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zexal/IV凌】自过去,到未来(Ⅴ)

※全文一共三万八千多字,分为十小节,十天放完

※魔都only上参展的本,原本只是个小料来着【望天】

※原文无删改放出,不过错字错标点我还是会改的【点头】

清晨阳光无限美好,尤其是不用着急上班打卡的清晨更加美好。

璃绪握着方向盘,时不时扭头看一眼车上安装的定位仪,那上面正显示着她现在所在地附近一带的地图,屏幕上的红点持续闪烁着,离目标的旗帜渐渐接近了。她按照定位的指示绕过一个弯,一边注意着两边的道路,一边寻找着目的地的门牌。

终于,那个字样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

记住了大概的位置,璃绪在附近找了个停车位,又回头步行过去,“就是这了吧。”再三确认了地址并没有错误后,璃绪这才放心的走进去。

她今天特地请了假,为的就是来这里见一个人。

刚走进门口,就见一个女孩从走廊上跑了过去,扎在脑后的小马尾一甩一甩的,刹是活泼可爱,她的手里还拿着决斗怪兽的卡片,璃绪连忙出声叫住她,“请等一下!”

那女孩一开始还没意识到是在叫她,等璃绪又叫了第二声,才停下脚步转身看过来,两只眼睛一直眨着,有些怯生生的问:“大姐姐,你是谁?”

璃绪走过去,蹲在女孩的面前与她平视,语气轻柔地说道:“抱歉呢,姐姐是来这里找一个人的,你能够告诉我他在哪吗?”

“嗯,可以哟!”尽管不认识眼前的人,但是感觉这个姐姐并不是坏人的样子,女孩笑着点头,“我也可以带你过去哟,姐姐是要找谁?”

“就是……”璃绪突然停住话语,她想起凌牙说过,那个人似乎没有告诉这里的孩子们他的身份,那么她只能……

“这里是不是有一个每天都和你们玩决斗怪兽的爷爷?嗯……叫托马斯?”

“啊,难道说大姐姐也是来找托马斯爷爷决斗的吗?”

“也?”

“托马斯爷爷来这里以后,就经常会有不认识的大哥哥大姐姐来找他决斗呢,爷爷总是会很生气的把他们赶走,不过倒是不会赶走凌牙哥哥呢。”

“哈哈,是这样吗。”这点倒没有听凌牙提起过,再说了,他怎么可能舍得赶凌牙走,“那,你能带我去吗?”

“嗯!姐姐这么漂亮,爷爷一定不会赶你走的!”

“你嘴还挺甜的嘛。”璃绪开心的伸手勾了下女孩的鼻子,女孩也因为她这一个动作呵呵的笑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晴!”

“请多指教呐,晴,我叫璃绪。”

“嗯!璃绪姐姐,跟我来!“女晴抓住璃绪的手,一边给她带路一边给她说着关于托马斯爷爷的事迹,璃绪也安静地听着,然后她发现,和托马斯爷爷有关的事,几乎都离不开凌牙哥哥。晴说,托马斯爷爷似乎非常喜欢凌牙哥哥,只要他在,就会笑的非常的开心,两人有时候还会去后院的小花园里说悄悄话。璃绪自然是不吃惊这些事的,毕竟兄长和那个人的关系也不是一年两年才有的。

“爷爷现在应该已经睡醒了,这个时间的话应该是待在房间里。”

IV的房间就在一楼,璃绪被晴带着走了没有多久便到了。晴敲了敲门,听到里边传出了含糊的应答声,这才转头向璃绪呲牙笑笑,拉开门把手和璃绪一起走了进去。

IV半躺在床上,肩上还披着一件褐色外套,似乎才刚醒,整个人看起来都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以至于他在璃绪进门时没能第一眼认出面前的人是谁,只是在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时,下意识的就叫出了名字,“凌牙?”

“很抱歉我并不是凌牙,好久不见了,f……托马斯。”

“你是妹妹!?”这下可把IV吓清醒了,当他终于看清了璃绪的脸,惊讶之色溢于言表,“为什么,你会在这?”

“来看看老朋友不行吗?”

“爷爷和姐姐认识吗?”晴仰起头,在璃绪和IV之间来回看了看。

有些话在孩子的面前说不得,璃绪半弯下腰,抚摸着晴的脑袋,柔和的说:“姐姐想要和托马斯爷爷说几句话,你能在外面帮姐姐看一下门口吗?”

“诶?为什么?”

“……你能保证不泄露秘密吗?”璃绪故意露出非常严肃神秘的表情。

“我保证!”晴用力的点头。

“那好,我告诉你哦,其实我是……”璃绪附在晴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晴一下就露出了十分非常震撼的表情。

“诶?诶!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然而璃绪的说明在她听来也是有些含糊其辞,虽然不是很懂,晴却还是忍不住有所感叹。

“嗯,所以我们接下来的谈话不能让任何人听见,你能帮姐姐吗?”

