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Vrains/游左】未来connection(二)

※本文参考了部分刀剑神域的设定要素

※含有未来捏造、年龄操作等特殊操作

※游左固定,可能含有其他cp暗示

过了三十岁之后,游作和了见就再也没有登录过LV。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帐号太过显眼的原因,早些年决斗过程被现场直播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游作是不在意,而了见则是不在乎。一切的根源都已经结束,少年们的战斗也早就同删去的纪录一起消失在了网络世界,他们把目光放在了真切的现实之中,忙碌于生活和工作,久而久之便远离了在网上衝浪的日子。

时至今日再次来到LV,陌生是难免会有的。儘管有了Wade的一番解说,他们对这个LV具体的运行机制还是不甚了解,比较令人放心的是,在现在这个到处都是穿著playmaker皮肤的LV裡,几乎不用担心游作的身份会因此败露。了见只是没有想到游作在登陆进来时竟然那麽耿直地选择沿用自己的虚拟形象,他自己就完全没有用Revolver的形象,所以他现在完全就是以鸿上了见的身体出现在LV裡,衣服虽然和Revolver的异曲同工,但他却有百分百的自信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Wade先前提到,点数的交易基本会在中央塔进行,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去看看情况,毕竟当前他们要解决的问题不少,时间是丝毫不能浪费。这次从巷子裡出来,游作也没有再让AI充当他的“斗篷”,闇之伊格尼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塞到了了见的兜帽裡,它本身没有重量可言,待在兜帽裡边时了见也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看似没有造成任何困扰,其实也只是了见没有说出来罢了。

中央塔的人和街道上相比多得多,进入服务区时可以看到一个立体影像竖立在中心的圆盘之上,是LV的区域图。了见和游作上前仔细看了看,了解到这个LV分为了七个区域,除去中央塔所在的这个区域之外还有另外六个分离在外的、漂浮在空中环绕成一个圆圈的岛屿,两人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分佈和电子宙如出一辙。

‘是巧合吗?’两人看向彼此的眼神中都带著这样的困惑。

中央塔又分为四层,第一层就是他们现在在的位置,主要是作为购物点、point交换点、还有安置著来往各个区域的转移点,是中央塔最大的区域。第二层是ai决斗区,似乎可以选择在此处与SOL公司研製的智能决斗机器人进行决斗获取基本点,比较适合新人赚取点数,决斗难度可以调整,难度越高获得的点数也就越高,最高级为十级,还设置了能够观赏高速决斗的区域。第三层是大师决斗区,没有什麽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了见和游作也不打算去。

“我们应该去第二层。”这是最保险和最快赚取点数的方法了。

“如果是和ai决斗的话我也可以⋯⋯”

“不行。”游作话还未说完就被了见打断,“你太显眼了,作为一个‘新人’,在短时间内接连打倒突破SOL社精心设计的ai,想不注意到你都不行。而且你答应我了。”

“⋯⋯”游作想这句的重点应该是最后那句。


以防万一,两人又把分佈图仔细地看了看,接著才搭上通往第二层的电梯。

第二层的人相对第一层就少了些,而且完全没有看见穿著playmaker皮肤的人,仔细想一想,想要换到那个皮肤的人一定需要不少点数,而ai区域能够赚到的点数对于有更大需求的人而言就太少了,在这裡看不见是非常正常的。所以当游作走进来的时候瞬间就吸引了靠近电梯门口的人的注意,他们眼中不无羡慕或者嫉妒的情绪,也有少数困惑的,看到在游作身边站著的了见之后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怎麽想这都是大佬带著新人来玩了。

了见没有卡组,所以在去房间之前先随机了一套,决斗盘也是房间附带,离开前他拍了拍游作的肩膀让他好好待在外边等著自己,手指似是有意又无意地滑过侧脸。一直缩在兜帽裡的AI突然发出了笑声,但很快就在两人刺刀般的眼神下乖乖闭了嘴。

不过是分开一会罢了,他们又不是没有分开过很长时间,自然也不需要表现得太焦虑。游作站在原地盯著门看了会,才挪动步子往观赏区域走,他刚刚有注意到角落似乎有放著什麽电脑,而且他也想看看有没有能够观看ai决斗房间的地方。第二层说大不大,说小就有点不符实,游作在电脑裡调出了这一层的平面图,观赏区域在ai决斗区的另外半边,考虑自己走过去和了见结束决斗的时间应该会是对等的就不免有些丧气。

其实不止是好久没登陆过LV,他们也有一段时间都没有正式决斗过了。弹丸卡组无法带到电子宙,而电子界族的怪兽在电子宙都是拥有实体的存在,决斗通常会在中盘开始演变成怪兽们的玩耍游戏,毕竟与正规的决斗不一样,谁都不会去伤害自己的伙伴。游作不禁想像起了见现在是在用什麽样的表情在阔别已久地决斗著,是严肃地抿著嘴角,还是愉快地笑著,又或者是⋯⋯

“解不开!”

