸟的眼泪一下就被逼上了眼眶,“那可是明理姐姐啊!还有吉器美在!她们绝对会带着奶奶平安离开的,你的家人也一样,大家现在一定聚在什麽地方等着我们去找他们!”

“但是,在哪里?”小鸟问道,“大家会在哪里,这里已经没有人了,游马,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可以一起去找找看,对了,我们还要先联络鲨鱼和快斗他们,他们应该也已经回来了,看到这种情况一定也会很着急吧。”游马掏出了终端,然而即使打开画面也无法打开通讯界面,任何人都联系不到。

“看来信号台也已经……”小鸟低下了头。

这个地方现在还剩下些什么呢……

在那之后,游马又和小鸟一起去了小鸟的家,果不其然,在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小鸟几乎快要哭出来,却还是坚持着跟着游马一起去了铁男家,去了所有他们所认识的人的家,无一例外,面对的都是空荡荡的房子,和越发让人觉得静寂得可怕的城市。在他们走来的一路上,他们甚至连一个机器人都看不到,平日里热闹非凡的心园一旦安静下来,竟然会是那么可怕的一个地方吗?而且,仿佛一直都被烟雾所笼罩的天空,使这里就像处于极夜一样看不见太阳的光芒,明明此刻应该是差不多傍晚的时间,却让人觉得异常的寒冷。

两人在路上又走了一会,道路两边的建筑物虽然还没有尽数遭到破坏,却都像是受到了非常可怕的攻击一样满是碎裂的痕迹,游马看着大楼,突然对着小鸟说道:“呐,我们到最上面的地方去吧!”

“上面?”小鸟困惑了几秒,随之也恍然大悟,“对呀,在高处的话我们就能看得远一些了,说不定能够看到什么人!”

作出了下一步的打算之后,游马带着小鸟一起跑进了大楼里,电力断掉也就意味着电梯无法使用,两人只好跑进安全通道爬楼梯,然而这座大楼的高度实在是会让人望而怯步,时不时的,他们就得停下来坐在角落歇一歇,然后就接着往上爬。现在支撑着他们爬上整座大楼的,也只有“能够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这一个信念了。

当他们终于爬上楼顶,就如他们所预料的,心园大部分的地方都能够印入眼中,尽管这里并不是最高点,却足以把握周围一片的情况,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游马看清了心园此刻的惨状是有多么可怕,那令他的呼吸不自觉的加重,下意识的,他握紧了自己胸前的衣服。

“游马,游马!”小鸟赶忙叫住他,示意他快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快看那!”

游马在那片废墟上看到了正在缓慢移动着的人影,“有人!”那一刻,他悬起的心似乎稍微放下了一点,他高兴地看向小鸟,这是这几个小时以来他第一次表现得如此情绪高涨,几乎要抑制不住地跳起来去呼喊那个人。但在看到那个人手上所拿着的决斗盘时,他的动作一滞,刚抬起一些的手就被迅速拉了下来,他惊讶地回过头去,就感觉自己的嘴被迅速捂住,然后被迫带离了原来的地方。

“游马!”小鸟小声地喊道,对想要挣扎的游马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游马非常不解地连眨了几次眼,“小声点,不要担心。”

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稍微有了些放松,游马赶紧挣开往身后一看,“III?!”

“哟,游马。”粉发少年笑着挥了挥手,重新抓住游马的手臂就把他往旁边带,“我们得离开这了。”

“等等,III,我刚刚看见了有……”

“那并不是我们的伙伴,游马,我和兄长大人们刚刚才和他们决斗过。”停顿了一下,III接着说道,“他们就是导致心园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游马一怔,反应过来III说的是什么的时候,他的脸上几乎被怒气覆满,几乎就要冲回去,但是III牢牢扣着他的手臂令他无法甩开,“那些人为什么——!”

为什么要毁了心园?为什么要把他们的家给毁掉?为什么……要这样做?

