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名侦探柯南/新快新】similar(坑)

※这是篇未完结的坑【。】因为感觉已经偏离了原本的想象所以不知道该怎么接比较好就只能这么断了。

※只是想让日原和快斗见个面而已,一开始有想过快斗会采取很恶劣的态度结果没想到写出来竟意外的平和

※新一只出现了一点点(基本没有),真的很抱歉orz

01

他走出劳教所的那一天,正好赶上今年的第一场雪。

初雪降落是带有幸运的预兆。虽然他并不认为那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自己并不幸运,也没有那个资格去奢求那种事。在做过那种事以后,就连去考虑今后该如何活下去都觉得罪恶。因为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啊。

接下来该去哪呢。

他迈开脚步走出大门,鞋底踩在刚刚积累到一定厚度的冰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冷风突然从侧面吹过使他不得不伸手在两条手臂上摩擦几下,试图使手指稍微暖和一点。他身上还穿着几个月前从家里带出来的薄外套,能起到的御寒作用几乎等于零。虽然带他出来的那位看守先生曾示意可以将外套借给他,却被他拒绝了。

自己没有资格享受别人给的好意。

绕过一个拐弯的路口,已经可以看见周边民屋亮起的灯。他停住了。

那些灯光就像要将他隔绝一般,持之以恒的发出刺眼的光辉,从那灯光后传来的欢笑声令他感到厌恶,对自己的厌恶。他已经不再属于那边了。

他站了一会,直到快要被冻的失去知觉时才重新缓慢的前进。这次他闭上眼睛,就这么一直闷头往前走,也不管前方有什么,也不担心自己会因此发生什么意外,只是不停的走。

“新一——!”

他听见有人在呼唤那个名字,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名字。他不愿多加回应,便又加快了步伐,直到他被一个力道猛的拉着身子向后倒去。

他惊恐的睁开眼,一辆货车正好往他刚才前进的方向疾驰而过,如果身后的人不拉着他的话,恐怕他真的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吧。

“工藤新一!你疯了!?”身后的人语气中透露了愤怒、不可置信,还有焦急和担心的情绪。

真好。他想。

然后他回过头,打算开口解释什么,目光却在接触到那个人的脸的一瞬间就再也移不开。那是他多熟悉的脸啊。

他在报纸上看到过的那张脸,他在镜子中印出的那张脸,他曾经十分憎恨和厌恶的那张脸。

为,为什么……

“不对……”那人看着他皱起了眉,刚刚的情绪在他的脸上已全部转化成了一种在探究什么的感觉。那人紧紧抓着他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说,“你不是工藤新一。你是谁。”

我是谁……

我是……

日原,诚人。

02

“进来吧。”

日原诚人站在门口,有些踌躇的看了眼房子名牌上的名字,目光在那个自称是黑羽快斗的人脸上游移着。

“那,那个,这个房子,并不是您的吧。”

“嗯?嗯,不是我的,目前为止。”

所以,你这么随便进别人的房子,没问题吗!

“快点进来吧!”黑羽也不再多说废话,直接拉住日原的手臂就往屋里带,尚未出口的拒绝的话也被扑面而来的温暖感觉带回肚子里去。

黑羽的行动力很快,他还没坐下多久,甚至都没来得及打量自己待着的这个房子,就见黑羽几个走动就已经端出了热腾腾的咖啡。日原不敢抬头,只好用眼角偷偷瞄了一眼那个大概是厨房的地方,见黑羽已经走近又赶紧装作什么事都没有样子。

这些小动作黑羽又怎么可能不会发现。将咖啡搁在日原的面前,他又从一边拿来装着方糖的罐子,打开盖子却见里面的方糖似乎不剩多少了,想着估计是因为某人从来不加糖而自己又一段时间不在就没再加了吧。

“要加糖吗?”

“不,不用了。”日原连忙摇头,又不想干坐着让气氛尴尬,只好直接伸手过去拿咖啡,却在还没碰到的时候犹豫了,手指就这么僵在一边。

“怎么了?”黑羽往杯里丢了几颗糖,拿起勺子轻轻地搅拌起来,银匙与杯沿轻轻碰撞发出叮叮的声响。他明明知道对方为何如此胆小怯弱的原因,却还是很普通的开口询问。

“……”

“不想说吗。”

沉默。日原现在所能做出的反应,只有沉默。

这个人一定知道自己和工藤新一的事,明明知道那种事,却又把他邀请进这个属于工藤新一的房子,这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而这个叫做黑羽快斗的人,到底又是谁?为什么他和工藤新一长的那么像?又为什么……能认出来自己并不是工藤新一。

如果就这样下去,待到工藤新一回来,那么我又该怎么办……

03

“呐,日原君。”

“什,什么事?”

“你对新……对工藤新一怎么看?”

“……我不知道。”

“哦?”

气氛又一次陷入尴尬与沉默之中。日原感觉几乎要呼吸不过来,只能双手紧握着咖啡杯,身体也随着心脏的快速跳动而开始紧绷,甚至能感到一滴汗水从额头往一边侧脸划过。

他从不知道想要说话会变得那么困难,不,甚至连呼吸都仿佛是多余的。待在这个空间里,对着这个不知身份的人,而他又熟知自己的一切……并不需要知道一切。

仅仅是知道半年前他所犯下的恶行,仅仅只是这样,都足以让日原在黑羽的面前抬不起头。哪怕他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这种时候换作任何一个人对着日原,对他而言都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不用太紧张,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对着日原那张与工藤新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黑羽很难说清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心里深知那不是工藤新一,却忍不住对露出了这种表情的“工藤新一”生出同情心。

“我不会对你做过的事给予什么理解的话……当然我也不会原谅你。”说到这黑羽顿了一下,抬眼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吊钟,在心里默默数了一下,又接着说,“老实说,直到现在,我依然对你感到生气。”

日原用力咬住下唇,双手也微微的颤抖起来,杯中一滴未动的咖啡也因为这小小的晃动而溅出些许污染了他的裤子。

然而他什么都没说。

“新一……工藤新一他,作为一个侦探,绝不会故意歪曲事实的真相。”

“他是即使自己身处在十分危险的状况下,想着的也永远都是如何让身边的人安全。”

“即使他因此而受伤,被误解,工藤新一他……都不曾有过改变。”

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

因为那时拯救了想要开枪自尽的我的,就是工藤新一。如果那时他没有踢开那把枪,自己就只能带着被蒙蔽的罪恶坠入地狱,即使那时的他认为这么做就能让那个工藤新一永远活在自责和后悔中……但是没有如果。

他活了下来,确实的活在此处。在了解到真相以后,还能再一次用自己的双眼去确实的看着这个世界……哪怕曾经犯下的罪不会因此改变,也能够去弥补了。

“对不起。”

这是日原诚人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

TBC or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9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