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侦探柯南/新快新】圣夜之铃

※@Krao 的生日贺文~happy birthday!

※幼驯染设定,内容可能有点不明所以

※感觉哪里怪或者不太懂可以说xxx

雪下的时候,基德还操纵着滑翔翼自如的飞在半空中。

搜查二科的警车群早就已经甩到几条大路之外,估计这会正因为下班时间的高峰车流堵在路上动弹不得,中森警部怒吼着的暴躁模样几乎没有任何阻挡的出现在脑中,带动基德的面部神经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然后他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打了脸。

起初以为只是雨,细微的如蜻蜓点水般一点一点的打在脸上,又迅速因为皮肤的高温而碎裂开来消失不见,看清了那东西的本体,基德心中暗道不好,赶紧控制好在空中停留着的高度,目光在周围几幢大楼间扫视一番,认准目标后,身子往旁边一侧,滑翔翼也随之倾斜了角度侧滑过去,往斜上方的大楼楼顶飞去。

“呜哇!好险好险。”轻巧的落在灰色的泥石地板上,夜晚的天台上看不见任何一个人影。解开腰间的护带,随着机关咔嗒的一声响起,滑翔翼迅速收起了支架变回了轻薄的披风,温顺的搭在基德的背后。他侧头看了看天空,在视网膜印出的视野中,白色的小点纷纷扬扬的落下,它们的身影在楼下的灯光照耀中无所遁形。

“竟然真的下雪了……虽然事先看过了预报但果然还是没能赶得及回家啊。”对着天空感叹了一会,基德还是轻松的笑了出来,魔术师最不缺的就是随机应变的能力。回家的方法多的是。

运用魔术换回了来时的衣服,怪盗基德褪下伪装变回了黑羽快斗,白色的衣装隐去之后便不再显眼,隐匿于黑夜中的暗色却被今夜的来客染上了一点一点的白,连同那头看起来有些乱糟糟的朝气黑发也似乎染上了岁月的色彩。 

黑羽胡乱揉了揉脑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又把静音状态调回了正常模式,确认设置的下一刻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天台上的静谧,添上了一丝生命的感觉。险些手一滑把手机摔出去的黑羽深呼吸几口,平复了一下因为惊吓而加快了的心跳,耳边依然留有扑通扑通的声音,而罪魁祸首却还在持之以恒的响着。

考虑要不要挂断电话以表示自己的不满心情,快于大脑一步的手指已经在屏幕上一滑,转变成了通话状态。

“你好?”

“你好!是快斗哥哥吧?”稚嫩的童音从传声筒中清楚的进入黑羽的耳中,他微愣了一会,才想起这声音是出自于谁。

“是我……柯南吗?”

“嗯!是我哟,呐,快斗哥哥吃过晚饭了吗?”

“诶?还没有。”

“那快斗哥哥要不要来和我们一起吃火锅?今天大家要一起聚餐哦!青子姐姐也过来了。”

“诶青子也!?”黑羽惊讶的眨眨眼,“那样啊……好吧!地点是?”

“在阿笠博士家,哈!?”柯南似乎听到了什么话,声音突然拔高了几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比起刚刚的声音听起来要更接近本音的样子,他似乎在和谁交谈,应该是用手捂住了电话,在黑羽听来都是些沉闷的低语声。黑羽等了一会,才听见那边传来空气流动的声音,柯南的声音又恢复成了最初的样子。

“抱歉,让你久等了,快斗哥哥过来的时候能再买点食材吗?刚刚我的朋友们也跑过来了。”

“柯南的朋友吗?”黑羽回忆起那几个小孩,似乎有一个人看起来胃口非常大的样子,“我知道了,你们先做准备吧,我买好东西就过去。”

“好~”

挂断电话,黑羽终于能够松一口气,看了眼逐渐暗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心里有些庆幸柯南并没有问他现在身在何处,毕竟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太过安静,自然不可能说是在街上,而青子也在那边,也当然不能说他在家中了。

祈祷她不要说些多余的话啊。比如这几天经常性的逃课,比如最近找不到人又打不通电话,再比如……总而言之,快点过去看着才能避免她给那个人提供更多的情报啊。现在还不想被他知道身份。

白雪飘下,耳边仿佛传来了铃铛叮呤的清脆声响,寒风吹进他的领子里激起阵阵寒意,不自禁的把脖子往衣服里缩进去些,再次点亮手机屏幕,待机桌面是他前段时间为了应时而设置成的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在那棵树的左下角,显示时间和日期的位置,12月24日这个白色的字体非常的显眼。

平安夜啊……说起来,以前好像有那么一回事来着。


那是三年前的12月24日,平安夜当天的早晨。

“你的扑克枪不见了?”工藤蹲在地上收拾着一件一件被人丢在地上的衣服,可刚捡起一件就会有新的一件掉在好不容易清出的干净地方,索性放弃般的把手里的一堆丢到床上不再管其他的,“你最后一次看见它是什么时候?”