游马的怒气重新被悲伤填满,几乎下意识的,III就要以为他会流下眼泪。但是他没有。

“游马……”III低声唤着他唯一的好友的名字,而小鸟也同样不安地看着他,她和游马一样,在知道了那个人就是敌人的时候,她也几乎想要冲出去,但是,她又能够做到什么呢?什么都不能做到的她,起码在这种时候,不能让游马感到困扰和累赘。

“III,你刚刚说,你和你的哥哥……?IV和V也在是吗?”小鸟问道。

“嗯,兄长大人们已经各自去找其他人了,好消息是,我们已经联络到了还在心园的人,现在我就是来把你们两个人一起带过去。”

“太好了……”小鸟松了口气,看向因为III的话而又放松了一些的游马,担忧的心情仍然徘徊在她的心上,她得做些什么,必须得让游马打起精神来。

III带着游马和小鸟二人前去了说好的地点,奇怪的是,明明刚刚二人一起到处找人的时候一个人都没看见,现在却不得不躲躲藏藏,仿佛整个心园都是人了一样。这分明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藏匿的地点不意外的是在心塔,之前游马和小鸟亲眼目睹它的倒塌惨状,所以才没有仔细去看过,现在想想确实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跟着III的脚步,他们来到一根柱子前,只见他在那上面不知按了什么,竟有亮光出现在柱子上,接着,一扇能让一人通过的小门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三人扶着两边的墙壁,小心翼翼地跟着楼梯上的照明走了下去,很快地,视野便一片开阔,而且也逐渐明亮了起来,这似乎是他们看到的第一个有电的地方。然后,他们真的看到了人。

“这里是……”

看着三两成群的人们,游马询问着III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暂时的避难场所,能够找到的心园的人现在都聚在这个地方。”

“游马!游马!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游马急忙转过脸看过去,只见小猫一路急速地冲了过来,抱住了他并将他扑倒在地。

“游马……太好了,游马,你没有事,你还在。”在这个地方待了那么久,她终于看见了一个让她牵挂了很久的人,开心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我好害怕,游马,心园已经……”

“小猫,这到底是!”

“小鸟?小鸟!你也没事!”小猫站了起来又扑过去抱住了小鸟,“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小猫,你还好吗?变得好憔悴的样子。”小鸟关怀地抱住哭泣的女孩,安慰地拍了拍他她的后背。

“我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小猫慌忙擦干自己的眼泪,露出笑容让担忧的两人安心。

“太好了,小猫你没有事。”游马笑了笑,接着,他犹豫地,似乎不敢开口问接下来的问题,“呐……铁男他们呢?”

小猫的身体一顿,竟渐渐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说话:“抱歉,游马……”

“怎么……”

“我,我什么忙都没能帮上,大家都去战斗了,而我却只能……”小猫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活泼,那双眼睛里只有死气沉沉的悲伤,与刚刚不同的,这次从她脸上流下来的,只有悲伤和痛苦,“铁男他们……我,很抱歉,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我……对不起,对不起……”

小猫道歉的话字字入心,有些不用说清楚的话,他也能够明白了。

将小猫带回她父母的身边时,她已经累得睡着了,听说自从灾难发生以后,她就一直拼命的想要帮大家的忙,几乎都不肯好好的休息,也许正是因为之前提到的那件事压在她的心上太久,才使得她无法安然入睡。看到这样的她,游马的心情越发的沉重下去。

短暂的重逢之后,III就带着游马还有小鸟接着往内部前行,直到到达一个房间门口,他推开门,令游马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内的人。

“快斗!?”站在房间内部的就是前不久才告别过的快斗,他站在闪烁着微弱荧光的电脑屏幕前,半个面部都覆盖在光影之下,阳斗就站在他的身边,牵着兄长的手令他感到安心,“阳斗也在……太好了,你没有事!”

