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Vrains/游左】未来connection(八)

*本文参考了部分刀剑神域的设定要素

*含有未来捏造、年龄操作等特殊操作

*游左固定,没有其他cp了,但会有原创人物出现


志麻仍然能够记得得知自己老师死讯的那天,他刚完成有关于独立型人工智能的设想,听到消息之后已经无心再继续研究。

凶器是他戴在头上的VR装置,经过调查之后发现装置中有着能够发出高频率电波的大脑扫描功能,这个功能会直接导致人体大脑的损坏,从而死亡。而这起事件并没能找到任何犯人,被判定成了自杀,只不过大多数的学者们都不接受这一结果,在他们看来一位德高望重的研究者不可能会做出损坏自己大脑的这种蠢事,一定是有什么人嫉妒这位天才才会实施这种恶行,他们要求警方一定要找到真正的犯人。

可想而知,调查再多次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只不过还有一件事,就是鸿上了见的实验资料似乎被进行过大量的删除,在他的家里和研究所内也找不到任何纸质文件,留下的只有他发表过的论文和一些不值一提的小实验记录。骚动持续了几个月,感叹的感叹,悲伤的悲伤,也有人遗憾这位博士直到死都没能有一位子嗣继承他的基因继续伟大的科学事业。

有人开过专贴分析过这位博士的死亡原因有可能是那位他从未在公众面前公开过的伴侣,但在网络上出现的基本是一些浮想联翩的大胆猜测,就算真有人说中,也没有人会出来证实它的真假。鸿上了见的死亡真相真的就成了科学界的一个不解之谜,而志麻也自然有看到过那些猜测和评论,每当他想在键盘上敲打些否认或者赞同时,那些成型的话语最终还是会被一键删除,因为他自己心里也没底,自己认识的老师是一位对未来生活有着憧憬的人,而不是那个会因为伴侣而脆弱地选择自杀的人。

志麻不断地思考原因,而也就是在这时,一位自称崇拜鸿上了见博士的男孩进入了他的班里,成为了他的学生,而那位学生有幸成为了第一位知道独立型人工智能存在的人,他甚至向志麻提过建议,要让鸿上了见复活。当注意到学生眼中那股狂热的执着时,志麻第一次理解到鸿上了见最后的决定是多么正确。


“到了。之后你就跟紧我。”志麻一边带路一边嘱咐游作,这次他很坚定一定要见到对方的想法。

一路听了志麻絮絮叨叨着过往的游作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心里却翻滚着各式各样复杂的情绪。他早就预料到了,却从未开口和了见确认过,也没想到会有一天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件事。

二人一前一后地踏着地板向目的地走去,那站在门口的保镖仍是先前那位,对志麻的拜访见怪不怪,只有看到游作时才愣了那么几秒,这是第一次见到两个人过来,他对这位少年的面貌毫无印象,从年龄上推断也不太可能是公司员工。

“让我去见K。”志麻要求道。

游作闻言抬了抬头,听过志麻的话之后他也有了一些设想,假如K最开始会资助志麻开发独立型人工智能的原因都是为了复活鸿上了见,那么现在站在此处的游作就不应该会是16岁的藤木游作的身体,而应该是鸿上了见的身体。这是否意味着志麻违背了K的意愿,才导致这位学生对他的老师闭门不见。接着他的视线又缓缓移动,绿色的瞳孔定格在置于右上角墙壁角落的一个摄像头,他感觉得到在那监视系统的背后有人正看着这里。

保镖沉默了一会,“我知道了。”然后往旁边移开一步让开了大门。

与其说他是在回应志麻的要求,这更像是回应门后某个人的命令。

志麻的表情松动了,这么多天了,终于让他得到了能够会面K的机会,哪还能再多考虑其他的!正要迈开步子往门后走,保镖就先一步伸出手拦住了他。

“你干什么!”

