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刀剑神域】Parallel World(壹)

※微小说《不变》衍生,半架空

※ooc可能,优桐优无差,清水

※结局可能BE,但目前请把它当做HE

※文笔一般,如果可以请多多包涵,以上

00

事实上有些事情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就像奇迹绝不会轻易发生一样。

01

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透过窗户往外看去,那里除了一片繁星以外什么都没有。有些吃力的坐起来,视野也发生了改变。街角的路灯明明灭灭,几只蛾子扑棱的一头撞上去,被自身的力道弹开,却依旧锲而不舍往前扑。被绿树围绕的墙壁上因为粉漆的脱落露出红色的砖块,有些年月的铁锈栅栏断了好几根,凹凸的表面变得更加没有规律。

目光放回自己所在的房间。房内暗着灯,只能借着惨淡的月光打量房内的布置,但这并没有什么影响。应该说一间病房有什么好看的。

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一时之间竟然也想不起来,索性又把整个人丢回床上,把脸埋到雪白的枕头里,鼻间嗅到丝丝消毒水的味道,不刺鼻,但也不是很舒心。

一个人正在胡思乱想着的时候,显然不会很快注意到周围发生的变化,所以他理所当然没有注意到有人走了进来。

“桐人?”

“!!!”

桐人猛地从床上弹起,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来探望。不,应该说,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个人来探望。因为他们才认识了不到一个星期,只有过简简单单的一些交流,可是见来人是他,却又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这矛盾的心情让他不自觉地皱眉。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开灯咯。”来人在墙边摸索了一阵,找到了开光并按开了它,明亮的白光顿时充斥整个房间,虽然被事先提醒了,但也让桐人不得不眯起眼去努力适应突然的光亮。

“……你怎么在这?”桐人眨眨眼,看着那人走到床边拿起水杯替他倒了一杯温水,伸手接过的同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不记得了吗?”

“嗯,感觉有点晕呼呼的,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这样啊。”那人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却又不再作声,反而一直盯着桐人的脸看,这让桐人以为自己脸上有些什么,正要开口询问,却又听他开了口,“脸,痛吗?”

嗯?

桐人伸手触碰侧脸,那里贴着一块纱布,他竟然没有察觉到。手指触碰到的时候挤压了一下皮肤,轻微的疼痛感倒也没有造成太大的困扰,就摇了摇头。

那人的表情有些复杂,似乎在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开口的好,病房内一时间竟显得有些安静。桐人想了想,还是开口道:“那个,优吉欧……”

“什么?”

“已经很晚了,再晚点就没有电车了吧?”

“……”优吉欧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向桐人回应道:“没事,我还可以在这里呆一会,等你的家人过来后我再走也不迟。”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优吉欧摇了摇头,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着说道“对了,菊冈先生说他明天会过来。”

“……啊?”

 

 
“你很讨厌我吗桐人君。”

“一般一般,如果你停下吃我的慰问品的举动我想我会尝试着对你态度好点。”桐人面色平静的说。

“哦哦,抱歉啊我来的太急没吃早餐正好看到医院门口有卖水果……”菊冈一边保持着迅速啃咬着苹果的动作一边又从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递过去“吃吗?”

桐人投以鄙视的眼神。

三下两下啃完了果肉,又抽了几张纸擦净手上的果汁后卷成一团连着果核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再回过头来以俨然是一副严肃的样子,“那么接下来是正题。”

“……”

其实昨天发生的事情在睡了一觉后也想起的差不多了,他也明白自己是被什么人袭击,又是因为什么被袭击。想起来后,心情难免变得有些沉重。

“袭击你和明日奈小姐的人现在已经被送进监狱里了,连同他在家里私藏的那些药品也一起交给相关部门进行了处理。不用担心,就目前来看他应该没有同伙,所以不会再出现像这次的事件。”

“那个人,以后会怎么办?”

“多半会在牢里度过一生吧。又到未成年犯罪,加上SAO中的杀人量……恐怕死刑也是有可能的。”

“这样啊。”桐人闭上眼睛,他还记得那人拼命扭打他的时候的样子,那种不顾一切想要杀死一个人的感觉。拳头打在身体上很痛,但他更怕身边的人会受到伤害。

这就是现实啊。

“说起来桐人君,昨天是优吉欧君救了你呢。”菊冈笑了笑。

“多亏了他在,我现在才能完好无损的坐在这里啊。”想起昨晚出现在病房里的那位少年,桐人自心底感谢他的存在。不仅因为他救了自己一命,更因为他是自己才刚结识不久的友人。

椎名优吉欧。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