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Vrains/游左】未来connection(九)

*本文参考了部分刀剑神域的设定要素

*含有未来捏造、年龄操作等特殊操作

*游左固定,没有其他cp了,但会有原创人物出现


下水道发生的事情都尽收K眼底,他饶有兴致地托着下巴观赏着这一出压倒性的“战斗”,有这般实力的男人自然不可能指望靠LV的决斗者们就能够抓住。K敲了敲桌面上的电子键盘,伸手用两指分割出两块屏幕,一块显示着继续在下水道前行的“playmaker”,另一块则是下水道的尽头,所有的数据最终汇集到一处的地点,潜藏在深红色的能量球深处的东西正在等待着那个时刻的来临。

K将荧幕隐藏,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地看向走进他办公室的少年,少年眼中的情绪太过真实,丝毫不掩饰他仿佛刻在骨子里的敌意,如若不是在实验室曾见过少年的面容,这第一次会面是绝不可能一下就认出他是一位人工智能,而不是某位和他招了恨的人类学生。他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调侃似地打开了话题:“你看起来很讨厌我啊,莫非是对我将你的制造者拒之门外的行为感到不满?”

少年安静地盯着他看了一会,摇了摇头。

K接着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一个人上来吗?”他笑着摆了摆手,并不等少年的回应,“原因有很多。我想你不知道吧,在你刚刚坐的那个电梯里安置了扫描系统,如果扫描仪在你身上发现了引爆程序此类的设置或者携带了危险物品,你就不可能安全抵达这里。”

“当然啦,我知道我的老师并不是那种恨我到要将我置于死地的人,虽然我觉得即便他真的那么恨我,也不可能会有勇气将炸弹装在他心爱的作品上。”K自己pass掉了他的一个原因。

“志麻只是想让我和你见面,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

“嗯嗯,我大致猜得到——”K说着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盯着游作,“你竟然直呼他的姓氏?我没记错的话,刚刚你与他交谈时是将他称之为博士,那莫非并非出于你的本心。”

游作觉得这个男人的关注点很奇怪,“我如何称呼他与我们的对话有关联吗。”

“你只是一个人工智能。”K敲了敲桌面,“当一个人工智能表现出反抗人类的表现时会怎么样,我想老师不可能不知道。”

“我有我自己的‘意识’。”游作回道,“在开始实验之前我想你也应该很清楚这点。”

“是呢……但很遗憾,让‘你’诞生并不是我的期望。”K歪着脑袋冲游作微微一笑,“老师根本不肯听我的建议,比起创造你这种不知从哪来又毫无用处的家伙,让鸿上博士的灵魂在人工智能的身体里复苏才是更正确的选择。”

复活鸿上了见。这话游作已经听志麻说过了,但具体的缘由却没来得及听他讲,如今面对面的交谈也让游作意识到K的这个想法可能并非只是一时的异想天开。

“你所谓的正确难道不是与正义相违背吗。”

“正义?谈何正义,你一个小小的人工智能当然无法理解鸿上博士对这个世界的重要性。”K冷笑道,“我的正义与否并不影响我的判断,博士的存在对科学界的发展是必不可缺的,但也恰恰是它的发展才会导致博士的死亡。”

游作沉默。

他与他曾有过十年的相隔,在度过了那有着痛苦与悲伤的日子之后,数十年间他们又形影不离。作为一个刚诞生的人工智能,他是不可能知道K这句话之中的深意,可作为藤木游作,他又偏偏是那个最了解的人,而这些K都不可能知道,鸿上了见并未公开过自己的伴侣身份,游作与他的二人生活也没有特意去隐蔽地过,只是没有人能够留下记录而已。

“那你有考虑过鸿上了见本人的意愿吗?”游作的绿瞳中闪动着怒意,“你认为他是因为什么才将自己的大脑损坏的?”

K皱着眉停下了敲桌子的动作,“大脑的死亡是人类生命的终结。”他回答道,“我当然有想过鸿上博士为何如此做的原因,他的自杀方式正是说明了他想要断绝一切可能会因为他的大脑而发生的事情。”

“可是,有没有人想过,博士的自杀正是他仍活着的证明?”