“社长的命令,请这位少年单独去见他。”

“不可能。”志麻果断地拒绝他。

“那么就请你们两位继续在这里呆着吧。”保镖毫不留情的丢下一句话,又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你!”志麻简直气坏了,他怎么可能放心让Yusaku这个才刚出生的孩子单独去见那人。

好不容易到手的能见到社长的机会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让它溜走,游作拍了拍志麻的肩膀,中年男人僵硬着脸看向他,他说:“你觉得他见到我之后会怎样?”

志麻一愣,嚅嗫着嘴唇说:“我想他说不定会改变主意……”

“那么你就不应该放过这次机会。”游作继续劝说,“第一,既然他已经同意见我,那就说明他知道我的存在。第二,他要求单独见我,也许是在顾虑你在场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第三,让我和他见面就是你(将我制造出来)的目的之一。”

“你这个口癖……”志麻仍在犹豫,“但是Yusaku,我无法保证之后的事情……不如我们先回去研究所,我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已经没有时间了。”

“……时间?”志麻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个人工智能可能真的在隐瞒着他某些事情。

两人之间僵持不下,保镖只好不怎么淡定地开口:“你们要吵就请到其他地方去,不要妨碍他人的工作。”办公室那边又有人冒头出来看了。

“没有必要,我去见他。”游作果断地做了决定。

“等等Yusaku,你这是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我不认为你有命令我的权利。”游作的绿瞳中凝聚起一层冰冷,“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你的自作主张不是吗,将我强硬地拉到这个世界,然后又想要以我的创造者自居。”

“我只是……!”

“没有什么只是,志麻博士。”少年偏过头不愿看着他的‘创造者’,“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如果你真的尊重‘我’的意志,就请不要在这里阻止我。”

少年步入保镖让开的门,那依然是个电梯,但只有得到顶端那个人的同意才能够启动。他看向颓然的志麻,心里尽管有着歉意,但他不打算就这么在这里停下。


“了见酱,能不能停止再露出那么恐怖的表情了。”AI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这既不是请求也不是建议,它只是单纯地想要打破这片沉寂的空气,从他们进入下水道开始,鸿上了见就没有再说过话。

看着它带着怪兽卡从决斗盘里冒出头时了见的表情是惊异的,但他似乎很快地理解了情况,甚至都不需要询问在那风暴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就已经知道了结局,平静得令人害怕,而那份平静之下又是怎样的恐怖,Ai也十分清楚。

“前边的路口再往右。”

男人的脚步一刻不停地按照ai指引的方向前进着,他还尚未解开自己皮肤状态,AI在他身上能看到自己搭档冷冽的影子,但那双蓝色的眼睛中却不会对它有那番温情,仿佛眼前除了自己的目标之外就再容不下其他的东西。但AI不会阻止他,ai同样有着自己的感情和意志,它们在此刻与眼前的人类达成一致的立场,无一不在说着要继续前进,直到到达这片区域的最深处找出根源。

突然地,在他们的视野中同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居住在这下水道中的野兽发现了他们,由绿色的弃置数据构成的身体上有着可怖的利爪,每走一步都沉重非常,它不断地吸收着来自脚下的数据流中的能量,壮大的身躯会让所有看到它的人都望而却步,但在这深层的地下从未有人来过,这个怪物也未曾让任何人看到过自己的恐怖。

野兽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压低了自己的身体瞪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人类,可这警告的声音并没有令男人怯步,这令它愤怒,目光中的狠戾越发增强,它终于不再按耐自己的本能,径直地冲向了那么人类,誓要用自己的利爪撕破他的身体,将他的血肉吞进入腹,让他明白谁才是这片区域的主人。

那男人却连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野兽已经冲出去的身体也无法再收回去,刺眼的强光轻而易举地就将它击溃,它甚至展现不出分毫的力量就从这个世界彻底地消失了。

这是野兽永远都无法知晓的自己为何会消失的事实。

并不是人类闯入了它的领地。

而是它挡住了强大的人类前进的路。

说白了,就是它恰好撞在了枪口上。

TBC

修罗有话说:心情复杂啊

评论 ( 1 )
热度 ( 41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