“没问题!”

“谢谢……啊,还有,如果凌牙哥哥过来时要记得敲门提醒一下姐姐哟?”

“好!”

晴欢喜的跑出门去,还回头对IV做了一个鬼脸,这才带上门。璃绪终于松一口气去面对IV,而对方正以非常微妙的表情看着她。璃绪自然知道他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因为就连她自己都略感到一些心虚,但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夸大一下一些事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你都和晴说了些什么啊,总感觉给我添了一个大麻烦……”

“只是稍微胡编了一点事情,你一定能解释清楚的不是吗?”

“哈哈。”IV干笑两声,对方的不讲理简直和她的兄长如出一辙,但显然后者不会扯这么蹩脚的谎,更何况还是对一个七岁不到的小女孩,“那么,可以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了吗?”

“之前的?哦,你是说我到这来的原因?只是偶然路过啦,看这里的院名挺熟,想起凌牙提到过,就进来看看。”

“哦~只是偶然啊。”偶然到这个地方,偶然要小女孩带路,偶然来到了这个房间,还故意支开了别人,这些竟然都是偶然啊。

璃绪想,如果不是因为IV现在的状态已不负年轻时,而她也不想背上一个欺负老人的罪名,她肯定会一拳打过去,再拿出镜子让他仔细看看自己的表情是有多么讨打,“好吧……我只是想来问你凌牙的近况。”

“你们现在不是住在一起吗?”

“是那样没错……但你也知道,我整天因为工作的事早出晚归,都没怎么和凌牙好好聊过天。”

“的确有听凌牙说过你工作很忙,还有那位德鲁贝也一样。”

“是啊……”璃绪无可奈何的叹气,“我们和凌牙,平时很少在一起就算了,起码我们也想要知道,凌牙在我们不在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那家伙又不是小孩子了。”IV摆手。

“IV,你只用乖乖回答我问题就行了。”璃绪挑眉,认为在年龄方面上还轮不到对方对自己说教,挺直了腰抬高下巴,表现出了不愉快的心情。

“好吧,你问吧。”

“这样不就对了。”璃绪甩甩头发,接着问道,“平常他在这都做些什么?”

“很普通啊,和孩子们一起玩,还会帮忙厨房那边烤饼干,偶尔还会和我决斗。”

“就这样?”

“还能有怎样?”

“听晴说,你经常会和凌牙去幽会。”

“……”IV微妙的沉默了,显然被这话给噎得不知回啥的好。

“看来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呢。”璃绪交换了一下腿的姿势,往后靠在椅背上,眼睛眯起,似乎是在考虑些什么。

“……妹妹?”

“你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记住要叫我的名字啊!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对老人家不要说话那么大声啊妹妹,要原谅岁数大的人记忆就不太好了这一点啊。”

“谁说岁数大了记忆就不行了!”一千加多岁的冰之女王怒喝道。

“……”

“算了,说回正事。”璃绪无奈扶额,话题一转,却是提出了一个和之前的问题没有关联的提问,“这最近几年你都消失到哪去了。”

璃绪一顿,又接着补充了一句,“凌牙一直在打听你们的消息。”

“……有各种各样的事发生了啊,只是去散散心罢了。”IV显然不打算对此多解释什么。

璃绪怒瞪了他一眼,“凌牙他,什么都没问你吗?你突然回来又是因为什么?你打算做什么……不,应该是,你还能做什么?”

“什么意思?”

“你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你察觉到了啊。”IV不免吃惊了一下,但很快又变回了原本的他,“没事,应该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最近身体的状况也有所好转了,说不定时间会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长呢。”

“是吗……”璃绪很清楚,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因为就连IV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眼神中没有一点确信,反而带着深深的自嘲。打从一开始,他就对自己的身体状况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 IV。”

“什么?”

“至今为止,都谢谢你了。”

“喂喂,总觉得你这是在给我下死亡通告书是怎么回事,是在诅咒我吗!”

“什……!我难得道谢一次有这么可怕吗!真是不懂得领情的人啊,对女性就没有一点绅士的礼仪教养吗!”

“因为真的很稀奇嘛。”IV哈哈笑着,“那个神代凌牙的妹妹,神代璃绪竟然会向我道谢。”

这不是记得很清楚嘛,我的名字。

然而璃绪发觉自己,竟然笑不出来。

TBC

修罗有话说:昨晚睡得早,这时候才醒呢,诶嘿嘿【吐舌】

评论
热度 ( 13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