“今天早上之前——我不记得了!昨晚明明有把它放进包里的记忆,但是现在怎样都找不到。”

“在外面弄丢了?”

“你知道没可能的!我不可能察觉不到。”

“但是被偷的可能性也没有不是吗。”

“虽然是这么一回事……”黑羽停下手上的翻找动作,转过头来盯着悠闲的坐在床边的工藤,语气十分不友好的说,“你就不能运用你那出色的推理能力来帮我想一下其他的可能性吗。”

“我对找东西没有兴趣。”

“那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喂喂,说的好像是我自愿过来的一样,不是你专程跑到我学校来把我拉走的吗?”

“的确是那么回事没错,但那只是因为我以为你能起到一点作用的,事实证明我看错人了。”

“……”工藤挑起眉毛,确认对面的黑羽摆出的的确是鄙夷和痛心的表情,顿时感觉自己似乎是被小看了,明知这人是故意为之但自尊心还是让他当场就做出了反应。他一拍床铺,而后双手环胸,一副你倒是放马过来的表情不客气的说道,“哦!那你倒是说说看这个‘事件’是怎么回事啊!”

黑羽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但是事关己身也不想再去计较其他事,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他的扑克枪。“就是今天早上,我和平常一样和青子一起去学校,然后就发现扑克枪不见了。”

“……”

“……”

“……完了?”

“嗯,完了。”

又是一阵良久的静默,两人平静地对视着,天与海的瞳色中是暗藏于深处的不平静。然而他们只是这样对视着,不发一语,仿若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先是工藤开始动作,他从床上站起来,干脆利落的往门口走去,黑羽也不管房间里一地的衣物,小跑几步跟在工藤身后出了门,还不忘带上房门。

工藤并没有在黑羽家逗留或者翻找,他从黑羽房间一路直走到玄关,还到客厅沙发拿他的包和外套。即使是被黑羽在课间拉出来的他也依然没有忘记将它们一起带走。穿好鞋以后,黑羽看他依然是不打算说话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先开口。

“你有头绪了?”

“老实说,完全没有。”工藤也没有打算冷落他的想法,很快的回应了他的提问,只不过脸上完全就是不满的样子,“你那种说了跟没说一样的证词对这件事一点帮助都没有,还不如直接到外边看看是不是掉在哪个地方了。”

黑羽家是在普通的住宅区内,离道路相隔几十米远,虽然距离江古田高中是步行可到的距离,但是途中也会经过几个红绿灯,运气好的话花上十五至二十分钟就可以到达。只不过进入冬季以后,寒冷使人怠惰,黑羽每天早晨都是恨不得在被窝里醉生梦死的状态,托隔壁青子每天不辞辛劳的发挥她的大嗓门,才不至于迟到或者踩点。今天也不例外。

身为幼驯染的工藤自然也了解好友的性子,简单想一下,大致推断是他急急忙忙出门的时候把扑克枪落在家里了。只不过经过刚才的一通翻找,已经基本排除了这个可能性,那么他们只能沿着黑羽上学的路径仔细找找。

绕过街角的便利商店,两人停在一个红绿灯的等待路口,许是还没到上下班的高峰期,车流量看上去并不怎么多,只是呼啸而过时依然带来了不小的寒风,路边积累的白雪也化为一摊黑色的水渍。

“今天有去哪吗?”

“没有啊——”黑羽两手交叉在脑袋后头,慢悠悠的跟在工藤后头,同刚才着急的样子完全不同,他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扑克枪丢失的这个问题了。

“我怎么记得你还想跑到甜品店?”

“不是被你阻止了吗!说起来今天你好像是和我一起出门的吧?”一说到这个黑羽就是满脸的愤慨,“真是……为什么我一定要和你走同一条路啊。”

“刚好顺路我也没办法吧?大不了高中的时候你再选个远点的。”

“那样吃亏的可是我啊!”

