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见,删lof调整心态去了,有事请私信吧

*混更,不打tag


托马斯·阿克雷德并没能预料到在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失去那么重要的事物。


“你说凌牙怎么了?!”

“请等一下,托马斯哥哥!”见兄长焦急地起身想要离开,III连忙按住他的肩膀避免因为动作太大而使得桌子整张都翻过来,“并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病,璃绪也只是说他需要在家静养几天而已。”

“真的只是那样吗,III。”IV皱眉,显然并不赞同那句‘并不是特别严重’的话,“璃绪还有没有说什么?”

III对着IV的肩膀微微施力让他先坐下,接着又给桌上已经空了的茶杯重新满上了红茶,才回答他的问话,“很可惜,璃绪并没有对我们说明太多,只是让我们不用担心,还说凌牙过几天就会再来学校的。”III话语一顿,又微微摇头,接着说,“事实上,我觉得若不是游马察觉到了跑去问她,恐怕她不会向任何一个人透露出关于凌牙的行踪吧。”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凌牙他恐怕遇上了非常难以解决的事,而且还严重到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插手的地步,而且……”III收起笑脸,看起来并不是特别乐意说完接下来的话,而看出了他所为难的理由的IV,选择等III本人决定是否继续这个问题。然而III只是看着他的脸沉思了一会,就在IV以为是自己脸上沾上了蛋糕的残屑而想要伸手确认一下时,才突然开口道,“而且凌牙并不是人类。”

IV的手一顿,对此沉默不语。

“托马斯哥哥,即使是现在,我也依然没有忘记那个时候的事。凌牙——纳修他,将兄长大人杀死的事。”即使那是为了他所坚持的理念,他的责任,即使理解了这一点,III也依然没有办法释怀。

“已经过去了米歇尔,不管他做过什么,凌牙他依然还是凌牙,这一点从来都改变过。那时的我就是因为没能坚信这一点才会败北。”

“那是因为,凌牙对于兄长大人你来说是特别的存在吧。”

“什……!”被III的这句话呛到,IV的脸顿时通红起来,尽管他想掩饰动摇的内心,但对于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的III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作用。不管是捏着茶杯的动作,还是不断游移的眼神,现在的IV身上没有哪一点不是在表明着他那无从掩饰的内心。

“兄长大人就是这点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呢,请稍微学会控制一下自己的表情吧。”

“你这是在耍我吗III!”

“只是提一个建议而已,兄长大人不要紧张。”似乎是恢复成了平常的III,仿佛他刚刚说的话只是为了接下来的事做铺垫一下,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如果不能表现的稍微成熟点的话,可是会吃大亏的哦。”


“说什么吃大亏,III那家伙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IV仰天长叹一口气,视野中突然出现几个并肩行走的女孩,他一惊,赶紧把脸撇到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与她们擦肩而过。等到走出一段距离,才敢放心的往后看去,那几个女孩已经拐过了街角失去了踪影,并没有察觉到在刚刚一瞬间她们错失了与偶像面对面接触的好机会。

太有名也不是一件好事啊。IV感叹道。不过,也算是成功抵达了目的地——神代兄妹所住的公寓。

差不多是一年多以前,在还没有接到陷害凌牙的任务前,IV和凌牙还是有过一两次友好的交谈的。在那仅有的几次对话中,IV了解到自从父母在车祸中去世以后,他们兄妹二人便一直碾转于各个亲戚家之间,却都不能呆上太长的时间。一方面是因为两个孩子太为累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亲戚家的孩子们任性的要求,最终他们也只是帮助神代兄妹买了一间公寓房,尽可能的给他们提供了最大限度的支援。

那时的IV是抱以什么样的心情去看待这件事的已经无从得知,不过令他庆幸的一点是,那个时候听说的神代兄妹的住址,为他现在省去了亲自去询问璃绪本人的功夫。其实更重要的是他不认为璃绪会那么轻易的告诉自己。


“凌牙?”IV出声唤道少年的姓名,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这时他已隐约感觉到了屋子里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明明还是大白天,却没有拉开窗帘给房间透光,甚至连窗户都闭得死紧的。而且房门口还放着一点都没动的饭菜——这应该是璃绪准备的,然而这个想法并没有任何根据,IV也仅仅是照着这个想法开始了进一步的思考。

为什么不把饭菜端进房间里而是放在房门口?为什么明明生病了却没有留下一个人在身边照顾?


评论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