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侦探柯南/新快新】时间也不曾改变

※终于赶制出来了~各位新年快乐

※十年后的陌生人类似设定

00

毛利兰发现自己喜欢工藤新一这件事时大概是在国中之后。她对此仅仅感到了一瞬间的吃惊和不可思议,却又像本来就是如此一般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在伦敦的时候,听到工藤新一脱口而出的那句令她心跳不已的话语,她以为这份感情能够得到回应。

所以当后来工藤新一松开她的手,用沉闷而又坚决的语气向她道歉时,看着他的背影,与在游乐场时完全不同的感受几乎要占据了她的大脑,使得她只能呆呆的立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工藤新奔跑进铺天盖地的火海之中。那一刻她确实的意识到了——工藤新一再也回不来了的,这个事实。

01

“江户川柯南!”

一个粉笔头以锐不可当的冲势正面击中了脑门,一瞬的疼痛直接将少年从睡梦中惊醒,撑着脑袋的手顺着脸往外一滑,差点用下巴撞上书桌。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了站在他桌旁一脸怒意的瞪着他的讲师,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在课上睡着了。

“下课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凶狠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讲师又用力瞪了柯南一眼,似是把所有的不满都集中到了这个眼神中,柯南感觉自己都要被瞪穿了,只能干笑着点点头。

坐在后边的灰原显然对于这已经像是日常一样的课堂上的闹剧习以为常了,无聊的在笔记本上开始写起了跟课堂内容无关的化学公式,顺带无视掉了柯南趁讲师背对着他们时转头过来丢给她的责怪眼神。

和她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你就不能提醒我一下吗!”好不容易从讲师循循善诱的大道理攻势下逃脱,一关上办公室的门,立马丢掉好好学生扮相的柯南对早已等在外边的灰原大声说道。

“我为什么要提醒你呢?这明明是在课堂上睡着了你的错吧。”灰原一脸‘不关我事’的表情,率先转身迈步向前,柯南也紧跟其后。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谁叫那个老师讲的那么无聊,而且那些知识我早就懂了。”

“这并不能当做上课睡觉的借口吧,江户川君。”

“因为真的是很无聊啊。”柯南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以强调自己前边话语的肯定性。

“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啊。”

“这可真是谢谢侦探先生你的夸奖了,”驻足在标有2—A的班级门前,灰原拿起放在门边的扫帚强行塞进柯南的手里,“现在先来好好打扫卫生吧。”

夕阳的余晖斜照进教室内,与窗户的边框割离出明暗两块,时间俨然已是傍晚,大概是托今天轮到柯南值日的福,又念在他平时成绩优异,讲师才没有让他一直待到天暗下去才放人。而现在除去柯南和灰原两人,教室里只剩下另外三个人了。

“真是慢啊柯南,被老师狠狠的骂了一顿吧。”正在和元太合伙将课桌搬开来的光彦一边移动一边说着。

“都差不多习惯了。”柯南挽起袖子,在空出来的道上用扫帚清扫着灰尘,灰原则走上讲台帮步美擦拭更高位置的黑板。

从小学时候开始,直到升入高中的现在,他们五个人不论做什么事都是在一起行动的,虽然大多数时候还都是三人添乱两人收拾烂摊子的模式,不过柯南都已经习惯了。这大概就是他们少年侦探团之间十年的羁绊吧,就连值日都特地安排到一起来。

这十年来的变化很大,却也可以说毫无改变。

最后的决战时,即使知道吃下那颗暂时的解药就再也恢复不了原本身体的他,依然决然的选择了变回去。在可以说是疯狂的争斗之中,得知了boss竟然是那个人,大概是惊讶和不可置信的,却不得不继续坚持下去。后来到底具体发生了些什么的记忆已经在时间的消磨下变得有些模糊不轻了,他只记得他挣开了兰一直紧抓着他的手,而后是火焰带来的炽热感,和终于活了下来的真实感。

虽然已经不可能再变回工藤新一了,即使现在的身体依然是他的,却属于17岁的“江户川柯南”。想到以前他还因为这事消沉了一段时间,就难免有些想笑,不由得感叹那时还是太年轻,经受不起立场突然转换的打击。

现在的话……

02

“又在发什么呆啦柯南。”步美奇怪的看着已经不知神游到什么地方去的柯南,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难道是今天睡得太多了?”

“一整天都在睡,柯南是进化成老爷爷了吧。”

“这方面你没资格说我,几乎天天都在睡觉的元太君。”柯南眼角抽搐了一下。

“呵呵,我觉得小岛君说的没错哦。”一旁的灰原轻笑出声,像是看穿了什么一样的眼神直直盯着柯南的脸看,“不过,与其说是老爷爷,不如说更像思春期的小狗。”

“等……思春期是什么啊?!”

