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侦探柯南/新快新】滑雪场传说杀人事件(起始篇01—03事件篇04)

※沉默的十五分钟设定参考有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生贺

楔子

瓷器的碎裂声突兀的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他睁开全然没有半分睡意的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的墙,楼下两人嘶吼出来般的争吵声透过禁闭的房门隐隐约约传进他的耳中,即使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却能想象得到他们瞪视彼此的丑恶的脸。而隔绝在这个小小房间里的他能做的只有用被子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脑袋,试图屏蔽一切来自外界的声音。

好吵,好吵啊……

这个家就这么完蛋吧。

我也是……能够死掉就好了。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声,二轻一重,混在房间外的噼哩嗙啷的嘈杂声响中,不经意就会忽视掉一般。然而他没有。一把将被子踢开,因为突然坐起身而有点头晕,眼前发黑了几秒才缓过来,用手撑着额头深吸了几口气,仔细的听着门口的动静。

“咚咚咚。”两轻一重。

没错,他来了,是他来了!

这是在这个家里,属于他们的暗号。

他露出喜悦的表情,不管被他踢到地上的厚棉被,一脚踩上去冲到门前,从上至下依次打开所有的锁,打开门抓住了他的手拉了进来。尽管已经已最快的速度关上了门,女人那刺耳的责骂声依然毫不留情的冲进他的耳膜中,刺得他一阵疼痛。

不要紧的。

有他在就好了,只要有他在。

他微喘着气,用力攥紧了掌心中过于纤细的手臂,侧过脸看着他,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尽管难看,却还是这么做了。

“我有你在,就够了。”

你有我在,就够了。

第一章 起始篇

01

立原冬马从早晨开始就一直等在家门口前,每经过一辆车都会紧紧用目光跟随着,不然则是一直远远盯着远处的车道,立原冬美虽然看着有些无奈,却也明白他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是在等着什么。毕竟不管怎么说,那些人也是冬马的恩人。当然这样说大概是有些夸张了。

同冬马一样,冬美也期待着他们的到来,只是除了三年前的感谢之恩以外,她还有……

“他们来了!”冬马突然兴奋的叫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冬美,脸上的表情是满满的喜悦,而后他高举起手来向远处的什么人招呼着。冬美顿时困惑了,他们难道不是开车过来的吗,为什么冬马一下就认出来了呢?

连忙走出几步站在冬马身边,顺着他的视线向着那头看去,当那几个人出现在她的视野中时就解开了她仅仅几秒钟的疑问。看那个样子也只能默默的在心里感叹着那完全就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步美!光彦!元太!“

“冬马!好久不见了!“

时隔三年,早已有各自成长的他们依然在见面的时候第一眼就认了出来,四人立刻抱成了一团。虽然三年前他们相处的时间不过只有短短两天,但是孩子之间的感情总是比较长久的,依然能聚在一起好好玩耍。只不过冬马夹在他们之间实在是最显眼的一个,不管怎么说他也沉睡了八年的时间,心理与身体的时间还尚不能完全同步,跟这些孩子们在一起,倒也没有什么顾忌。

只不过……

“柯南呢?“冬马问道,三个孩子愣了一下,有些难过的摇了摇头,这副伤心的模样让冬马紧张起来,甚至都想出了某个不好的可能性,只不过还不待他说出口,落后几步走过来的灰原则满脸无奈的抬头跟他解释。

“没有出什么事,放心吧,江户川只是和他父母回美国去了而已,还没死。“

“但是柯南说他可能不会回来了……少年侦探团也已经不完整了。“

“这样啊……“就想能体会得到孩子们心中的酸楚一样,冬马也不禁情绪低落了几分,他原本还想如果再见一次柯南的话,一定要好好的对他说一声谢谢,但是现在看来完全是机会渺茫……

“不要那么消沉嘛!“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柯南一定也很想念你们。“

冬马疑惑的抬头,一个只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少年站在他们的面前,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羽绒服背上还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就像是认识他一样对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那张脸也给冬马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疑惑的歪了歪头,不确定的问道:“你是……?“

