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遊戲王zexal/IV凌IV】眠りの希望(第三章)

※三兄弟x三勇士,主線為IV凌

※146後設定,想安心地寫校園戀愛【並不可能】

No.3 Make peace

“自那个时候起,像这样面对面站在一起还是第一次吧。”IV的声音有些压抑,以至于他突然说话的时候铁男和等等力甚至没有马上反应过来,一副错愕的样子盯着他看,等等力甚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做什麽。”铁男的语气中透露了些许的困惑,但是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厌恶,这使IV更加犹豫该如何说出口。

“对啊,我们和IV你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虽然你们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了,但是我这边可是有一堆话都还没说呢。”

期盼着这一天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一直都很担心到底能不能够被接受,打从心底的为此担忧着,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有可能会被一拳揍翻在地的准备了,那些被反复修改过一遍又一遍的话如今安然地躺在垃圾桶里完全派不上用场。IV深呼吸了几口气,声音很僵硬,却还是认真地看着铁男和等等力,缓慢地开口说着,“你们愿意,听我说吗?”

铁男和等等力互相对视看了一眼,才回头来对IV肯定地点点头。

得到这个答案,IV的心情就相对放松了些,却又再次提心吊胆起来,他的脑子有些乱哄哄的,顿时不知该从何说起的好,但是现在不说的话,又要放到什么时候去讲呢?不要慌,托马斯阿克雷德,你现在不去面对,还有什么勇气站在他们的面前。

“我……非常抱歉!”IV猛地站起向他们弯腰低下头来,吓了等等力和铁男一大跳。

“等……IV桑你用不着做到这种地步,我们都已经不怎么介意那件事了,所以道歉什么的就算了吧。”

“不,道歉什么的还是必须的。”铁男出声打断等等力,他看向依然低头弯着腰的IV,接着说,“说实话,我本来打算永远都不原谅你那个时候的所作所为的,因为我完全没想到你竟然是那种人。”

“我真的,很抱歉。”IV依然低着头。

“但是啊,现在我已经不那么想了。”铁男呼出一口气,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后面的事我都有听游马讲过啦,我也明白你那时候所做的事的原因,知道你都是为了你的家人而做那些事的时候,说实话,我稍微有些感动,虽然还是有些难过啦,因为偶像并不想自己所想的那样的。”

“那个时候的我,虽然是为了完成托隆——父亲的命令而一直对你们做着这种事,但是无论如何那都是难以得到原谅的,不可饶恕的行为,我因此伤害了很多人,包括你们,也包括凌牙和游马,那时的我真的实在糟糕不过了,然而我竟然还沾沾自喜过,竟然妄想着自己能够得到所有人的承认……”IV闭上眼睛,如今回忆起那段过去,他的心中总是会充满了愧疚、歉意,那是他一直背负至今的罪恶。

“IV……”

“我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原谅,不仅仅是因为我曾经做过的那些事,也是因为今后我们将会在同一所学校里朝夕相处,我想你们大概也不想整天看着我这个罪人的脸吧。”

“说什么呢,IV,你也已经是我们的伙伴了,你帮助了游马,而游马也认同你了,那么我们当然也会把你当做伙伴,这是不应质疑的事情。”铁男拍拍自己的胸脯向IV做着保证。

伙伴。这个字眼就和家人一样,是能够令人感觉到内心温暖的字词。

“谢谢你们。”如果不是在外边,眼泪都要不争气的掉下来了。开玩笑的。

大商场内依旧来往着各式各样的人群,他们或多或少有注意到这边角落里三人的互动,但那很快就被飞快的脚步甩到了后头,或许会有人投过来好奇的目光,但那或许只会被当作是孩子们的玩乐。三个男孩抱在一起大小的场面实在是不怎么好看。

“说起来,他们的动作未免也太慢了。”IV坐在铁男和等等力之间,抬起手镯看了看时间,完全超出了刚才说好的三十分钟,他们究竟失去了哪里?