“那就不要抱怨。”工藤没好气的回头给他一个半月眼,夹带着无奈感情的声音融进空气中,随着他的呼吸缓缓的呼出,白色的雾气升起又迅速消退,平淡而又寻常。他的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红黑格子的围巾,与黑羽围着的那条蓝白围巾图案非常相似。

黑羽在他身上扫视两眼,就像真的听从了工藤的话一样不再说些什么,两手相互摩擦着试图让热度回温,只是作用不怎么明显,他只能重新塞过口袋里,身体也稍微紧绷起来。这么做虽然的确有点暖和,但是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又导致身体酸痛,只能怪他自己明明是有点畏寒的体质可出门时还是忘了带手套。

说起来那副手套似乎有点小了?

在口袋里伸展了下手指,指节间确实多了点变化,大概那副已经不合适了,等找到扑克枪以后再顺便到哪家店里买吧。

黑羽看了看四周,因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许多店门口还放着装饰用的小圣诞树,挂着精心制作的招牌和颜色各异的小灯泡,橱窗里甚至还展示了圣诞特价的商品,吸引着因为节日气氛而到来的客人们。

啊,还有圣诞特装的苹果。顺便买一点放在家里吧。

满打满算计划着今天要做的事,还不待他想到今天的红绿灯怎么那么久,就感觉到右手臂被人拉了出来,脚步也被带着往前走了几步,他连忙回头,工藤正四处张望着马路上的情况,径直的拉着黑羽穿过斑马线到达了对面。

“你刚刚在看什么?”

“嗯?什么都没有?”

“反正肯定又是些没用的东西吧,你还真是容易被这种节日影响啊,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哦工藤君~如果只是单纯的拘泥于表面的事物的话是没有办法明白它潜在的深意的。”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可是侦探。”

“不不,应该是准侦探才对,新一你可还没到能够自称侦探的地步,顶多就是运用你的推理来找找东西而已。比如现在。”

工藤嘴角一抽,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认为自己说的是事实的黑羽,千言万语化作一抹嘲讽的弧度,拉着黑羽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只是为了更加方便而改为了牵住手掌,冰凉的温度让他皱了皱眉,“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所谓的找找东西的‘推理’吧,要来打赌吗,准魔术师先生。”


“诶?以前还有过这种事吗?”青子和兰惊讶的对视了两眼,只是诉说者看似心不在焉的翻转着手机,点了点头。

“然后呢?”

“哪还有什么然后,我当然是接受啦!”黑羽愤愤不平的连按了几次手机屏幕,把它当做某个人的脸狠狠地戳着。

“看这样子肯定是输了。”

“嗯,一定是输了。”

“是那个家伙耍诈!”回想起那天后来发生的事,黑羽的表情俨然已开始扭曲,“那家伙早就知道我的扑克枪在哪,还故意要和我打赌!”

三年前那天,当黑羽点头接受的那个时候,工藤脸上的确是已经赢了的表情。他在那之后拉着黑羽直接往工藤宅的方向走去,当然最终地点并不是工藤宅,而是隔壁的阿笠博士家中。工藤带着黑羽去了地下室,然后成功的在一堆杂乱的零件和纸张中找到了黑羽的扑克枪,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还留有被拆开过的痕迹,似乎连有问题的地方也已经修好了。

阿笠博士虽然经常会开发出来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是维修东西的水准还是能够放心的。接着,在黑羽半阴沉的脸色威胁下,工藤才缓缓道出其实他在黑羽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扑克枪的所在了,至于是怎么知道的这一点,工藤只说了这是个简单的推理,却完全不透露出一点过程。多半是好胜心在作祟吧。

不过好在输了的代价只是帮忙整理工藤宅的书房,黑羽实在是不得不感叹那里比自己今天弄乱的房间还要乱。

“总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听了黑羽的讲述,表示完全提不起兴趣的元太转身在袋子里翻来翻去,终于确定里面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哭丧着一张脸说,“为什么没有鳗鱼啊!”

“超市卖完了吧,你就暂且忍耐一下吧元太。”柯南安慰似的拍肩,看似不经意的瞥了眼脸色有一瞬变得难看的黑羽,转过身偷偷的笑了。

“没有鳗鱼的火锅才不是火锅!”

“这样子可不行哦元太,我们这是在阿笠博士家里,不可以任性!”

“诶……可是……”

“今天就忍耐一下吧!”

步美和光彦一左一右的对元太做着思想工作,终于使得贪吃的胖男孩点头了。作为买回食材的负责人,虽然有点愧疚但黑羽感觉还是挺畅快的。

“不过是那位工藤的话,一定是还有其他的想法吧。”

“嗯?”