“啊啊,忘了自我介绍!“少年歉意的笑笑,”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冬马木讷的眨了眨眼,呆呆的握住黑羽伸过来的手,小声的回道:“我叫……立原冬马。“

黑羽嘿嘿笑了两声,正欲开口接着说些什么,突然吃疼的把脑袋往前一倾,冬马吓了一跳,才注意到黑羽身后还有人,而当他看清那人的脸时就更吃惊了,“两个,黑羽君?“

黑羽揉揉脑袋,气急的转身对着那人喊道:“很痛耶!做什么要打我?!“

“那你就别站在这挡路。“那人脸上是满满的不满表情,仔细看看他穿着的似乎是和黑羽同款的羽绒服,只不过颜色是深蓝色的,而且……身上挂着的包的数量也比黑羽的要多上几个,想想也知道这一路走过来是有多么考验他的体力,”有本事你提着这些给我走个几公里试试看。“

“明明是你猜拳输了,要愿赌服输。“

“新一哥哥的猜拳和柯南一样水平很烂耶。“

“十战十败真的很可怜啊。

“嗯嗯。“

“你们!”接连被戳穿了短处的工藤是有苦也说不出,明明很清楚是被看穿了猜拳很弱这点才特意以这种方式来决定谁拿行李,尽管非常清楚自己输的几率是非常大的,却还是轻易的上当了。

不会再有下次了!工藤在心里暗自发誓着。

“工藤……新一君吗?”

“嗯?”工藤缓过气来,转头看见了向他走过来的冬美,一下就认出了她是冬马的母亲,毕竟他们三年前便见过面了,不过冬美大概也不会想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位柯南。冬美双手交叠置于胸前,手指也略显局促不安的互相摩挲着,态度看似十分的小心翼翼,向工藤确认着他的身份。

“妈妈,你认识他吗?”

“诶?也不算是认识,只是知道他而已,毕竟很有名啊。”

“新一哥哥以前可是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啊!”光彦表现出了崇敬的神情,“现在也是经常登上报纸头条的大人物哦!”

“他也是我们少年侦探团的一员哦!厉害吧!”

“闲话少说。”工藤艰难的抬起双手,两个背包跟着他的动作一起甩了甩,“有事就到旅馆里面去说吧。”

几个孩子吐了吐舌头,拉着冬马的手就跑,当然他们很听话的先进去了旅馆,不过估计也是闲不下来一会就会跑去玩了吧,想当然也知道会如此,灰原默不作声的跟在他们后面,继续履行着监护人的职责。黑羽在冬美与工藤之间来回扫视了几眼,眼珠一转,心下也了然工藤最后那句话是在对着谁说的了。

02

“这次委托我到北泽村来的,是冬美小姐你吧。”端坐在房间的床上,工藤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信纸,展开递给冬美。

“是的。”接过信纸看了一眼,冬美似乎有点紧张,回应的有些犹豫不决,“更准确的说,我是作为村子的代表来委托的。”

“你在我之前有去拜托过大叔……啊不对,是毛利侦探。”

“是,因为三年前的事大坝的事,我觉得拜托他应该会容易一些,毕竟工藤君比较忙碌。”

“啊啊,因为我现在在就读大学,考勤率那东西稍微有些麻烦,我又总是耐不住性子跑出去解决案子……就有时候会找不到人。”

“大学确实是很辛苦呢,我家的冬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察觉到自己偏离了话题,冬美连忙摇了摇头,“不过我完全没有想到真的能够见到你呢,毛利侦探不方便?”

“大叔,毛利侦探陪他妻子出国了,所以事务所暂时停业了,他女儿在信箱里发现你寄过来的信件就交给我了。”顺带一提如果可以忽略她把信拿过来时的表情,工藤认为自己可能会答应的更爽快一些。“然后,关于你想要拜托我调查的事件,能详细给我说一下吗?”