“难不成柯南是恋爱了?”

“我没有说过那种话吧!?”

“说起来柯南最近的确是看着手机的次数变多了……是在和谁发短信?”

“啊,说不定就是因为今天没有可以聊天的对象,所以才无聊到睡着的呢。”灰原指出关键的一点。

“不要擅自在那里猜测啊!”柯南气急败坏的想要反驳,目光瞥见某个熟悉的招牌,到嘴边的欲要反讽回去的话就咽了回去,“啊,差不多到了。”

五人现在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恰巧重合在一起的路也只截止到下一个转弯路口。如今柯南已经搬出了毛利侦探事务所,所以分开的时候也总是比他人要早,虽然偶尔会因为要拐去书店或者商店街而再与他们多同行一会,不过现在看来今天并没有这个打算。

“那我就先走了……先说好我没有在和谁发短信!只是某人一直烦我而已!”

“是是,快点走吧~”其余四人敷衍的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又对着柯南离开的背影挥手告别,也不知是谁看着他的背影,感叹了一声。

“柯南还真的是笨蛋啊~”

“还真是一群笨蛋啊,那些家伙。”柯南用手臂夹着书包,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真是拿他们没办法的无奈表情。手指触摸到的手机还是和之前一样没什么动静,当然这并不是他在期待着什么,只是单纯的习惯了短信轰炸的日子罢了。而且他也被提前招呼过了今天大概会很忙。

不过也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和自己不同,对方可是确确实实的大人了,不论身体还是年龄都要超出自己一截。想想还真是令人不愉快。

“新一?”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柯南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而当他认出叫了那个他几乎已经舍弃了的名字的人是谁的时候,他又安心的松了口气。柯南转过身,与带着惊讶表情的女人对上了视线,看着她那与记忆中并没有相差太多的脸,就觉得她还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啊。于是他这么说了——

“好久不见了,兰。”

03

“真的是吓了一跳,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新一你。”

“是啊。”

看到对面少年淡淡应答的平静表情,毛利兰愣了一下,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抱歉,现在的你是柯南才对。”

“没有关系,要是看着这张脸你觉得那样叫比较习惯的话,继续叫我新一也没问题。”

兰摇了摇头,低着头注视着咖啡中自己的倒影,手指摩挲着咖啡杯沿,隐约想起自己在十年前也是像这样坐在座位上,和某个人面对面交谈着。明明还是同一个人,却不一样了。

“果然戴着眼镜的话,还是柯南啊。”

柯南有些恍惚,已经十年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脸上的这个重量,曾经它只是一层伪装,如今却成了区别的象征,难免有些讽刺的意味。

为了缓解一下心情,他偏头看向落地窗外,米花市中央大楼的高度足以令他可以仰视开着街灯与来往着车流的街道,在他看来就像一条条光带一样。上一次来到这家餐厅时,他一心只顾着该如何表明心意,紧张与迫切的情绪紧逼着他,再加上后来的杀人事件,又突然变回了柯南,都没什么机会好好观察这个地方。如今故地重游,真不禁感叹自家父亲的眼光还真是挺好的。

“呐,你笑什么?”兰撑着头问道,柯南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竟然不自觉笑出了声,顿时有些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掩饰尴尬的挠了挠侧脸回道,“只是想起了之前的事而已。”

“这样啊。”并没有接着问是什么事,兰也像柯南一样把目光投向了窗外,看着外边熟悉却又陌生的景象,还有反射在镜面上的自己,脸上浮现出怀念的微笑,“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像是这样看着外面,等着新一。”

“……”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啦,那个时候的我没能体谅到柯南你的难处,还说出了那种话,真是抱歉呢。”

“那不是兰你的错,都是因为我的隐瞒,才害你那么难过……”

“那么柯南觉得,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走开,或者,你对我坦白了真相,现在就会变得不一样吗?”