黑羽与哀对上视线,对方眼中那种玩昧令他感到一阵寒意自脊椎往上冒,他赶紧甩了甩头把那种感觉模糊掉,对方也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对话的对象自然而然的转到了在一边无所事事的柯南身上,“你说呢,江户川君。”

“……哈?”

“你觉得工藤为什么会知道。”

“那个啊,灰原,这样叫新一哥哥不觉得有点不礼貌吗?”

“啊,没有关系。另外江户川君能不能不要逃避问题?”

没有关系才怪吧!而且你就不能装作被我混过去了吗!

“啊哈哈,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新一哥哥在想什么啦哈哈哈。”指望着能像之前一样打哈哈混过去,可等柯南停下怎么听怎么假的笑声,在他面前的却是所有人的期待眼神。不会吧?!

“说起来,新一好像经常和柯南说很多事呢。”

“啊,也就是说那天的事柯南也是知道的咯?”

“就算不知道,柯南这么聪明的孩子也可以猜到那个推理笨蛋的想法吧。”

“说的有道理,柯南来猜一猜?”

为什么我要猜我自己的想法啊!为什么要让一个七岁的小孩去猜啊!为什么连博士你也是一副期待的样子啊!

“……我知道啦。我就来猜一下好了,哈哈哈~”

不过三年前的事啊,柯南仔细回想了下,那天发生了些什么来着?

三年前的12月23日那天晚上,工藤久违的在黑羽家住下了。

原因是因为碰巧那天到江古田町买了东西,不知不觉逛的太久耽误了时间。虽然家离得不是很远,但是看到逐渐暗下去的天空和开始飘零而落的白雪,工藤直接调转了脚步,直接去了黑羽家。单是站在屋外看着房子里亮着的灯光都觉得温暖,这让工藤更加坚定了想要进去过夜的决心。

可惜黑羽对他的突然到来并没有感到非常的开心,面对左手提一袋右手拿一包的工藤,黑羽是满脸的嫌弃,“我家不是旅馆。”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不会付钱的。”

“钱可以不付,但是冰激淋球不能免。”

“看看季节啊笨蛋,吃坏肚子我可不会照顾你。”

黑羽不在意的笑笑,接过工藤递过来的包,让开身子让他进到屋里来,之前因为外边的寒气使得他不敢靠门太近,工藤一进来他就立马关上了门,可有那么一丝依然眷顾着室内的温度,缠绕在工藤周边挥散不去。黑羽赶紧凑到他身边去催促着他快脱鞋,顺便帮他把大衣外套脱下来,挂到旁边的衣架上。

“买这么多东西是做什么?”

“被博士拜托了去买些零件……他本人还待在实验室里不出来呢。”

“又要发明什么奇怪的道具了啊。”表示已经习以为常的点点头,“我的扑克枪似乎也差不多该给他去修一修了。”

“改天吧,他一开始实验就停不下来了。”

“嗯,这些东西我就拿到客厅里去了。”

“好。”

也许是因缘巧合,又或者是黑羽没有注意,他的扑克枪就放在客厅的茶桌上,碰巧就在他放置袋子的正上方。

“也就是说,我的扑克枪掉到那家伙带过去的袋子里了?”

“嗯,于是第二天一早,新一哥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拿着那个袋子去了博士家,然后等新一哥哥去到学校以后,就被赶过来的快斗哥哥拉走了。我猜的就是这样啦~也不知道对不对?”

柯南嘿嘿笑着,其实那时他在黑羽在房间里翻找的时候,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便给博士发了条短信,确认结果后才放心的陪黑羽胡扯,那个打赌也不过是当时一时兴起,即使没有那回事他也还是会告诉黑羽正确的答案的。后来之所以没有说只能算是报复心理吧。

柯南在一边这样想着,另一边的黑羽则不动声色的笑了。在柯南刚才的“猜测”中,不小心透露出了关于他的身份的致命点,他并没有察觉到他说出了只有工藤新一和他才会知道的事情,不过即使问他,多半又会被“是新一哥哥告诉我的”这种没有说服力的理由含混过去。

算了。看在三年前的平安夜那天他送给自己的新手套的份上,就暂且放过他好了。

清脆的铃铛声由远及近,圣夜的意外带来了更意想不到的惊喜。解决了疑问的黑羽放心的笑了出来,他挽起袖子,大声的说——

“那么,我们开始吃火锅吧——!”

END

修罗有话说:再一次的,阿印生日快乐~

然后这是题外话,这几天因为要准备考试所以不怎么能更新,不过等成绩出来以后我放心了,大概就能够日更了,字数还是在两千左右……唔嗯,行吗?

评论 ( 5 )
热度 ( 62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