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zexal/IV凌】自过去,到未来(Ⅱ)

※全文一共三万八千多字,分为十小节,十天放完

※魔都only上参展的本,原本只是个小料来着【挠脸】

※原文不做删改放出,不过错字错标点我还是会改的【x】

“旅行!?”

“嗯。”凌牙点头,“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想出去走走。”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对于兄长突如其来的发言,璃绪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凌牙沉默了,他的决意也是突如其来,一时间也找不出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点的理由。而前不久才刚发生过那种事,璃绪难免会对他的行为感到担忧。

璃绪做到凌牙的身边,拉住他的手直视着他的眼,面色严肃而又认真,她缓缓开口道:“凌牙,你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事吗?”

“那个时候?”凌牙重复了一遍璃绪的话,随即会意过来她所指的是他们七皇在人界找到容身之处的时候。

那个时候——

自巴利安界与星光界融合那天起已经过了几十年,参与过与七皇的战斗的孩子们如今都已经成为了爷爷奶奶,他们各自组成新的家庭,有了新的生活。

七皇自然也不例外的在人界生存下来。然而,七皇的身体是由巴利安界的能量粒子形成的,失去了巴利安界的能量提供,也意味着他们会完全变成像人类一样的生物。他们不再拥有漫长的生命,而是会生老病死,在没有了上千主上从中作梗的现在,他们的灵魂能够得到真正的升阶,最终抵达星光界。

只不过,借由巴利安三亿灵魂而得以重新构造了身体的纳修——神代凌牙,与其他人不同,他自身便是巴利安力量的循环体,并不用担心身体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有所变化。在新住所里开始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七皇会议时,他给其余六人一种能够改变现状的选择。

那就是由他本人来提供巴利安力量,因为纳修本身可以说就是一个微型的巴利安世界,其他人可以通过从他这里获得的巴利安力量保证自身不会受到人界自然规律的影响,就像是还在巴利安界时生活一样,不会老去,也不会轻易死去。

这个提案就如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每个人的身上,每个人各怀心事,恐怕这是进行七皇会议以来第一次沉默这么长的时间,而这沉默,已经隐隐向纳修透露了最后的答案。

最先作出回答的是贝库塔。

以新身份开始新生活,不代表着过往的恩怨就能够一笔勾销,贝库塔对纳修依然还是持有敌意与作对的心态,尽管听到纳修的提议时他心中有了一丝动摇,但一想到他必须要依靠纳修的力量才能够实现时,他的心中顿时就被满满的厌恶和恶心所淹没,而这一点也很直接的表现在他的脸上。他当场拍着桌子大喊出来:“与其靠着纳修提供的力量苟且偷生,还不如作为一个人类死掉的好!”

比起作出了预料之中的回答的贝库塔,接下来回答的人才是让纳修心里一沉。第二个人是阿里特。

阿里特虽然没有贝库塔那样偏激的回答,却同样选择了拒绝。原因并无其他,在已经没有了巴利安界这一守护的对象,作为巴利安的战士,他的使命已尽。上千主上给他植入的怨恨也随着真正记忆的回归而烟消云散,在这之后,他想作为人类活着看看这个世界,即使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迎来真正的死亡,那也是他所选择的道路。

“抱歉呐,纳修。”

继贝库塔和阿里特之后,第三个拒绝的人,是基拉古。

“因为我是阿里特的兄弟啊,兄弟肯定是要共同进退的!他的意志也是我的意志!”,这么说了之后,他又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接着补充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嘭太,那只与他牢牢绑定在一起的狸猫。它的灵魂因为他而一直被束缚着,在那尊石像中呆了数千年,直到现在它也没能完全解脱。基拉古说,嘭太在人界停留的太久了,太寂寞了,也许到他死去的时候,嘭太的灵魂也能一起得到升阶吧。

“对不住啊,纳修。”

会议进行到最后,拒绝的有三人,接受的也有三人。纳修本想再说些什么,但对上他们坚定的眼神,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然而那并不是最后。就结果而言,米扎艾尔虽然没有拒绝纳修的提议,却是从头到尾都一直沉默着的一个。在凌牙将巴利安能量传递给他时,两股意识的交融让他在他的灵魂之中感觉到了某种决意,意志之坚强让纳修什么都问不出口。所以后来当某天米扎艾尔说要出去一趟却再也没有回来时,纳修只是站在冷冷清清的房间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同七皇们相处的过往,然后走出去,将房间永远的锁上。

而梅拉古与德鲁贝,他们不管是在前世仍作为人类时还是在巴利安界,作为妹妹,作为友人,一直都陪伴在纳修的身边,他们与他一起走过许多艰难的路,同他见证了许多悲欢离合,就像是命运共同体一样紧紧的连结在一起。“如果连我们都不在了,纳修一个人该怎么办。”

这是他们的决意。尽管纳修从不向他们诉苦,他们也能够明白他心中的挣扎,能够理解他的烦恼。梅拉古与德鲁贝想做的,仅仅只是能够帮他分担一些肩上的重量,希望纳修能够稍微依靠一下他们。

尽管成长方面的问题已经有所解决,但令他们为难的一点是,身体的停滞会使他们一直都保持着现在的初中生的体型,而这不管是对于在学校亦或是以后的生活都会带来非常大的不便。毕竟这样的身体在人群中待久了难免会被一些有心人察觉到,人类越是长大,就越是会害怕异样的存在,就像那些学生之前一直在排斥着凌牙和璃绪一样,在人类世界呆得越久这种体会就越是深刻。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游马他们一样毫无顾忌的接纳他们。

“那么,只要长大到成年的姿态再接受力量不就可以了吗?”