“嗯,实际上……可能只是巧合吧,自从那个大坝被破坏之后,村里就一直有些不太平。”

“具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不仅是我,村子里的人都碰到了……怪物!”工藤微微皱眉,并不打断她这有些荒唐的话,接着听冬美继续叙述,“大概是三年前,也就是毛利先生他们离开之后没多久,因为我是诊所的护士,那天刚好轮到我值班,但是我又担心冬马一个人在家会害怕,所以就和当时和我在一起的岩岛说了一声就赶回家去。我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是十一点了吧,和冬马简单说了几句以后我就又赶紧回去了,那天没有下雪,加上晚上村子里的人差不多都睡了,所以我去诊所的路上只看到我自己的脚印,但是当我回到诊所时……”

冬美停了下来,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双手也紧紧握拳,拼命抑制着激动的情绪。看她这副样子,工藤也紧张起来。

“岩岛她……”冬美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将剩下的话说了出来,“她,死了。”

仅仅只是离开了一会,一起工作的伙伴突然就死了,那个时候的冬美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然而在那时,还有着另一个令她感到冲击的事实。

“是怪物……害死了她!”

那天晚上,出现在诊所前面的,除了冬美离开时留下的脚印以外,还有着并不属于正常人类的大小的,奇怪的脚印。来时的,和离开的。

03

工藤穿过两条小道,走向滑雪场的路上与不少人擦肩而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轻松愉快的笑容,对这个村子所发生过的惨剧几乎是全然不知

“回来了?”灰原背手站立着,平淡的看着工藤慢慢走近过来,“又有事件?”

“与其说是事件,倒不如说像是怪谈一样的事……”工藤摇摇头,虽然迄今为止他已经碰到过很多次像这次这样以为是怪物杀人或是怪异传说一样的事件,但它们无一例外都是某些人为了实现自己犯罪而设下的陷阱,大概这次也不会例外。

“那你加油吧。”灰原一脸兴致缺缺的回应。

几年的相处也让工藤了解到这位搭档心中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对这件事毫无兴趣,只不过是懒得搭理他而已,他也不打算把这个反应放在心上,无奈的耸肩摇头,接着向四周看看,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问道:“他们哪去了?”

灰原瞥了他一眼,也懒得开口,直接抬手指着远处的滑雪道起点,工藤看过去时,一个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从那顶上破雪而来,似乎都能想象得到他那张与工藤太过相似的脸上得意洋洋的舒爽表情。都已经是个大人了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工藤一副拿他完全没办法的样子。

大概是注意到了工藤和灰原,黑羽一个利落的拐弯,稳稳地停在两人身边,丝毫不打算表现的谦虚一点,摆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凑到工藤身边,“怎么样,我滑得很棒吧!”

“很棒很棒,就是比我差点。”

“这么自大的话你也真能说的出口。”

“你是最没资格说我自大的。”

“我没资格那谁有资格?”

工藤愣愣的看着黑羽,对方一脸正经的等着他的回答。被这样盯着实在不自在,工藤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有些心虚的开口,“……也没,谁。”

显然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黑羽小声嘟哝了什么,却也没再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他拉着工藤稍微远离了一点滑雪道,似乎有事要问。灰原淡淡的往这边看了一眼,也很自觉的走开到一边去等待慢悠悠的从跑道上滑下来的那四个‘孩子’。

“呐,新一,你觉得害死那位岩岛护士的,真的是‘怪物’吗?”听完工藤对这次事件的讲述后,黑羽也难免有些在意冬美的话。

“不知道,不过比起犯人的身份,更让我在意的是冬美小姐在叙述的时候所用的词。”工藤托着下巴思考着,“冬美小姐说的是,怪物‘害死’了她。”

“并不是杀死……这么一回事吧。”黑羽也若有所思。

“啊,冬美小姐后来又跟我说了,那位岩岛护士,尸检的结果显示,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所导致的死亡。”

“也就是说,她是吓死的?”

