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侦探柯南/新快新】反比恋爱(上)

※被z酱催命一般憋出来的短甜(未完成)

※因为太晚了时间不够就没码完,后半部分等弄出来再说

※以及我真的不懂什么叫甜,所以我产不出甜请谅解orz

作为一个怪盗,也许黑羽并不算合格。

不过竟然都说是怪盗了,不按常理出牌才是特色吧?要不然也只能称作是单纯的小偷了。

然而在不知道是第几次将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宝石再一次归还回去的时候,黑羽发自内心的开始审视起自己的身份。一般来讲,他今年十七岁,即将步入十八岁成年的阶段,现役高中生,兼职怪盗,家庭方面嘛,父亲早逝,母亲又对他是放养状态,照理说心理或多或少是有点缺爱的吧。只是黑羽快斗不一样,对于他的现状,他反而比那些同情他的人还要放的开来。

缺爱吗?他本人曾这么问过自己。在父亲逝世的那八年里,他都是靠着自己的不断摸索一点一点的学习魔术,所以到了十七岁的时候他的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他的同龄人一大截了,甚至能超过一些年长于他又有经验的魔术师们。再后来有人戏称他就是天生的魔术师,黑羽也是十分乐意的接受了这个夸奖。所以他也不是很有闲暇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便丢在脑后了,就当做没有这一回事吧。

另外,比同龄人还要稍微不同的一点就是,脑子好。不管怎么说,再后来能够被称作是与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同样等级的平成时代的亚森罗宾,黑羽快斗表现出来的智力是远远高过于常人的。当然这个世界的设定稍微就是有了那么点与众不同,一环接着一环,两条原本毫无关联的平行线啪的连接到了一起。黑羽快斗在他十七岁那年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对手,亦或者说,是命中注定的恋人。当然此时的他远远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那位对手产生了怎样一种感情,只当那是惺惺相惜,亦或者是处境相似的共鸣感。

也许该戏称这是个生活喜剧吧。黑羽为了找出八年前父亲被谋杀的真相,扮作了曾一度消失的大盗怪盗基德,在月下一次一次偷盗有可能是那命运之宝石的潘多拉。当他又一次站在高处仰望着下方为他疯狂的人群们,他想他或许正渐渐沉醉于现在的生活。他作为黑羽快斗的一部分在潜移默化的开始影响作为怪盗基德的存在。从青梅竹马的父亲,那位一直追逐着自己——怪盗基德的警官那里听说,比起八年前的基德,现在的基德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子在玩耍一般。

暂且不提这些,在一边忙着应付警察还要警惕不明组织的杀手以外,最近黑羽又增添了一个新烦恼。大概是几个月前吧,具体的时间也不用多说,总之就是很久之前,那位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复活的消息几乎传遍整个东京。究竟有没有这么夸张就不是需要去在意的事了,只不过那一段时间几乎随处可见路人站在路边阅读的报纸上的新闻标题上、在街道某座大楼前的显示屏播出的节目里、某位魔女在耳边念叨起的小心注意次数开始逐渐增长,这些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黑羽关于那个人回归的事实。

当然这件事黑羽在作为怪盗基德行动时就已经很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力,不过他并不想过多的去谈论他几次行动接连被捣乱还顺带被揭穿了身份的可悲,所以镜头就前进回来几个月后,也就是当下黑羽快斗作为一个普通男子高中生的日常。所谓日常也不过是和青梅竹马打打闹闹,偶尔秀两手小魔术,顺带应某人邀约翘课跑到某家甜品店里度过悠闲的下午茶时光,看起来并没有要安分当个学生的选项。

有什么关系,反正考试都能过,只要争取到考勤数就好了,这种像是提前进入大学生活一样的做法也不知令多少人羡慕不已。俨然已经进入了高三学业最后的冲刺阶段的的黑羽同学在今天又一次光明正大的溜出了校门后,轻车熟路的绕过几条街道,打开了他已经光顾过很多次的店门,门口负责结账的店员小姐也很自然的朝他点头微笑。

简单在店里扫视了两眼,认准了那个熟悉的鸽尾发型便径直往那个方向走去,毫不在意的坐在了那人对面的座位上,很自然而然的拿起叉子叉了一小块蛋糕放进口中嚼了起来,甜腻的奶油和松软的蛋糕带来的口感令他满意的眯了眯眼,这才肯抬头看对面小口吮着咖啡的人。只见工藤抬眼迎上他的目光,又似不在意的移开,待到一口咖啡吞下腹中,把咖啡放在盘子上,缓缓开口道:“是店长推荐的新甜点,看起来还不错就帮你点了。”

