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Vrains/游左】未来connection(七)

*本文参考了部分刀剑神域的设定要素

*含有未来捏造、年龄操作等特殊操作

*游左固定,没有其他cp了,但会有原创人物出现


“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志麻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人工智能的姓名,更确切点说是意识的姓名。

“Yusaku。”思考了几秒,游作还是习惯性地选择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姓氏就省略了。

“Yusaku?”志麻重复了一遍,“嗯,很不错的名字。”

“谢谢。”

志麻笑了笑,让研究员带游作去换衣间里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少年身上的大衣只能起到遮挡的作用,他总不能就让他这样出门去见人。

见少年进入了房间之后,志麻的助手则立马凑到他的身边来,“博士!这位少年一定就是我们的成功之作!”

“嗯。”志麻点点头,脸上不见丝毫笑容。

“还有什么问题吗,博士?这么凝重的表情。”

“啊啊,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用担心,这是我个人的原因。”志麻安慰地拍了拍助手的肩膀,“辛苦你们了。”

“没事!”

志麻让助手们去准备未来发布会的事项,而自己则坐到了沙发上发起了呆。他喃喃念着少年的名字,“Yusaku。”字眼间夹杂着说不清摸不透的情绪,似是回忆起了什么,露出了怀念的柔和目光,“……应该是巧合吧。”


游作被带到了换衣间,这里甚至还有一间单独的浴室,研究员简单给他科普了一番具体的操作之后就替他拉上了门,游作站在原地听着脚步声慢慢移动着,随后是开关门的声音。他又等了半分钟,随后才拉开拉门往屋子里瞧了瞧,没有人,刚刚也没有听见落锁的声音,游作终于确信研究员的确是将他当成是他们制造出来的人工智能,甚至没有丝毫在防备着自己的样子,虽然只是暂时,但游作的确因为这点而放松了一些,接着他便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自在。

从营养液中出来的身体还未做过任何清洁,黏腻的感觉还在皮肤上遗留着,研究员也表达了他们的意思,希望自己能干干净净地走出这个房间。游作听出了点他们可能想要亲自动手的意思。他无可奈何地把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走到喷头下拧开了开关,设定好温度的热水从头顶开始慢慢淋下全身,是和营养液截然不同的舒爽感觉。

游作已经快忘记有身体的感觉了。也许已经有十年了吧,又或许更久,他记不太清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记得自己等待了多久才见到了见。伊格尼斯们重新建立起了电子宙之后,那个世界就像现实世界一样有了白日与黑夜,可即便是夜晚到来,只是一堆数据构成的意识体并不需要睡眠这种必要过程,也不需要担心因为缺少睡眠而会造成的身体不适。可现在,这具身体分明才刚醒过来就已经有点疲乏,甚至有了些困意。

游作感觉这样下去不行,他摸索着墙壁上的温度控制器,直接按下了切换,热水一瞬间就变成冰凉的冷水倾洒下来,才刚有了些温度的身体突然受到这样的刺激不由得抖起来,他咬着牙又淋了一会才关了水,哆哆嗦嗦地弓着腰把架子上挂着的浴巾紧紧包住自己的身体。他突兀地想起他曾经有次把冷水开关当作热水洗了结果在浴室里惨叫出声的经历,那时候了见是什么表情来着?

他轻喘着气慢慢直起身,伸手把贴在脸边的发丝往耳后一撩,对自己的行为讽刺地笑了笑这才分开了多久就已经开始想念,回忆已经开始喧宾夺主占据了思考的一部分。游作定下心神,抬头的一瞬间他对上了一双绿色的眼睛,他看见了那双眼睛中的惊诧。

这个地方还有放着镜子吗?他的大脑给出了第一个反应,接着第二个反应就让他意识到了在镜子中出现的那张脸就是自己这具身体的脸,是志麻和其他研究员制造出的为独立型人工智能准备的身体,而并非是属于他藤木游作的本来的身体。那么他的第一反应为何是那是个镜子,因为毫无疑问地,在那面镜子中倒映出来的脸正是藤木游作的脸。

是十六岁的藤木游作的脸。

这绝不可能是巧合。游作只能想到志麻很有可能是认识自己的某个人,又或者说,是认识十六岁的自己的某个人,可是从志麻面上的年龄来看这不应该啊,少说怎么都有四十多岁了,游作十六岁那会甚至都没有出生。说到底为什么会是他藤木游作的身体根本就想不到理由,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人,志麻好歹也是个研究者,制作身体的时候不可能会那么草率地决定外貌特征吧。

又一个新的谜团。这让游作也开始审视志麻是否知道他就是playmaker这件事上,如果知道,那么自己出了这扇门就可能再也没有办法调查下去了,而相对的假若他不知道,他和藤木游作又有什么关系。

“……不对,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游作低声对自己说着。这些关于他的事情都无所谓,他也不应该再把时间浪费在这具身体上,他需要情报,需要的只是关于策划了进攻电子宙并且想要重启汉诺塔计划究竟是谁的情报,而志麻和SOL社有关,那么这些情报也就只有他能告诉自己,之后只要自己用链接感知和了见取得联系……

链接感知?

