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侦探柯南/新快新】Before the night(第一章)

※开了新坑【。】架空向

※这篇和《非日常》看情况决定更新哪个

※设定什么的其实没有??

重物落地的响声突然在黑暗中响起。

孩子吃疼的倒吸了口气,爬起来甩了甩头,只感觉手掌和膝盖传来阵阵刺痛,大概是摔下来时被小石子咯进皮肉里了,但是在视觉不起作用的情况下也没办法了解到是否有破皮,索性就先放在一边不管。

虽然回家以后大概会被骂一通。但这并不是他现在需要担心的。

孩子挥了挥手,并没有碰到什么东西,他只能忍着些微的痛意撑着地站起身,迈开脚步一点一点的往旁边探索着,终于摸到类似墙壁一样的坚硬物体,只不过鼻尖嗅到的是泥土的味道。这大概是在一个山洞里面。

如果循着背后他掉下来的方向往上走,稍微努力一下应该能够从这个地方出去,然后和往常一样回到家中,迎接亲人的问候。仅仅只是这样的话也太无聊了。

在现在这平淡无奇的生活里,能够碰上一些令人出乎意料的事的概率几乎小的可怜,但是一旦碰上了就绝对没有选择逃避的可能性。

可是看这种情况,没有照明也没办法在这个山洞里探索,虽然他并不介意摸黑前进,但是考虑到前方有可能会有些十分需要视觉发现的有趣事物,就不得不回家一趟了。

现在先暂且告退吧。

“我回来了!”

“你回来……怎么弄成这样!”

“我没事啦,只是踢球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你也太不小心了!摔伤了没有啊?”

“没什么啦,只是破了点皮,没有流血……就是衣服弄破了。”

“你先上楼换衣服吧,我去找东西给你消毒。”孩子看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知道他也不会责怪自己了,便乖巧的点了点头,跑上楼冲进自己的房间里,打开木制衣柜翻找出一套衣服,迅速的脱下又换上。

正好响起了敲门声,他拿着装着治疗药品的小盒子,走到床边将它放在旁边的小木桌上,孩子也赶紧坐到椅子上安静的伸出手。他蹲下身来,从盒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用镊子夹着棉花沾了点药水,抓住孩子的手小心的擦拭着。

“痛吗?”

“没事……”孩子晃了晃小腿,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住了。为了方便消毒孩子特地选了一套短衣短裤的组合,这样直接将他的伤口整个暴露了出来。的确如孩子所说的只是破了层皮,手掌还好,但是膝盖就有些严重的,刚刚还只是红了一圈,现在却已经泛起了乌青色。“对不起。”

“知道错就好。”他终于露出孩子回家以后的第一个笑容,“你等着给你爸爸解释吧,他可没我这么好对付了。”

孩子一瞬间表现出了十分痛苦的样子,看他这副夸张的模样,他哈哈大笑了两声,孩子只能十分不满的扭过头去开始闹脾气。

晚餐的时候果然被训了,显然是没打算帮忙的他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笑,直接无视孩子投过来的求助眼神,转身进了厨房做饭去了。听着客厅里的训骂声和孩子支支吾吾的回应声,窗外早已降下夜幕,这个平淡的一天就要过去了。

这个看似平淡的一天就要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如同计划一样出了门,除去前一晚被训了的郁闷心情,对于今天的未知冒险孩子依然是充满了满心的期待。怀里揣着几根蜡烛和一个小金盘,口袋里还塞了一盒火柴,以防万一他还准备了其他的,探险的第一步算是开始了。

河流旁的水车缓慢的运转着,种在田地里的禾苗依然以挺拔的身姿往上增长着,朝日刚从山头那边露出半个身子,温和的日光斜洒在路面,印出路边树木与房屋的影子。

路上经过几户人家,有人在门前洒水,有人在修剪花草,看到孩子经过他们都热情的招手打招呼。尽管孩子他们家才刚搬来没多久,但是这地方居民的热情帮助也让他们很快安定了下来。

孩子昨天掉下的地方是一个山坡,捡球的时候不小心踩空滑了下去,碰巧掉进了洞里……细节就暂且不提了。总而言之,孩子顺利的进入了山洞内,点起蜡烛看清了洞内的通道。

如果接着往前进,究竟会看到什么?孩子站在通道前思考着所有的可能性,但是终究无法抵过好奇心的驱使。

走吧……

烛光照亮了前方。

“骑士团回来咯——!!”似是从遥远天边传来的一声呼喊,锣鼓声响起,身着皇家礼乐队衣装的乐手吹起喇叭,奏起了愉快的乐曲。彩花飞扬,落在人群拥挤的道路上,在他们热烈投注的目光中,只见他们骑着骏马,姿态严谨而不散漫,两眼直视前方,让马匹带着他们开始前行,步入城镇的街道。

在他们渐渐接近时,人们才终于得以看见马上的骑士们。他们身着黑色的紧身束衣,腰执一柄长剑,每人的脸上都是严峻的表情,只有为首的那位骑士不同,他还戴着一个遮住了半边面容的头盔,只有当他走近才能勉强看清头盔下紧抿着的嘴唇,却不知他究竟是什么长相。

