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Zexal/IV凌IV】眠りの希望(第二章)

※这是篇以三兄弟和三勇士为cp向的文,主线为IV凌(或者是凌IV)

※ooc可能,搞笑不能,所以请做好可能会严肃全场的准备

※大纲被我吃了所以这篇大概不会按照大纲的走向来了【阿门】谁叫我词穷呢TAT

No.2 odd

神代凌牙感觉到了某种异样感。

他发现似乎从午休以后周围就没有静下来过,就连下午授课的时候教室里的人也一直在窃窃私语着,声音不大不小,正好盖过老师的讲解。虽然已经是不必特意去听的内容,但一直被干扰注意力也难免有些不太愉快。

然而他也没有精力去管她们在讨论些什么,想到午休时自己因为麦扎艾尔突然在课堂上大闹起来这件事而不得不和德鲁贝一起去办公室同教师沟通一下,就没去天台和游马他们一起吃午餐,难免有些许遗憾,同时也希望基拉古能够顺利传达他的话。

“凌牙,在发什么呆呢?”和凌牙同桌的璃绪用笔戳了戳他的手臂,小声的问道。

现在教室这种各色声音混杂在一块的情况,她也不打算乖乖听课了,转头看见自家兄长似乎十分专心的看着授课内容的样子,就又盯着他看了几秒,果不其然,对方完全就是在放空的状态。被她这么一戳,凌牙回过神来,看了看身边的璃绪,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才不是怎么了吧。”璃绪皱起了眉,“你在想什么?”

“也没什么。”凌牙收回眼神,小声的回道,“就是在想我们中午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错过了什么?璃绪困惑的歪了歪脑袋,她虽然也注意到了周围人的骚动,但很显然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此时听兄长这么一说,她的注意力也集中起来,仔细去听了同班女生们正在讨论的内容。结果意外的听到了一个名字,璃绪惊讶的瞳孔一缩,下意识的看向了凌牙。

许是璃绪的举动过于夸张,凌牙正欲开口询问原因,那几个女生的声音也适时的传进他的耳中,他也不由得惊讶了那么一下,“IV在学校里?”

“似乎还是高中部的学生,那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好像很介意的样子,璃绪,还在对以前的事耿耿于怀吗。”

“你是在指哪件事。”璃绪没好气的转着手中的笔,“是指我当初因为他而受伤的事,还是对之后他一次都没来看过我的事?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而且,比起我来,不应该是凌牙你更介意才对吗。”

“我如果那么介意他的话,就很难和他相处了。”

璃绪思考起来那个'难'的标准,然而并没有任何能够借来参考的案例,所以她没能成功得到答案。她甩甩脑袋,额前几束刘海随着她的动作晃动了几下,“凌牙你变了。”

“什么?”

“说什么什么啊……”璃绪微妙的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了,气鼓鼓的鼓起了腮帮子,“凌牙最近越来越叛逆了。”

“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啊。”凌牙扭头过去不再看璃绪,一边仔细的反思着自己最近的行为一边抓起笔流畅的在书本上写下了什么,才接着之前的话继续说道,“这个和我们刚才说的话有任何关系吗?”

“不,完全没有。”璃绪很果断的摇头,“还有,说凌牙变叛逆了这句话也没什么实在意义,而且啊,与其说凌牙是叛逆,倒不如说是……”

璃绪迟迟不说出接下来的话,凌牙盯着讲台上方看了一会,终究还是熬不过妹妹直勾勾的眼神转头与她直视,眉眼间带着的是无可奈何的情绪,他看着璃绪,等着她开口。然而璃绪却露出了他意料之外的眼神——

“凌牙,太安静了。”

放学后璃绪和往常一样到学生委员会去报道了,今天说是还有一点要事要处理一下可能会比平常要晚点,要凌牙他们可以先一步回家。当然这一点凌牙自然是不赞成的,而德鲁贝也很赞同凌牙,并且决定一定要留下来等璃绪工作完成。不管怎么说,一起回家这件事,是七皇几人这段时间以来的例行公事了,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亦或者只是他们心照不宣,总是会有各种理由让他们都能够待在一起。