然而这个问题也并没有困扰他们太久,游马的一句无心之言点醒了他们,并得到了很大的认同。结果几十年后,身体没有一点成长,依然保持这种学生体型的,就只有凌牙了。成年以后的璃绪和德鲁贝在快斗的帮助下分别在心园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尽管二人的决斗技术得到了相当多人的赞赏,但想到成为职业决斗者以后如果受到过度的关注反而有可能会因此暴露他们的秘密,他们还是拒绝了。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有时候凌牙来帮他们送文件或者遗忘的便当时,经常会被说成是可爱的弟弟,凌牙为此偷偷别扭了好几天,璃绪表示这样的凌牙实在是太可爱了,实在是忍不住想要逗他。工作的地方还是会经常性的换掉,好在住的地方是神代家那栋空置了一段时间的房子,名义上还是属于神代凌牙和神代璃绪的,与最近的民房不算太近,接触不多,也不用太担心会被发现屋主几十年都是一副模样。

旧事重提,凌牙却不太明白璃绪的意思。

“阿里特和基拉古拒绝凌牙的提议的时候,凌牙一定很难过吧。”

“或多或少吧,毕竟是在一起相处那么久伙伴了。”凌牙话语一顿,眼皮半垂下,接着说,“我也已经,把他们当成是家人一样的存在了。”

“我也是一样的。”璃绪说,“所以我能够明白,凌牙现在在伤心着。”

“璃绪……”

“凌牙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呢,明明我们是兄妹,是最亲近彼此的存在。”

“对不起。”凌牙低声说着歉意的话,“大家的卡片,都还保管在我这里。但是,它们并不属于我。”

“那凌牙你的意思是?”璃绪已经隐隐能够猜到。

“没错。我想要把这些卡片放回到他们各自的遗迹里去,阿里特、基拉古,还有贝库塔,只不过米扎艾尔的遗迹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找到。”

“可是,你打算怎么去?当初我们是依靠皇之键里的飞船才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到达各处遗迹的,基拉古还好说,就在这附近,贝库塔就不用提了,阿里特的遗迹自从从水底露出来以后也是现在挺有名的景点了,凌牙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不用担心,,一般的人类我还是能够对付的。说起来,我也挺长时间没有搭乘过飞机或者客轮了,这次出门正好也可以放松一下。”说着,凌牙突然变了眼神,蓝色的眼眸中多出了一些迟疑不定的情绪,“璃绪……不,梅拉古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去吗?”

璃绪一愣,随即了然凌牙话中的意思,浅浅一笑,“……是呢,那里是我和纳修你出生的地方,尽管不过十几年的因缘,却也是我们的家,我们曾为之战斗过的国家。”然而,记忆这东西仿佛是已经到了它所能承载的极限了,年幼的时候曾在哪做过什么,又看过些什么,都只剩下模糊的影子和印象留存脑中,甚至,被现世的大多事情给替代了,“纳修,我也是……罪人呢。”

“梅拉古……”

“但是,我想以我自己的方式去缅怀那段过去,并不是逃避或者遗忘,而是以活着的这般姿态去赎罪。现在的我既是梅拉古,也是神代璃绪……这就是现在的我。”

“啊,你一直是你。”  

璃绪笑着,站到凌牙的正对面,然后将两手用力的拍在他的肩上,看着凌牙困惑的表情,她接着开口说:“还有啊……飞机票和船票都是很大的开销啊,不好好工作存钱而去旅行的话,以后就很难过了。”

“……”

“那是什么表情啊凌牙,关心资金的问题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璃绪的声音只稍微一提高,凌牙就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就算有不满也只能憋回肚子里了。璃绪气鼓鼓的嘟起了嘴,就这方面来说,她还是没有任何的成长,这个向兄长撒娇时才会露出的小脾气。

“说起来,纳修告诉德鲁贝了吗?”

“目前还没有,毕竟他会说出什么话我也大致能够猜到了,一个人有点难解决……”说着,凌牙有些心虚的压下了声音,“那个,璃绪,一会你能?”

“真是拿凌牙没办法呢。我就勉强帮帮凌牙你吧!”

“拜托你了,公主殿下。”

然而到了晚餐时间和德鲁贝说起这么一回事,对方确是意外的冷静,除去一开始因为吃惊而把什么都没夹到的筷子塞进嘴里虚嚼了几下,接下来就一直平静的进行了会话。自信满满的公主殿下在事后表示我明明什么都还没说什么都还没做敌方竟然就擅自投靠我方了,简直不能愉快的相处!

“你打算要去多久?”德鲁贝放下筷子,面色严峻的看着凌牙。

“目前还无法确定。”

“是吗……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帮你准备。”

“德鲁贝?”

“纳修现在也不方便行动吧,出国肯定还是需要很麻烦的手续的,交给我来办就好了。”

“你不阻止我吗。”

“即使去阻止你,纳修也不会去改变自己的选择吧?我也仔细考虑过了,一昧的去限制你的行动的话,难受的一定是纳修。另外,关于这次的旅行,我同意你一个人去,但是我也有一个请求,你能听我说吗?”

“啊。”凌牙点头,握紧了拳,“我会好好听的。”

“请你……照顾好自己。请不要再一次,一声不响的承受着痛苦的事。”

不要再一次……凌牙看着德鲁贝流露出来的苦涩表情,不仅在心里自嘲着,那时的行为,已经毫无疑问伤害到了自己身边的人,自己的不言不语,自己的任意妄为,给自己身边亲近的人都造成了伤害。

“我答应你。”

TBC

修罗有话说:各位晚安

评论
热度 ( 18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