然而人们似乎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他们依旧高举着双手欢呼着这次的骑士游行。虽然看上去仅仅只是个场面上的游行,其实也是借着这每月一次的机会开放城堡大门,由贵族们组织,邀请城中的百姓在殿内花园举办宴会。甚至会有旅人或外地的贵族专门赶来参与这一场盛大的庆典。

作为守护代表的骑士团会开始三天的骑马绕城一圈。在这三天里,每当夜幕降临之时,会在沟通宫殿与城镇的桥梁上点起有着国家象征标志的彩灯,作为指引前进的路标。三日的狂欢,会随着第三天傍晚骑士团的归来而拉开终幕。而今天,便是最后一天。

人们在城中欢声笑语,举着酒杯痛快的畅饮着,每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喜的笑颜,在今天最后的这个时段他们都在尽情享受着欢愉。骑士们也在这之中,大多数人都架不住亲人的攻势,只能赔笑着挤在中间同他们一起歌舞,唯有几个依然还在城中巡逻着,即使是这种日子也依然不能放松警惕,忽略了平日的守卫。

宫殿二层,终于将最后的房间也检查完毕的骑士松了口气,黑色的头盔挡着依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他向四周看了看,没发现附近有什么人,便索性放松的靠在一个石柱后,悠闲的打量着广场上载歌载舞的人群,即使没有参与其中,心情仿佛也被他们同化了似的开心起来。

“你不去下面吗?”

骑士惊讶的回头,手上也条件反射的握住了腰间的剑柄,摆出了攻击的姿势。可是对方似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先一步按住了他就要拔出长剑的手背,而骑士也反应了过来,收剑回鞘,恢复了原本平静的模样。

“你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警惕啊,这种日子就放松一下嘛。”来人笑嘻嘻的拍了拍骑士的肩膀,又丝毫无芥蒂的一手圈住骑士的脖子,“这可是一月一次的盛宴啊?”

“光是一月一次就已经够多了吧。”骑士也没有反抗,就任由来人这么搭着他的肩膀,“你那边已经搜查完毕了?”

“完全~没问题啦!”

“那就好,可以放开我了。”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无情啊!”虽然被那么说了但来人并没有听的打算,“稍微下去一下也没问题吧?以……”

“不可以。”骑士干脆利落的打断了来人的话,“我下去也只会扫兴……你呢,你不下去吗,服部?”

“我?我就不用啦,而且最近不是新收到了那个消息嘛,是不是真的?”

“不清楚。”骑士摇摇头,“不过防患于未然还是好的,不能放过这一点可能性。传言并不会平白无故的流传开。”

“果然很严谨啊你这人。”服部露出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忍不住仰头感叹道,“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副模样。”

“你也是一点都没变。”骑士也丝毫不客气的回应道,“还是这么毛毛躁躁。”

“你说什么——!?”

灯光突然熄灭。

骑士和服部二人几乎是同时反应了过来,第一时间将注意力集中起来往下看去,下边的人还处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迷茫状态,正张望着四周寻找着光源,甚至有人不满的大喊起来。

“喂喂,看来消息是真的了。”服部突然出声,在骑士转头看向他时抬起手臂指向另一个方向,顺着那里看去,高耸的城门上,一个白色的旗帜在飘扬着。

不,那不是旗帜!

下边似乎也有人注意到了那上边的影子,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聚集在同一处,只见那白色的影子移动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个人在走路一样。

骑士跑动起来,以他刚才所在的位置根本没有办法看清楚城门上的情况,但城门离这边的距离也不是他能在短时间没赶到的,只能选择在与城门正对面的,宫殿的大门前方。

那个白色的人丝毫不受其他影响,依然缓慢的有条不紊的向前迈动着步子,他那宛若旗帜一样的披风在夜风中吹扬而起,接着,他停下脚步,宛若鞠躬一样微弯下腰,而后从城门上跳了下来。

人群发出一阵尖叫,骑士也不可置信的奔到栏杆前,只听见远处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不知从何处升起的白烟迅速遮挡住了人群的视野,又很快被风吹散,这期间骑士甚至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一些重要的什么。

“怎么样!?”服部也终于落后骑士几步赶了过来,却没得到一点回应。

在白烟散去的广场中央,作为装饰的喷水池里的石头雕像上,原本应该失灵了的灯笼突然在这圈亮起,让人们清楚的看见站立在上面的一个白色人影,离得近的人甚至可以看清他嘴角扬着淡淡的笑意,在夜晚显得如此张扬的白色的礼服贴合的穿在他的身上。他平稳的站在雕像上,张开双臂,又同在城门上一样鞠了一躬。

那是从其他地方流传而来的传说。每当夜晚降临,身着一袭白衣的大盗会拜临某个国家,展示令人惊羡的华丽表演,而后盗走那个地方最重要的宝物,从此不再在那个国家出现。

他那狡猾的又如同玩乐的偷盗在民间被人戏称为如同孩子一般。故而一个称号开始传开。

怪盗KID。

而他到来的这个国家,于他,于他,都是一个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转折点。

而这便是这个故事的开始。

TBC

修罗有话说:我喜欢这篇啊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我想要的感觉QAQ

评论 ( 21 )
热度 ( 17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