“……嗯。”工藤的神色很沉重,冬美害怕的表情依然徘徊在他的大脑之中挥散不去,而且,这样的事件在这三年里还发生过很多回。冬美还说了,事件发生后,村里老一辈的人和一些维护旧村子的守旧派们还说这大概是山神大人的惩罚。

那场大坝的爆炸声吵醒了一直沉眠于旧村子底下的山神大人,他引发了雪崩阻止了袭击村庄的水流,但是之后他发现自己的领域竟然被人类所侵占,大怒之下便亲自下山来惩治那些带头修建大坝的人。黑羽不得不说这些人想出来的传说真的是千篇一律,可信度都低的可怕。

首先其一,大坝的建起是在八年前,而爆炸是发生在三年前,要惩治的话这山神大人也未免醒的太晚了吧,不管怎么说修建大坝的声音可不小啊。其二,雪崩是雪山地附近常见的现象,更不用说三年前那场雪崩还是工藤新一仍然身为柯南时为了阻止大水而特意引起的,难不成说山神大人还是他不成?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也是。”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山神大人竟然还要亲自下山来吓人,简直是有辱神之名,而且还会故意留下证据一样的脚印,简直就像是在说你们可以随便调查。工藤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为了做什么事而借着这个传说在这个村子里晃悠,但是基本的调查还是会去做的,原本他就不是打算来这里休假的。

看到工藤新一越来越严峻的表情,黑羽也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他想要去探求真相的好奇心了。最开始的时候是他提出要来山上滑雪放松心情的,碰巧那几个孩子又有认识的人在,就顺路一起来这边玩了,工藤原本还拒绝了一起同行,收到委托之后就丝毫不打算推辞了,连行李都收拾的比黑羽快。

这样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吗!而且和平常根本就没什么两样!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工藤大概又会啃着事件的大腿不放过完整个假期了!

“新一,我说啊——”

未说完的话被突然掠过的巨大黑影打断,二人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那个黑影从旁边的树林中飞出,笔直地飞过他们的头顶,又伴随着一声惊恐的喊叫坠入雪中。

第二章 事件篇

04

新田迷茫的看着天空,在那片湛蓝之中偶尔只有几片白云飘过,看起来单调且没有任何特色,真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向往着那么高的地方。人明明只要乖乖待在地上就能活过一辈子了,竟然还想着能够飞在空中,甚至脱离宇宙大气层……但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很有吸引力的事。

身体被柔软的雪所覆盖,只有朝着上边的衣服面上只是零零散散的堆着几团雪块,不然真的是彻底埋在雪中的状态了。新田庆幸穿着的衣服足够保暖,才不至于在雪里感到太过寒冷,也不会因为摔了一跤而感到太大的疼痛,真的是十分的幸运。

不过只是因为在滑雪道里乱冲一通不小心滑进了树林中,结果不小心滑飞了出去这种事,果然是因为他太过得意忘形了。认为自己能够以初学者的水平就能滑出令周围人大吃一惊的水准,果然完全就只是妄想而已,说不定这种行为还给别人带来了困扰。

我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大叔你没事吧?”右上方的视野有一个黑影靠近过来,弯下腰来似乎是想看看他的情况如何,背着光的身影令人看不清长相,不过听声音似乎是一个年轻人。只不过啊,到底说谁是大叔呢!?

“怎么样了?”大概是看这边一直没什么动静,这位年轻人的伙伴也走了过来,他们的鞋踩在雪地上通过雪传导进新田的耳中,眼看自己就要变成围观的存在,可不想再这么丢脸下去。在他们走得更近之前得赶紧起来。

然而身体不知为何突然不听使唤,沉重的难以借力撑起,新田一时之间露出了十分慌张的表情。看出他的困窘,那人大概是想要帮忙的伸出手来,毫无其他办法的新田只好努力抬起右手握住。

TBC

修罗有话说:尽力了……后面的部分会尽快写出来的orz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