“嗯嗯~味道还不错,谢啦。”简单的道过谢后,黑羽低头继续他的开啃蛋糕大业,他吃的速度不慢,很快就解决掉了面前这份,他又抬头看了看工藤面前那份,是与他吃的那份不同的黑森林。还在想着怎么让工藤把那份也给他时,工藤用叉子分出一小块,再把它插起来递到黑羽嘴边,黑羽自觉的张开嘴巴一口咬住,又尽数吞进喉中。正尝着味道,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叉子,又看向工藤手中的,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大概是无意识的,只是顺便的一个举动吧。自顾自想了这么一个理由后,黑羽直接拿过盘子准备放到自己的面前,工藤连忙用手按住,有些惊讶的说道:“你干嘛?”

“你不是不吃蛋糕的嘛,我帮你解决掉好了。”

“谁说我不吃!”

“但你一直不动不是吗?这样可是很浪费的啊你知不知道,一块蛋糕很是蕴藏了很多人的心血啊,光是把它制作出来就已经花了很多工夫了,摆到你面前还不感激涕零的吃光你觉得你对得起他们吗?”

“不就是想吃嘛你就直说好了,再自己去另点一份。”

“你刚刚都给我吃一口了全都给我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我刚刚什么时候……啊。”像是才察觉到自己刚刚做了些什么的工藤愣住了,抓住这么一个瞬间,黑羽迅速的将盘子夺了过来,还顺便送给对方一个得意的笑,满足的品尝起自己的战利品来。而反应过来的工藤想阻止也晚了,只能带着半是尴尬半是恼怒的表情愤愤的喝了口咖啡,心里却还对自己之前无意的举动而有所介怀。

大概是恼羞成怒了吧,这个反应。得出这个结论以后,黑羽舔了舔沾到奶油的手指,对上工藤直直盯着他的眼神,准备找找其他话题来缓和一下,“说起来,工藤,你这么翘课真的没问题吗,和我不一样,你的缺席数可是非常棘手的啊。”

“之前的缺席已经和学校方面沟通过了,没什么问题,现在的课程也基本属于自习的状态,去不去都无所谓。”

“还真是随心所欲啊。”

“你不也一样,虽然是我先邀请的,不过你也答应的太轻易了吧,好歹拿出点小偷的自觉。”

“喂喂。”黑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虽然对方说出小偷这个词时声音降到了最低,但传到黑羽耳里时还是心悸了一下,尽管他也很确定不会有谁注意到他们的谈话,“我只是来当个教师而已,小偷什么的可是完全不对啊。”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工藤的脸似乎扭曲了一下,是因为咖啡太苦了吗?黑羽的想法很快又被抛到脑后去,他接着说道,“说起来你到底掌握诀窍没有啊,约会的基本步骤?”

“我哪知道啊,就算听你说这些,能不能做到都还不清楚呢。”工藤别扭的回应道。

“话说这样真的好吗,有名的高中生侦探竟然来找一个默不出名的小魔术师来探讨恋爱秘诀,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太对吧?”

“少啰嗦,这可是不暴露你身份的好机会,你应该要诚心诚意的感谢我才对吧?”

“那我就诚心诚意的感谢你了……再来一份巧克力冰淇淋!”黑羽招了招手,柜台小姐表示了解的竖起了拇指。

“快斗!”

啊啊。黑羽有些失了神,工藤气急败坏的表情清楚的印入他的视野中。黑羽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看到工藤这样的表情了,就像工藤也不清楚他究竟有多少次因为激动而脱口而出黑羽的名字,有些什么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就好比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仅仅因为工藤叫出了他的名字这个根本不构成原因的理由而答应以真面目来和他见面,之后又顺其自然的答应帮他做一个恋爱指导,演变成现在这样时不时互相折损的相处模式。

的确作为一个怪盗,在面对他的劲敌侦探时也未免松懈过头了,不得不承认工藤的话对黑羽来说是很精准的,同时也是很戳要害的。工藤总能适时把握住黑羽能够接受的点,这一表现是在他仍然以柯南这一身份活动时就已经突显出来了,他总能说出怪盗基德无法反驳的理由。不过侦探并不拥有读心术这个犯规的超能力,总不可能摸清怪盗内心的所有想法,同理怪盗也不能弄清楚侦探做这些事的目的何在。

要揭开谜底还早着呢。

END

修罗有话说:好想坑在这……【。】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