“……什么意思。”

“鸿上博士确实很厉害,他将所有关于他的实验资料都进行了销毁,在这个盛行将信息存储为电子数据的时代,要让所有的东西消失只需要博士动动手指头。”K突然笑出了声,“但是还是有漏网之鱼啊,我在这家公司里找到了特别有意思的东西。”

“……”

“你并不是最初的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在将近一个世纪之前,有人成功地在实验中创造出了人类的后继种——‘伊格尼斯’,当然这种事情就算和你讲你也不明白的吧。”K自顾自地开始说了起来,“但是那种ai创造出来的过程却非常地过分呢,诱拐了六个孩子然后将它们关在房间里让他们决斗,和老师的做法真的是大相庭径,但是最有意思的是,伊格尼斯的创造者,正是鸿上博士的父亲鸿上圣,而那些伊格尼斯们又在电子世界中创造了一个叫电子宙的地方,SOL社的发展几乎都是依靠这些ai。”

“那被人称为是‘lost事件’之后的第十年,SOL社遭受了自运营LV以来最大的一次打击,一群自称汉诺骑士的人启动了汉诺塔让世界陷入了恐慌,而这时候英雄就登场了。”K冷笑着念出了那个名字,“playmaker,被称为不止一次拯救了这个世界的男人,他的决斗盘上就有着暗之伊格尼斯。”

“他为何会有伊格尼斯这件事并不难推测理由,既然伊格尼斯是诞生于人类,那么它与它相近的那个人类之间必然也会有着联系,playmaker虽然因为和汉诺骑士的战斗被称为英雄,但有谁会想到这个英雄其实是披着拯救的皮在向他的敌人进行复仇呢?”

“别称汉诺计划的‘lost‘事件,鸿上博士身为当事人的儿子是绝不可能毫不知情的,而为了挽救父亲犯下的过错而成立汉诺骑士的那位首领,会不会就是年轻的鸿上博士呢?”K耸了耸肩,“博士虽然主要的研究领域就是在人工智能方面上,但他本人却并不喜欢ai,凡事都亲力亲为……这么一想,鸿上博士就是曾经差点毁灭了世界的人,而这样的人却是科学界的人才,令人不寒而栗不是吗?”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为什么还要复活他。”

“哼哼,如果不是知道了这么多,我也不会有博士仍然活着的这个想法。”K说,“对人工智能那么敌视的人,怎么可能会放任它的继续发展而自己却完全不知情,博士将自己的大脑损坏也是为了隐藏自己活着的事实,若是他的话,我相信他一定有能力藏起来不被人发现,毕竟我会有这个发现也只是误打误撞。”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有一定要回答你问题的义务。”K笑了笑,“话有时不能说得太多,我会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了让你明白你的诞生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不过嘛,我就好心地再告诉你一个我让你独自来见我的原因吧。”

“是为了把我销毁,没错吧。”

“抢答是不对的,少年。”从始至终并未问过一声名字的男人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注视着荧幕上呈现出来的景象,连目光都舍不得给他,“这不是有奖竞答,即使你答对了也不会获得生的机会——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我暂时还不会把你处理掉。”

游作的目光也瞥向那些影像,只是他的角度是完全看不到那上边的内容的,他回过头看电梯,楼层的数字已经在渐渐逼近,K在刚刚的对话中早就对部下下了指示,很快就会有人上来把游作抓起来。而K什么都不用做,从他的言行上看,哪怕是事后志麻会对他的所作所为投以多么大的愤怒,他都不会改变半点自己的行动。

但游作现在却一点都不慌张,如果K在等待着的就是将汉诺塔启动的时刻,那么等待着他出现在那的人,鸿上了见必然会不留余力地击溃他所有的妄想。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如果你以为你所看见的东西就是你所知道的全部,那么在你开始计划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输了。”

TBC

修罗有话说:夜夜修仙,我都不会说话了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