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偵探柯南/快新】咒泉鄉(第十一章)

※不要在意前言是繁體這件事,這不重要

※是的時隔六個月我又來發柯南的文了,拖挺久了【。】

※以下都是瞎扯淡,當真了就是你太天真了,上文連接: http://yaqqqq.lofter.com/post/244ed0_7ee99ff

走进酒店房间里的第一时间,服部就冲到了窗前拉开窗户,呼吸着杯户酒店大楼顶层的新鲜空气,凉风顺着他的身体吹拂进房间内扬起白色的纱帘,他忍不住跑上阳台俯视着地面上的景色,而工藤则冷漠的注视着这一切。也不是他想扫兴,只是好友的表现就像是平时哪里亏待了他而又突然给了他奖励一样的兴奋。

“说起Thallo,服部你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

“嗯?嗯……当然是塔罗牌啊!和叶那家伙有一段时间天天沉浸在那个东西里边,还拉着我整天神神叨叨地讨论'命运',切,那些东西有什么可信的。”

“你这个以前就跟我抱怨过了。”工藤翻了个白眼,走到窗台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软软的坐垫让他舒适的将身体整个向后靠。

服部不置可否,耸了耸肩膀然后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懒散地伸长了手脚,继续着刚刚的话说道:“好吧,如果你不是在指这个的话,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就是希腊神话中的那位Thallo女神对吧?”

“你说的对。”工藤笑着点头,赞赏着好友的答案,“在希腊神话中,Thallo是春之女神,而她所象征的是万物的生长,也就是一切的开始。”工藤一边说着一边从资料袋中抽出资料交给服部看,“正巧,这颗宝石被人发现的地点就是在希腊,因为她独特的淡青色光泽和某个特殊的事件让她得到此名,也算是名副其实。”

“特殊的事件?”服部接过那一沓纸,一页一页地扫视其中的内容,当看到他的提问的解答时,他忍不住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虽然不排除有媒体在其中过度夸大的可能性,放在以前的话,我大概也不会对这个想太多,但现在看来就像是某种暗示。”

“'让万物生长的女神传说实现'?这是很久之前的新闻了吧工藤,这和现在你在调查的东西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什么需要营养肥料和细心呵护的植物,就算这个所谓的Thallo让一个贫困的村庄突然暴富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吧?无非就是它堵住了泉眼使得水源流通不顺,当它被挖出来了以后,问题就都解决了,答案非常简单。”服部摊开手,表示这个谜题没有半点难度。

而工藤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服部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却缺少了事实的关键。因为Thallo不仅仅使得村庄的水流恢复了正常,还使得枯萎的植物在一夜之间就恢复了生机,而这是当时很多科学家都解不开的现象,他们无从得知这究竟是什么原理——或者魔法。而这是工藤一直嗤之以鼻的想法,这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着魔法。

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的体质,恐怕他永远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服部,我并不这么想。”

“那说说看你的看法吧工藤!”服部兴致勃勃的转过身体,将资料搁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 将几张他刚刚看到的比较重要的几页重点摆在了上边,并用手指着其中的一张图片说,“你觉得这个池水,和你在中国看到的那个有什么关系吗?”

“看博士找到的资料,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Thallo被挖出来的事件与那个泉水存在的时间不符,而且希腊那边的那个池水,恐怕就像你刚刚所说的只是一个泉眼里流出来的,它的功效也不像是中国那边那些……能让人变成一些,奇怪的体质。”

“就像你这样。”服部大咧咧地笑着,得到工藤警告的眼神又赶紧闭上嘴巴老实地听着他的解释。

“至今为止,关于那个泉水的秘密一直都没有被解开……你觉得那是因为什么,服部。”工藤并不是在提问,但这不代表着他不困惑。只是,这个困扰了很多人的问题,如果能够轻易的找到答案就真的太好了,“没有人知道那是为什么,而那颗宝石——Thallo的传说有可能暗示了什么,服部,我不能置之不理,而且还是在她有可能和组织扯上关系的情况下。”

“但你要怎么通过它来调查组织的线索,还有那个怪盗基德你又是怎么想的?”服部追问道。

工藤沉默了一会,拿起桌子上另一张服部摆在最上边的纸,“Thallo并不是希腊唯一的女神,当然这是废话,与她有关的还有Auxo和Carpo,也就是夏之女神和秋之女神,这又是一个巧合。在Thallo被挖掘出来的差不多相同的时间里,另外两颗宝石也在另两个地方被找到了。”

在那张印满了印刷字体和图片的资料中,除了关于Thallo的还有她的两个姐妹的相关资料,她们的形状极其相似,差异就在于Auxo是深绿色而Carpo是金黄色,就像她们各自所代表的季节的颜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冬之女神的存在,但是这并不影响她们各自的魅力。工藤将三张宝石的图片放在一起,指着她们的横切面对服部说:“你认为这是什么?”

“看起来就像是拼图。这三个宝石竟然还能拼在一起吗!”服部惊讶的说着。

“看起来是这样。”工藤点头,然后又从底下掏出一张完整的图片,“而且已经有专门的宝石鉴定师测试过——这三颗宝石原本是同一颗,而她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切割成了三部分被置于三个不同的地方,而又在同一时间被挖了出来。”

“说是巧合就真的太巧了,”服部当然不相信这种理由,“很明显,它有着什么特殊的作用,而这个作用让组织有了行动,但因为基德的搅局而没能得手。另外两颗宝石现在不在日本吗?”

“目前还没有,不过听说铃木财团已经开始收购那三颗宝石了,这次的Thallo能够展出也是多亏了他们的赞助。”工藤无奈的在心里吐槽了几句,“先不说这个,关于怪盗基德,我觉得他还有可能会再行动,虽然他归还了宝石,但难保不会再次出手。而且他和组织的关系,目前看来,我想应该不可能是合作关系。”

服部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起来非常的惊讶工藤所说的话,而工藤则困惑的瞥了他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

“啊……我只是,挺惊讶你会认同一个,小偷。”

工藤挑眉,反驳道:“我并没有认同他,而且我也会抓到他并将他送到监狱里去,还有组织,我绝对会阻止他们!”

“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工藤!”服部信誓旦旦的挽起袖子,“而且我绝对不会输给你。”

然而他們二人不知道的是,就如工藤所想的那样,在他们在酒店房间里商讨着的时候,他们谈论的对象之一——怪盗基德就降落在离他们所在的杯户酒店不远处的一幢高楼楼顶上,白色的身影在白日显得没有那么的显眼,而他的披风被楼顶吹过的风扫过发出沙沙的声响。他靠在栏杆上拿着望远镜望着杯户酒店的方向,嘴唇微抿,眼睛几乎过了很长的时间才眨一下,汗水顺着他的侧脸划过,甚至一直到天色开始暗下去,他都没有离开楼顶半步。

END

修羅有話說:……文風變奇怪了的這種事不是我能控制的。

评论 ( 9 )
热度 ( 22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