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侦探柯南/新快新】Before the night(第二章)

※因为昨晚感觉写的不好又删掉修改了下

“各位晚上好。”仿若具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的话语,静静伫立在皎洁月光下的白色身影,这一刻在他周围的所有仿佛都成为了衬托,不,也许在这位怪盗的眼里,所有人都是他接下来即将上演的奇迹表演的观众,“表演的时间到了,请务必不要移开你们的视线。”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当是谁准备的新节目,纷纷鼓起掌来,而他也很受用的回以一个绅士礼。

“那么接下来请各位欣赏,我的魔术——瞬间移动。”

瞬间移动?

“我——怪盗KID将从这里,以最短的时间,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骑士的位置无法得知在那下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只看见那个身影在几个动作之后,下边突然传来了激烈的呐喊声。他们在倒数,并且一声比一声大,当数字归零,与之前同样的白眼从喷水池的四周升起,迅速掩盖了那周围的所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服部也不明所以。

“保持警戒,服部,那个家伙可能……”

“晚上好。”

什么!?

二人吃惊的回过身,原本空空荡荡的露天台里突兀的出现了第三个人。刚刚还在下边的怪盗只在短短的瞬间就出现在了他们身后,而且没有发出一点动静,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们竟然没有察觉到。

“诶诶,别拔剑,我并没有要与你们为敌的意思。”怪盗KID比出一个交叉的手势,并且坚定的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任何恶意。

“我不认为莫名出现在我的国家的家伙会有什么好意,而且你还是个很有名的大盗?”服部说。

“请千万别这么说,骑士先生。我不过是路过此地时,碰巧赶上了这个国家的盛典,想着如果能给你们带来一些即兴节目就再好不过了。”KID笑笑,说着有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步伐轻快的绕过两人,满意的看见场上正在寻找着他的观众们,烟雾已经散开,接下来就该主角登场了。他正欲踩上栏杆,一股寒意便从身侧以很快的速度向他袭来,虽然立马就躲开了,但是剑锋依然险险擦着他的侧脸而过。

“我劝你最好不要做些无所谓的事,怪盗KID。”骑士的声音是毫不留情的冰冷,“这个国家没有你想要的贵重的宝物。”

“……不好好听人说话可是很不礼貌的,我都说了只是碰巧路过这而已?”

“多说无益,未经许可就大胆的进入王城内,这个罪名就足够将你抓捕了。而且,我没必要相信一个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偷偷摸摸的小偷。”

“你这人真的是非常失礼啊,身为骑士竟然可以说出这种伤人的话吗。”

“我想我应该没必要对一个小偷留情。”

“我可不是小偷。”骑士的话在KID听来完全没有婉转的余地,尽管心中有些恼怒,但他的面上依然保持温和的笑意,内心也暗自下了某个决定。

“偷了那么多东西,还能够说你自己不是小偷吗?看来还真是一个厚脸皮的人。”

“……”

喂喂这个气氛是怎么回事?被冷落在一边的服部只感觉空气似乎凝滞了一般,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城下的动静越来越大,KID也不再多加回应,在骑士就要攻过来时干脆的踩上栏杆打了一个响指,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突然爆出一个烟花,在夜空中划出几道绚丽的轨迹。那光芒在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当他们的注意力移到王城上时,躲开了骑士接连几剑的KID落在了一个支架上,笔直站立的身姿令场下的观众感到十分惊讶。可不等他们眨眼,KID就从那上面跳了下去。

“他在那里!他跳下来了——!!”

有人这么惊叫着,但是KID无所畏惧的大笑起来,张开双臂迎接着扑面而来的气流,给这场演出划上终止符。他的身体炸出了礼花,而后突然消失不见。

之后他再没有出现过。

那一晚,怪盗KID出现在这个国家的消息几乎以很快的速度传遍每个角落。而他在宴会上的短暂现身也成为这个国家的人们饭后茶点的消遣话题,以及他那瞬间移动的手法也是让人百般猜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检验之中到底有没有真实的。

仅仅只是那一个露面,再加上他在这片广大土地上被流传起来的偷盗传奇,毫无疑问吸引了众多人对他的注意力。而后大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怪盗KID出现在一个地方是为了盗取它所有的重要之物。那么,在这个国家,被怪盗KID看中的究竟是什么?

“自那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那个家伙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停顿了一下,服部将目光投向站在窗口望着外边景色的黑色身影,“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骑士略微低下头,不确定的摇头,“我还有些不能确定的事,服部,你认为那个人……真的是那个怪盗KID吗?”

