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zexal/IV凌】自过去,到未来(Ⅷ)

※全文一共三万八千多字,分为十小节,十天放完

※魔都only上参展的本,原本只是个小料来着【无语凝噎】

※原文无删改放出,不过错字错标点还是会改的【视线漂移】

“咦?凌牙?”意外的在家中的客厅里发现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兄长,璃绪困惑今天怎么没有去孤儿院,而且对方似乎也不仅仅是在发呆而已,径直盯着前方的眼神看似有焦点又似是迷茫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璃绪发觉他是在看着摆放在在电视机旁边的,他们以前的合影。

难不成今天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着那张合影吗?璃绪隐约感觉到了兄长的举动中透露出的不自然。

“凌牙。”她这次走近了一些,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只见凌牙猛地一眨眼,似是终于缓过神来,看到璃绪时还错愕了一下,完全不像平时的凌牙,“凌牙,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没什么。”凌牙缓缓吐出一口气,“只是今天,有点累而已。”

“到底怎么了,难道说遇见了什么不开心的事?”璃绪坐到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

“真的没事,可能只是昨天没有睡好吧。”

“难道说,做了噩梦吗。”

“……”

“德鲁贝说,昨晚他经过你的房门口的时候,听见你房间里有东西翻倒的声音,他敲门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是凌牙你在做什么吗。”

“我只是……”似是回忆起了不好的东西,凌牙的喉咙竟有些干燥,想到他坐在这可能一天没有喝上水了,璃绪也是非常不安,连忙起身帮他倒了一杯温水,硬是塞进他的手里要他快些喝下去。

“凌牙,到底怎么了?”

“我只是……梦到了以前的一些事。”

“能告诉我吗……不,告诉我吧。”

“很多,零零碎碎的,全都混杂在一起,有前世的,也有还在巴利安界时的,有游马,有你,有德鲁贝,还有很多人……但是,唯独没有他。”

“谁?”

“IV……我无论怎么去回忆,关于他的事,一点都没有在梦里出现过。即使有III和V,还有托隆,IV的身影也一次都没能够出现。”

“这是,什么意思?”

“……璃绪,抱歉。”凌牙摇头,却是什么都说不下去了,“我最近会一直待在家里,晚饭以后还是由我来负责吧。”

“诶,等等,凌牙!”

那时的璃绪完全没有想到,凌牙的梦境已经隐约揭示了在未来会发生的事,离别竟然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迅速来到他们的身边。

凌牙开始闭门不出的几天后,她再一次去了那所孤儿院,可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却是一个沉重的消息。眼神失落的孩子们告诉她,IV已经去世了。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凌牙为何没有再出门,是因为预感到了这一天吗,璃绪不愿去问。

然而,IV已经去世了的这一个事实,璃绪仍旧没有实感。明明前阵子见面时还是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为什么才过去几天,人就已经不在了呢。

璃绪去到IV的房间,想到几年前他们在这里进行的的对话,那人还信誓旦旦的说过身体很健康,尽管那是一眼就能够戳穿的谎话。他依然叫着自己妹妹,明明那么清楚的记得她的名字。

仔细观察着IV的房间时,就见晴拿着一个熟悉的东西来到她的面前,她认出那是IV的手镯,一直都戴在他手上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托马斯爷爷说,如果看见璃绪姐姐或者凌牙哥哥,就把这个交给你们。”

“给我们?”璃绪接过手镯,发现上面的紫色宝石依然带有着艳丽的光泽,看来它一直都被主人所爱护着。察觉到IV的意思,璃绪觉得比起自己,他更希望能够交到凌牙的手里吧。

“谢谢你。”璃绪对着晴说,女孩因为她的这一句感谢而再一次大哭出声,璃绪抱着她,眼泪竟然也一同掉了下来。

托马斯·阿克雷德的丧礼,神代凌牙没有出席,而代替他前来的,便是神代璃绪和德鲁贝。他们一连敲了很多次凌牙的房间门,得到的却始终是拒绝前往的回答,璃绪不明白是因为IV的死给了他太大的打击还是因为最近总是被噩梦所缠身而精神不振,凌牙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差。

直到凌牙彻底恢复前,璃绪和德鲁贝给公司方面请了长假,每天一刻不停的陪着凌牙说话,阿里特和基拉古也会经常来探望他,大家都在试图让他振作起来。凌牙的噩梦也渐渐退去,到后来几乎是已经不会做梦了,璃绪对这种发展感到很宽心,后来即使只有凌牙一个人在家,他也能够正常的进食,偶尔还会外出散步,这证明着情况正在好转。

然后那一天,凌牙告诉璃绪,他想去旅行。

那是改变的开始。

“梅拉古,你快出来看新闻!”

回忆被强行中断,听到客厅传来了德鲁贝的叫喊,璃绪放下正做到一半的饭菜活,走出厨房,一眼便看见了在电视上正播放着的新闻,几乎不用思考便能认出那是谁的作为了,璃绪不由得笑了出来。

“还真是闹得够大的啊,凌牙他。”

“纳修他出色的做到了啊,卡片也归回原位,而且也没有被发现行踪。”

“连这点程度都做不到的话,凌牙就愧对七皇之首的名号了。”

德鲁贝正要回应,电视上的镜头一个切换,对准了正绕在遗迹外围观的人群,德鲁贝定睛一看,毫无疑问,神代凌牙的身影就隐藏在那之中,他又接着喊了起来,“梅拉古!你看,纳修在电视上!”

“哪里!”璃绪赶紧集中注意力,兄长的身影混迹在那一群围观的人群中,即便他特地带上了墨镜和帽子伪装,璃绪和德鲁贝都依然第一眼就认了出来。只不过仔细看看,神代凌牙的身边并没有跟着某个影子。

“IV不在……?”

“现在人群那么拥挤的情况,他应该是待在手镯中吧。”

“我还想看看灵体是什么样的呢。”璃绪暗叹可惜。

关于IV的事他们已经从凌牙那听说了,包括他对于自己状态的一无所。璃绪和德鲁贝这些天来在工作之余也会去调查阿克雷德家的事,只不过始终找不到失踪的托隆的下落,最糟的情况,就是他已经不在心园了。

“纳修也快点出来吧,那么多人可是会有扒手……”

“好了德鲁贝,你就不用操心凌牙啦,想要偷到凌牙的东西可没那么简单啊。”璃绪无可奈何的叹气,一边忙于工作,一边又急于寻找到托隆,两边实在是难以同时顾及到。

这么拖拖拉拉可不像她。冰之女皇当机立断,向着沙发上的白色之盾发出命令。

“德鲁贝!从明天开始就向公司请假!顺便办理一下出国手续!”

“可恶,那些家伙,竟敢离纳修那么近!”

“……”璃绪的脸色阴沉下来,“德,鲁,贝!!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等等!梅拉古!快去看锅!有糊味!”

“啊!我的晚饭!”

TBC

修罗有话说:各种意义上……都很微妙啊,唉,只能摸鱼两天了【蹲在地上画圈圈】

评论
热度 ( 6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