“归根到底,该不会是小鸟他们买的东西太多把他们都压住了吧?”等等力的表情同头发一起沉了下来。

“我们一起去看看吧!璃绪桑他们绝对需要我们的帮助!!”铁男兴奋的握起双拳,提出了在场另外两人完全不想参活的事。

虽然作为一个男士,帮忙女孩子提东西完全就是绅士该做的,但是看到那个数量不管是哪个男性都会有退缩的心理吧,铁男竟然还能够提起兴致,也只能说恋爱心情会使人麻木。

“但是这些东西该怎么办?”等等力指着地上和椅子上围绕着他们围绕成了一个半圈的纸袋,表示有点不太好办,“看来必须留下一个人来看守着袋子了。”

但是要由谁来?

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在三人还没有决定到底是留谁下来休息要谁再去受一番苦难之时,一声喧哗在整个商场内炸了开来,IV听到有人尖叫,有人开始疯狂的逃窜,也有人依然不知所云,譬如他。

“发生什么事了!”IV慌忙站起来往外头看去,只见几个手里拿着决斗盘的黑衣大汉站在商场中心,面目险恶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人,他们面前站着的正是璃绪他们几个,同样拿着决斗盘,看来是在决斗中。他连忙使用了光子模式,一阵疼痛从大脑传来,他眯起眼,视觉中自动成像出了决斗怪兽们的姿态,他身边的铁男和等等力也在戴上了D视镜后了解了战局。

真想不到在这种地方竟然会有人来砸场子。IV在心里暗自庆幸那些家伙不是拿枪而是用决斗来解决。才刚这么一想,就见为首的一个男人从后腰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指向了面前的璃绪他们。

……喂喂真的假的?

“璃绪桑危险!!”铁男突然大喊了一声,IV暗叫不好连忙将铁男和等等力扑到,就听到一声枪响,随之而来是他们所在位置的防护玻璃破碎的声音。

“铁男?!”游马大惊失色的向上看去,接着生气的转头大声喊道:“你们竟然对铁男开枪!不可原谅!”

“哈,小鬼头在说什么大话呢。”大汉对此不屑一顾,在他看来这些都不过是一群不自量力的小屁孩,就连决斗他都根本只是随口答应的,都没想着去认真对待,“就凭你们就想阻止我们,早点回家抱着妈妈哭吧,哈哈哈哈!”

璃绪因为这话而皱起了眉头,面前人的行为恶劣和语言的粗俗令她觉得非常的不愉快,她身边的凌牙和他是一样的想法,他的目光中也多了那么些厌恶的情绪,但是决斗还在进行中,胜负也尚不明晓。

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种情况的,事情还得追溯到幾個小時以前——

如果要问托马斯·阿克雷德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最紧张的几个时刻是什么,他会首先回答,是在等待父亲说话的时候。

托隆还没掉到异世界前,依然是一位严厉的父亲,但他对兄弟三人也有着父亲应有的爱意。许是大家都有着爱卖弄関子的小毛病,托马斯对于父亲和兄长说话时都会刻意停顿吊人胃口的这个习惯迟迟无法习惯,就连后来米歇尔也学会了这个技能他更加的无法忍受。他也尝试着模仿过,然而效果并不怎麽显著。

小时候,每当托马斯和米歇尔因为一些小事而在家里吵闹的时候,托隆总是会叫住他们的名字,然后一言不发的盯着他们看,等待着两个孩子的自我反省。托马斯一度觉得不开口的父亲看起来就像随时都有可能会爆起一样,但是他是父亲,他们最珍爱的最温柔的父亲,让这个人生气是不行的。托马斯的紧张情绪总是会伴随着他与米歇尔互相的道歉和解而消去。

第二个紧张的时刻,是计划搞砸了的时候。托隆的回归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但同时也有着与同面对父亲不一样的感觉,必须不要做到、因此而不得不舍弃什么、要去伤害什么人,明明已经为此付出了许多,却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逐渐的,托隆看着他的目光令IV害怕。如果会再一次被丢下,那将会只剩下他一个人。