“游马。”阳斗露出了宽慰的笑容,看着游马和小鸟一起跑了进来。

“还有鲨鱼你也在!”游马欣喜地看见伙伴的无恙,凌牙对冲进来的他回以一个笑容,而IV就站在他的身边,同样也笑着向游马打了声招呼,。

“这样就全都到齐了吧?”快斗说,环视着房间里的所有人,“那么,关于这次心园所发生的灾难,我们来说明一下目前所调查到的情况吧。”

“已经调查到了事情的真相了吗。”

“就像你看到的外面的情况,这是某个自称'学院'的组织干的好事,他们对心园发动了大规模的袭击,并且掳走了大多决斗者。”

“……'学院'?”这是一个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词汇,凌牙默默地咀嚼着它的意思,这的确是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不过想想也是理所当然,一个有所预谋的组织怎么可能会暴露出他们的存在。

“我们目前能掌握到的关于‘学院’的情报不多,父亲布置在城市内部的监控网络大多都已经被损坏,不过还是回收了部分录像,我和快斗都已经针对他们做过了调查。”V说着,“现在城市里已经找不到‘学院’的人的踪迹了,录像最后显示的时间是在我们离开之后的第二个星期,也就是三个月以前。”

三个月,在这不算长的时间里,心园就经历了毁灭一般的破坏,现今的难民围聚在一个窄小的平地上困难的生活,电力,水资源,还有食物,这些只剩下寥寥无几的供给品支撑着他们度过这三个月真的着实不易。尤其是“学院”依旧在对他们穷追不舍的情况下。

“他们到底是什麽人?”凌牙发问。

V看了他一眼,再转过头操作着键盘运算出了大量的符号,在这个地下,原本所有的发电能源应该已经遭到了破坏而无法得到使用,但多亏他们还有残余下来的巴里安能量能够调动起一部分电力。按阳斗的说法,他和菲卡在电源耗尽的最后一刻做出了新的rum,并且把它托付给了一位决斗者那几乎是等于他们为数不多的希望。然而他们已经许久都没有再与那位决斗者碰过面了。

也许他也失败了。

“就是这个。”v指着影像,在画面上。几个戴着奇怪的头盔的家伙穿着同样的制服,他们正在与几个决斗者战斗着,嘴上挂着恶劣的奸笑,就像在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步步落入陷阱。V并没有放出战斗的全部过程,为了节省时间,他将录像直接调节到了最重要的部分,之所以这么做还有着另外一层原因,那施压在一般人身上的心理折磨假若被游马看到,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反应。但那重要的部分或许更为残忍也说不定。

亲眼看着人类变成卡片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更何况是卡片能够实体化攻击人类和城市,哪怕在经历过同七皇的殊死一战之后,见过那一瞬的地狱光景曾在眼前展现过的姿态,那也与这种情况完全不相符,尽管这并不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但它给在场等人带来的冲击力依旧不小。卡片影响人类的情况七皇都或多或少做过,这一点阿里特和基拉古深有体会,然而那是建立在他们拥有巴里安这一混沌力量的基础上才得以实现的,现在的他们虽然还拥有着力量,却不能够做到像之前那样去影响人类了。

那么,'学院'的这个力量又是从何而来?比起巴里安和星光界的影响,这个世界还存在着第三种能力吗?V已经得出了答案。

“那并非是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的力量。”V说道,伴随着他的话语,录像的画面定格,“学院”的人的动作也随之静止,镜头放大,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决斗盘,比起游马等人身上携带的D视眼和D面板,他们的看起来实在太过与众不同。更令人讶异的是,“学院”所使用的卡牌,那并非是他们所见过的种类,紫色的卡色昭示了它蕴含着的力量非同凡响,并且,他们的关键卡片,是一张叫做《融合》的卡牌。

“《融合》?”小鸟困惑地念了一遍,“为什么是这张卡?我记得它的效果是……?”

“将特定的怪兽卡献祭,召唤出更高等级的怪兽,和xyz召唤不一样,没有规定星数必须相同就可以召唤,不过,必须借助《融合》这张卡才能达到献祭的目的,否则并不会有特别的效果出现。”快斗回答道,“看起来,他们是专门以这种决斗方式来进行决斗。”

或许他们还有其他的战斗方法,这无法肯定。快斗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了一句。但谁知道呢,他们能掌握到的情报不多,并且大多数决斗者都无法做到正面一对一完胜,不,根本就没有一对一的情况,一旦决斗者落单,那么他的命运在开始决斗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决定好了,那张卡的出现就代表了战局的归零。