凌牙和璃绪二人虽然与其他人年级不同,但教室之间也不过是一个上下楼层的距离,平时午休也会聚在一起吃个便当,当然也是和游马他们在一起。老师也曾经欣慰的说凌牙君的朋友变多了呢,这真是个好现象。就连以前有些排斥凌牙的人,都有在想凌牙是不是真的同他们之前所想的不一样。

生活似乎一直都在改变,但这又像是在按照谁的剧本一样引导着故事中的人物,试图让七皇更加的融入进人类的生活。除去一直行踪不明的贝库塔。

“鲨鱼——!德鲁贝!”

游马的心情一直很高涨,老远看见等在花坛边的凌牙和德鲁贝就大声招呼起来,跟在他身边的阿里特也高举起手喊着纳修,与之相比跟在身边的其他人就要安静的多了。反倒是铁男一直东张西望,而当他确认想要看到的人不在的时候,脑袋套拉了下来顿时没了精神。

“游马。”凌牙眨眨眼,停下和德鲁贝的交谈,转头对游马露出了一个微笑。

“鲨妹不在?基拉古和麦扎艾尔也?”

“璃绪去学生委员会了,基拉古在帮她的忙。”不过想想帮忙这事似乎是基拉古自己提出来的,这倒是有点罕见,凌牙思考无果,选择把话说完,“麦扎艾尔的话……还留在教室里。”

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就还是别说了。德鲁贝在心里默默的应道。
“诶!基拉古去帮忙了吗?那家伙,最近总是和梅拉古走的很近的样子,到底是在想什么……?”阿里特托着下巴思考起来,丝毫没注意到一边的铁男瞪着他的样子完全是就是苦大仇深。

“咦?是这样吗?”游马点点头,并没有对阿里特话里的内容多加思考,所以对周围人的古怪脸色也并没能察觉到其中的含义,他扬起笑容将话题一转,落在了另一人身上,“说起来,鲨鱼你知道IV的事吗?”

凌牙愣了下,随即回答道:“如果是指他去高中部的事的话,我已经知道了。”

“真的是吓了一跳啊!我们学园竟然还有高中部……啊,不是!是IV他来上学什么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游马双手环胸,歪头向身后的伙伴们表示'对吧?'这样的意思。

“其实也不是那么值得惊讶的事啊游马。”一旁的III开口道,“IV兄长大人才十七岁,还是可以接受教育的年龄,父亲大人说这也是为了兄长大人好啊。”

“唔啊,我是感觉决斗比较开心啦。”提起学习,游马就感觉全身一阵乏力。

III笑笑,脸凑近到游马边上小声的说:“虽然和游马决斗的确很开心,但是游马如果不能够顺利毕业的话,就不能够尽情的享受决斗了吧?”

“别说那么恐怖的事啊III!”

“游马的成绩真的是一个问题呢,干脆……”

“不要,绝对不要!”在III的话说完之前游马赶紧打断,并捂着耳朵试图逃离那接下去的话。

III对此则只是抿起嘴唇微笑着,翠绿的眼瞳因为面前少年的举动而变得柔和,但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做,只能先把目光从游马身上移开,直视凌牙的面孔,而后缓缓开口说道:“因为IV兄长大人有事先离开了,所以有句话他拜托我传达给你——

“这周也请多指教了。”

听到这话,凌牙的面部表情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只是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就不再回应什么,这使得德鲁贝抬了下眼镜,不动声色的移动脚步到离凌牙更近的位置,紧盯着III的眼神就像在看着敌人一样,而III权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坦然的接受着他的视线。

游马插在中间完全不明所以,满心疑惑的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最终也只是头顶问号被小鸟拉到了一边被扯着脸,看着小鸟无奈苦笑的表情,游马想着,自己该不会又被扯进到什么麻烦事里了吧?

TBC

修罗有话说:鲨鱼先生出场了,但好多对手戏都被我咔嚓掉了,原因是因为词穷所以我写不出来【扶额】感觉微妙的把事情扯歪了,伤心,我觉得我需要多看书,然并卵,都是有保质期的OJZ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