会吗?答案是未知。

那种事情没有谁会确切的知道结果,而且柯南觉得,如果那时候自己真的将那尚还处于朦胧状态的感情脱口而出,有可能会导致更难过的结果。那时的他连给予保证的能力都没有。

然而他们都已经成长了。经过十年时光的磨练,看待事情的眼光也与那时完全不同,所以柯南也能很清楚的明白兰问出这个问题的原因。她并不是要柯南给她一个答案。

“我——”

“啊!!!”一声尖叫打断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在柯南一脸复杂的表情下,兰无奈的叹了口气,挂上果然如此的表情,大概意思就是随意。

这是她第四次放手。第一次,她因为没能追上而失去了工藤新一;第二次和第三次,她挽回不了那人被其他事物所吸引的心;这一次,她不会再等了。

已经不会再有第五次了。

等柯南回来,座位上只剩下已经冷掉的咖啡,和在一旁等待许久的,拿着一份白色信封的侍应生。

04

下了公车时已经很晚了,走到差不多接近家的附近时,周围的居民屋都差不多灭掉了一半的灯光,仅有月光还依然坚持着给他指明了道路。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十二点还早着,然后他又注意到手机桌面依然没有任何来电显示和未读短信的提示,不免心中有些不满。

拉开铁门,正欲再往前前进一步,却注意到二楼的房间还亮着灯,伸长脖子往旁边看了下,厨房的位置也隐隐约约透出些灯光来,知道那人睡前有关灯的习惯,心情不禁有些愉快起来。他掏出钥匙,挂在圈上的一个蝴蝶状吊饰在空中甩了甩,又安定的与其他钥匙靠在了一起。

门锁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咔嗒声,他欣喜的一下子打开了门,冲着里边大喊了一声。

“我回——”

“闭嘴,你当现在是是几点。”

“切~”故作生气的咂了咂嘴,不过知道对方不吃他这一套,又扬起笑意走上前一把抱住站在玄关边上的人,靠在他的胸前用比刚才要小声许多的音调说,“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意思意思的拍了下脑袋,“好了快放开我。”

“那么久没见了让我补充一下能量~”

且不论到底是多久没见了,这样子看根本不知道谁才是小孩……不对,他才不是小孩,不管怎么说心灵年龄已经是要奔三的老男人了,不对,他才不老。

“你还真敢说,不是说今天有很重要的魔术表演吗?”

“是啊,不过一结束我就赶最早的一班飞机回来了。”

“那可真是辛苦了啊。”

“嘿嘿,新一这么晚还没睡,是知道我回来了?”

“啊,你在那边碰到大叔了吧,他告诉小兰你完全是无视他冲到了机场去,简直太没有礼貌了。”模仿着毛利小五郎一脸长年不爽的口吻,柯南的声音用中年大叔的语调来讲话要显得搞笑得多了,黑羽也毫不顾忌的大笑起来,又被柯南敲了脑袋制止了。

不过黑羽也马上注意到了另一件事,“你见到兰小姐了?”

“啊……放学的时候碰巧遇见了,就一起吃了饭。”

“嘿~”黑羽松开柯南,坐在地上开始脱鞋。

“……和她聊了些以前的事情,觉得挺怀念的。”

“工藤新一的事吗?”

“也有吧,不过我们没聊一会就发生了事件,等我回来她就已经走了。”

“是吗。”黑羽小步溜进厨房里,打开冰箱一看,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盒子,是他喜欢的蛋糕店的牌子,“我就不客气啦~”

“放冰箱里凉着呢,你才刚回来,当心像上次一样闹肚子。”

黑羽调皮的对着工藤吐舌头,却还是乖乖的把手收了回来,关上冰箱,故作可怜的样子说道,“柯南没有给我准备什么吗?”

“准备什么?该有的你哪个没有?”

嗯……确实是无法反驳的理由。不过会因为这样而放弃了的就不是黑羽了。只见他上前几步,就着身高的优势环住柯南的腰,笑的贼兮兮的,“对待风尘仆仆的赶回家的恋人就是这种态度吗?而且我现在可是在吃醋啊!”

似乎是被他话语中夹带的委屈逗笑了,柯南也强势的反驳道,“说什么傻话,你这可不是吃醋会有的表现啊。”说着,他用额头顶了一下黑羽的侧脸。

“兰很幸福,现在。”

“嗯。”

“她说她并不后悔等了我那么长时间……即使我没能回应她。”

“兰小姐一定会找到合适的人的。”

“已经找到了啦,她这次回国就是专门来送请帖的。”夹在那个信封里的,除了兰的一些话,还有着一张金色的卡纸,上面写着的名字令柯南感到了时间的流逝果然改变了许多。

“诶?是那样吗!”黑羽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那么吃惊。“要去吗?”

“这不是当然的嘛!”柯南理所当然的说,“她可是我的青梅竹马啊!”

“是是~”黑羽拖长了声音回应着,下巴搭在了柯南的肩膀上,“一起去吧。”

“这个也是当然。”

仿若未曾改变,十年前,在那场大火中,他也是这样靠着他,说着类似的话,而那一天改变了他的人生。

就算是时间也不曾改变。

END

修罗有话说:总而言之就是新年快乐!!

评论 ( 9 )
热度 ( 41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