游作才想起自己的这个特殊能力,他立刻集中自己的精神去联系网络,但是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没有感知到,视野也没有任何改变,他依然在这间狭小的换衣间中,这接二连三的冲击令他感受到了一丝无力。如果无法通过链接找到了见,之后他又该怎么做也是他需要去思考的问题,现在不是气馁的时候,绝不能止步于此。



“啊,Yusaku,这件衣服很适合你啊。”

志麻满意地看着少年穿着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制服,穿在纤细的身体上之后就真的像是一个普通的人类高中生。

“……这个衣服是什么?”游作捏着自己的制服边角,这的确是他过去的高中制服,只不过这质感的确是一件新衣服。

“这个啊,是我的祖父年轻的时候就读过的学校制服,那是段对他特殊意义的时期。”志麻回答道,看见少年微微皱着眉不语,“你不喜欢吗?”

“不是,这件衣服挺好。”游作含糊地回答。

“那么,Yusaku,在我向你解释一切之前,你能够和我先去见一个人吗?”志麻低下声音问他,“事实上我将你制造出来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他……他已经将我拒之门外一段时间了,不过我想只要他看见你就一定肯见我了。”

游作挑眉,问道:“去见谁?”

“我的上司……他曾经也是我的学生,这间研究所就在他的公司里。”志麻无奈地笑了笑,“这里的空间还算大吧?不过这也只是占了地下室的部分而已,再往上之后还有很对和LV里的景色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他说着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我有想要向他证明的东西,我相信,你能够让他改变主意。”

“好啊。”游作爽快地答应了,能够出去的话他的确求之不得,而且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志麻能够主动些告诉他更多的事。

志麻的眼睛一瞬间有些湿润,他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他本不需要每一步都要去取得人工智能的答应,但这种像是与正常人交流一般的感觉也让他真的差点就以为这位少年真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人类。“嗯嗯,你跟着我走。”说着他和研究员们打了声招呼,得到三三两两的回应声时候才为游作带路。

研究所门外是一条雪白的长廊,这里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场所,就如志麻刚刚所说的只是地下室的一个部分,游作并不了解这个地方是什么样的构造,却隐隐能感觉到有什么不合理的东西在这里。志麻也没有要继续为这个地方解释什么,他一路往前行,走过走廊之后再向右拐了一会才到达电梯之前,显示屏上显示着电梯停在32楼,要等它下来还需要些时间,而且这里似乎就只有这部电梯,显得有些寒酸。

“Yusaku会决斗吧?”志麻突然问。

“嗯。”游作简单地回应道。

“那挺好的,我就不怎么擅长决斗了,虽然祖父有教过我规则,但是完全使不来,后来就放弃了。”

“……你的祖父是?”

“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决斗者。我一直都觉得他是最厉害的,可是他却总和我说playmaker比他厉害多了。”志麻无奈地笑了笑,“我从来都没见过playmaker,也不知道他决斗是否真的这么厉害,但是因为他是我祖父所尊敬的人,我也不知不觉地就受到了影响,对那位神秘的决斗者有了一些兴趣。”

“但是你是个研究者。”

“哈哈,是啊,playmaker虽然的确吸引人,但后来我遇见了我的老师,跟着他学习和搞研究才是最让我觉得快乐的时光。”志麻笑了两声,笑容有一丝苦涩,“老师教了我很多东西,有关人工智能的各种知识都是我跟着他学的,只是他没教我几年就退休了。”他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我只听说他是去旅行了,偶尔还能够收到明信片……老师退休时还很年轻,我是他的最后一届学生,那时候他65岁,我才刚进入大学,和我们这些学生比起来,老师才是最精神的那一个。”

游作静静地听着,志麻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他那位老师后来怎么样了。

“其实我也很想让老师看看你的,不过他不怎么喜欢人工智能,看见你会生气地把你砸了也说不定。”志麻开着玩笑,电梯终于稳当地降到了他们这一层,门开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地感叹道,“那样的人怎么会自杀呢……”

为什么呢,鸿上老师。

TBC

修罗有话说:这绝对是我最纠结的设定……VR都开播一周年了,时间真的是过去好快啊……了见也离开一个月了(ಥ_ಥ)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