“在我看来和传言形容的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啊。”服部将手指交叠置于脑后,双腿也很自然的压在桌子上,让椅子向后倒去抵着墙壁,“一身白衣,神出鬼没的踪迹,以及令人猜不透的如魔法一般的魔术表演——当然这个世界并没有魔法的存在,我们也无从解释这个现象。”

“那可不是魔法那种奇妙的东西。”骑士不屑的哼了一声“那不过是简单的,欺骗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的,一个拙劣的障眼法。”

“啊?”服部愣住了,随即又了然的露出了笑容,“原来如此,你最近总是到处乱跑的原因就是去调查这个了吧,怎么样,已经知道他怎么做的了?”

“我还不能完全确定。”

“那也是差不多了吧,和我说明一下?”

“少装蒜了,你自己不也去调查了吗,西门口那边可是有人和我投诉过你总是逃避执勤。”

“呜哇!是哪个家伙揭我的底?!”

“也没有谁。”骑士轻笑了下,那笑中似乎还夹带了幸灾乐祸的意味,“不就是一直和你不对头的那个女孩咯?那次以后她就经常到你的岗位去看,前两天碰到我的时候就顺便抱怨了一下你的不称职。”

“又是她!?”服部惊讶的转过头,却因为忘记了自己现在姿势,结果带动了身体使得身下的椅子也向旁边侧过去,由于双腿还在桌上也没法止住冲势,眼看就要摔在地上的同时他干脆的伸出手按在地面上,椅子啪的倒在地上,而服部则用单手撑着地面勉强支住了自己的身体,还不待他安心的松口气,眼角就瞥到骑士嘴角来不及收回去的笑意,顿时明白了什么,一时间大受打击。“你耍我啊!?”

“没有没有。”骑士赶紧摇头否认,“见到那个女孩的事确实是真的。”

“但是她抱怨我不在执勤的事是假的对吧。”

“……嗯。”

“你这家伙!”手掌一个用力将身子弹起来,在抬起来的瞬间抓住桌子,腰部再一使劲,利落的将身体往前一送,稳稳的站在地上。而后服部猛一回头,气急的就要开口大骂。

“说起来服部你是怎么想的!”骑士赶紧躲过服部挥过来的拳头,又赶紧往一旁跳了几步,“你应该也查的差不多了吧?”

“哈——!?”服部深吸一口气,“别给我转移话题啊ku——”

“服部!!”

“……啊。”服部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差点叫出了那个名字,一时间所有怒意都消失不见,他有些抱歉的揉了揉头发,“我是要叫黑啦,黑色的骑士先生!别紧张嘛。”

“不,抱歉,是我太激动了。”黑摇了摇头,尽管表情依然被藏在头盔下,但是服部很清楚他大概是又陷入了自我责难中。“你啊,偶尔真的应该放下。”

“你知道这不行的,服部。”我绝对不能将这个头盔拿下来。这是在成为骑士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

服部也深知幼时好友的决心从不是能够轻易改变的,而且他也能够了解黑究竟是因为什么而要将脸遮起来。

“差不多是巡逻的时间了,身为骑士长可不能够偷懒啊!”

就这样保持现状也好。

为什么想要成为骑士。

如果这样问这个国家的孩子,得到的答案大多都是相同的。

因为很帅气,因为很厉害。

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保卫国家,也因此成为许多人心中所崇敬的存在。在这个国家,骑士不仅仅只是守卫,也是一个重要的象征,尽管它的组成不过短短三四年。

骑士团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国家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看起来很伟大?”

“伟大?并不是那么一回事。”黑暗中有人这么诉说着,“国家的骑士其实也不过是某人为了隐藏什么事而建立的。在某人的支持之前根本不值一提。”

“那个某人是什么很厉害的人物吗?”

“哼,那不过是一个胆小鬼罢了。连脸都不曾露出过的人,怎么可能会对这个国家作出贡献!”

“那么您打算怎么做吗?”

“不用着急,那个怪盗KID不是到这来了吗,以他的个性,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您是说……”

“等着瞧好了。什么高贵的骑士团,什么神秘的大盗,在我看来不过是助我得到这个国家的垫脚石罢了。”

在日光所照射不到的角落里,总是会有不为人知的阴谋在酝酿着。而他们的结果究竟会是怎样,从没有人猜中过。

TBC

修罗有话说:我词穷了……sad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