“这个果然太难了啊⋯⋯”

游作偏头看向声源处,在对面的环形沙发上坐著一对看起来像是情侣的男女组合,他们一起盯著在桌子上投影出来的萤幕面露难色,语气中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气恼。游作的视角能恰好看清画面上显示的内容,这对情侣是在玩解残局的游戏,和一般的决斗不一样,解残局是必须得在限制的操作下将对方的血归零,走错一步都会直接导致失败,可谓是步步都要深思熟虑。游作也没有偷听他人对话的兴趣,刚想起身离开又听见情侣开始说了起来:

“果然想要拿到积分还是太勉强了啊。”

“别灰心呀,毕竟是能够两万点积分的残局,会这麽难也是正常的呀。”

“只能下次再挑战了,希望其他人不要那麽快解开这个啊。”

游作若有所思地移开了视线。


了见刚走出房间就听见一阵阵惊呼声,也不知道是在吵闹什麽,AI好奇地从兜帽裡冒出了头,一直让他当个乖宝宝可难受了,了见又完全不在决斗时回应他,整个伊格尼斯都快要憋死了。这一逮住机会就想要表现一下,凭藉著身为ai的惊人眼力,他一眼就看见那张榜单上熟悉的名字。

“playmaker这是上电视了吧。”AI小声地在了见耳边滴咕,“看起来是干了什麽很不得了的事。”

了见不说话,他就等游作自己亲自过来解释情况。坐在沙发上的青年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冰冷的视线,踌躇了一会才把屁股从沙发上移开,慢吞吞地挪到了见面前。他们之间早已不存在身高差这种东西,游作垂下视线就能看见他瘦削的下巴和下撇的嘴角,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等待父母说教的孩子,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

“⋯⋯我没有想到会有公告。”游作乾巴巴地挤出一句,他听到广播的时候也傻眼了,更没有想到的是广播报出的还是playmaker的名字,虽然在LV裡改名是完全可行的,但这名字上了榜单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嗯哼哼,playmaker大人这下就没有资格说我总是捣蛋了!”AI得意洋洋地眯起眼睛,也不知道自豪的点是在哪裡。

“我没有去决斗,只是听说解残局也能够拿到点数就去试了试。”游作没有理睬AI的嘲笑,继续盯著了见的嘴角解释著,“我真的没想到会有公告。”

有谁能把委屈表现得一脸平静呢。了见想,若不是有著几十年的相处习惯了解,一般人完全可以把这当作是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哪裡做得不对的表情。

眼见骚动的目标似乎开始转移到这边,两人继续这麽僵持著也不好,他就不由得叹了口气,游作的表情很细微地因为这一口气而放鬆下来。了见伸手把游作拉到一边挡住了他人看过来的视线,一边注意著身后一边推著游作往电梯的方向走,只不过这样普通的遮挡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还是空的,看来今天的好运不错。

电梯门赶在有人走过来之前合上了。了见按下电梯按钮,尔后看向游作责备地说:“你多注意点。”

“抱歉。”游作老实地道歉。

“刚刚的骚动应该不会太大,毕竟只是一个有playmaker皮肤的家伙恰巧出现在第二层,又恰巧有一个叫playmaker的家伙恰巧解开了一场残局还上了广播。”

“⋯⋯”

“你也稍微有一点你是目标人物的自觉啊。”

“嗯。”

“赚了多少点数?”

“六万。”他解了三场残局,所以他其实被广播了三次,只不过榜单只出现了一次。

只挣得了两万的鸿上了见先生内心十分複杂,他刚想接著说什麽,电梯微弱地震颤了一下,一声清脆的“叮”传了过来。

第四层到了。

TBC



修罗有话说:大纲这次应该算是确定下来了,只不过因为内容感觉预订的章数会有变化,十章之内应该是还完不了。顺着自己的心开始写了,但还是很慢

评论 ( 5 )
热度 ( 50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