IV此刻正一个人坐在心园市一角的咖啡屋里边,面前的桌子上正摆放着一杯仍有徐徐热气的红茶,瓷杯上嵌着淡粉色的蔷薇花,杯沿点缀着淡淡的蓝边,旁边则放着一盘装着新出品的甜品蛋糕的金边碟子。

IV坐在靠窗边的位置,翘着腿,单手撑着侧边脸颊,嘴里还咬着个银质叉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边的行人,玻璃窗面上模模糊糊印着他呆愣愣的脸,视线的指向是立于道路另一边的时钟。如果他的记忆并没有出错,那么到了那个时间,他一定会出现的。

最后一个紧张的时刻莫过于是现在了。IV说不上是擅长等待,而出于家庭的良好教养,保持一颗高贵优雅的心等待他人已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虽然免不了内心抱怨,却基本不会说出口。只不过,他已经坐在位置上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红茶已经是不知道续到第几杯的了,他等的人依旧迟迟未到。

不要着急,托马斯阿克雷德。

IV取出叉子,把蛋糕碟子移了过来,刮出上面一层奶油放进嘴里慢慢品味着,这家蛋糕店一直受到米歇尔和克利斯的好评,就连父亲也赞不绝口。他和凌牙第一次来这边的时候,就算对IV没什麽好脸色,凌牙也对这家店抱以肯定的心情。也因此这家店成为他们每次都会约好的见面地点。

但事实上,所谓的约好并不如IV开始所想到的那样,他原本期待着每星期都能够在这里碰见凌牙,但是毕竟没有过明面上的约定,凌牙并不会知道IV一直在这等他。当凌牙知道以后,对IV的所作所为表达着最直接的不解,却也象是默认了他的行动一样,既不拒绝,也没有主动赴约过。

“下次也请多多指教。”恐怕是IV自从认识凌牙以来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

IV小口小口的嚼着嘴中的蛋糕,甜腻的味道在口腔中化开,毫无疑问又是一个可以加入阿克雷德家新的甜品菜单中的一个。吃了几口,IV再次抬头看着时间,还不算太晚,只要那个人能来,IV就有时间去做他想做的,而那无异于对他而言将会是今天最完美的时候。他原本已经计划了很久了,但是总是因为各种原因一拖再拖,导致计划的最终结果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扔进大脑处理站中被嚼碎,然后再诞生出一个新计划。IV确信自己能够做到完美。

米歇尔已经告诉过他话已经确实的传达到本人那里,对方也点头答应过了……不,单单只是点头的话,这个动作其实也有多层含义包括在里面,但是IV坚信其中最有希望的那个答案,尽管他对于对方能够到来这件事真的信心不大。所以说,IV并不擅长等待不是吗。

正在胡思乱想着,视线中出现了某个独特的发型,IV险些被已经滑到了喉咙里的蛋糕呛到,一边拍着胸口缓和着呼吸道一边两眼紧盯着外头的那个人。

“先生,请问你需要什麽帮助吗?”

顺带一提IV是伪装进来的。好心的服务员小姐看着面前这位戴着墨镜连帽子都舍不得拖下来的年轻男性,虽然这副装扮无疑是暴露了他有可能身份不凡这件事。但是服务员小姐是好心人。

“不、不用咳咳,我没事咳咳咳,帮我咳,结账一下吧。”

“现在就结账吗?”

IV抬头,眼睛对上对方那双毫无恶意的眼瞳,卡壳了一会,才慢吞吞的回道:“结账吧,我还会再来的。”

服务员小姐微笑着接过IV递过来的信用卡。

“你迟到了。”

“什……!我早就已经到了,在那家咖啡厅里!”

“我没看到,那就是迟到。”

“你这是强词夺理……不对,我们根本就没有约定过时间,而且也没有说一定要面对面碰上,谈不上是迟到吧。”IV才意识到对方话中的矛盾性。

凌牙耸耸肩,倒也没说什么,既不反驳也不否认,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那就是,平静。

见对方反应不大,IV也放弃了继续争论迟到还是没迟到这种意义不大的问题。

“好了,我們走吧。”

TBC

修羅有話說:抱歉很久都沒有更新了,因為這幾個月都在美漫坑里,太好吃了,我快哭了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