“他们的目的已经知道了吗?”凌牙问道。

“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想要一统世界……类似于这样的目的。”快斗用手指轻点着桌面,一个录频又被打开,这一次显示出的画面是一个人,戴着奇怪的头盔又从没有见过的制服,看到的第一眼游马就认出了那和他之前看到的人非常的相似,但他们应该不会是一个人。而且,画面的人显然伤痕累累,制服上还沾着一些泥巴,头盔还碎掉了一小块,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疲累,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露出十分畏惧的面容,反而依然满脸的笑意。

“看了这个就明白了,我和V刚刚询问得到的结果。”快斗说着,按下了播放键。画面开始播放,那人开始大口的喘气,发出了干咳的声音,他看着这边,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

「目的……?那种东西,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了吧,我们只不过是那位大人为了将你们这个次元吞没掉而发出的先行军而已,将你们用决斗打败,尝尽耻辱,然后再封进卡片中作为俘虏带回我们的次元。」他咽了口唾沫,又摇了摇头,「不仅仅是如此,能够把你们这些低能的人一网打尽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非常的能够振奋人心啊,只要把你们剩下的这些顽固的残党一起带走,这个次元自然而然也就是我们次元的一部分了!这么说来,你们还得感谢我们将你们带走,这样你们也就不会和这个次元一起消失掉了!」

“根本就没有那么一回事!你们抓走了我们的——”

「即使你们打败了我也得意不了多久了!很快我的伙伴们就会发现我失踪了,然后一举捣毁你们的秘密基地!真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空间能够生存,看来也并非是完全无用的一个次元啊不是吗?」

被打断的游马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录像罢了,即使他为此再感到多么愤怒多么痛苦
,对方都听不到,也不会对他作出任何反应,他也不可能会知道那些被带走的人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

“要吞并我们的次元,开什么玩笑!”IV激动地喊着。

“我们之前就一直有怀疑过其他次元存在的可能性,现在来看,倒是不需要验证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V说着,这的确是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他和快斗,菲卡,还有托隆四人一起对这项研究已经付出了大半的时间,尽管一直有所假设,计算的公式几乎写满了一房间的纸,好不容易才有所进展,却在这种关头遭到这样的打击,他们甚至都还来不及防备这种外世界的突袭。

“快斗!V!你们有能够到那个世界的方法吗?”游马说道,“我……我无法原谅那些家伙对心园做的事,他们对我们的世界做了这么过分的事,而且还带走了明里姐姐和铁男他们,我必须得去救他们!”

“这是当然的,游马。”快斗将视线从屏幕移到游马身上,“我也同样无法原谅那些家伙做的事,他们对阳斗……还抓走了左臂和右膀,不能让这些家伙再继续作恶下去。”

“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游马,你也不要太慌张。”V摇了摇头,“去往那个世界的方法我们已经找到了,但是,却依然还有一个缺陷。”

“我们无法一次传送太多的人,尽管现在我们回来了,力量也相对增大了一些,但那也仅仅只能打开五人通过的通道,如果再往上添加人数就很难保证你们的安危。”

“能力有限的意思吗?”凌牙若有所思,突然地,他提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建议,“如果把我的力量也用上的话,是否能够再让更多的一些人通过?”

IV率先绽开了一个笑容,一个迈步上前,欣喜地说道:“这说不定行得通啊大哥!凌牙还拥有着巴里安的力量,而通道所需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可以吗?”V对此难以肯定,然而他所担忧的一点却并非是凌牙的力量是否能够使用,相反的,他可以非常肯定那绝对会起作用,假如有了巴里安之力,那毫无疑问是他们这次一战的一大助力。

明白V的话语所指,凌牙只能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如果是那个问题的话,我会亲自去说明的,所以这个力量现在能够起到一些帮助的话,我也希望能够帮上忙。”

“鲨鱼……”

“不要露出那种表情,游马。”凌牙摇了摇头,这是他做出的选择,所以,他会把他妥善的处理好。

TBC

修罗有话说:z酱生日快乐!一直以来都倍受关照了!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