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更文,入坑迅速跳坑极快

【游戏王VRAINS/游左】声优梗不是你想玩就能玩

※警告,这是一篇因为声优梗而引发的妄想小短文

※虽然是游左文但左出现特别少

※咸鱼太久没写文所以内容相对枯燥,并不是搞笑文,请见谅

00

        这是它还尚未有记忆之前的事。

        它最初是被摆在商店的一个偏僻角落的货架上。

        它的型号已经有些落后,再加上所装载的功能仅仅只有清扫家务,在如今全能机器人热烈推销的时代,已经鲜少有人问津,就连推销员也似乎将它遗忘,落在机身上的灰已经有厚厚一层,也许这个情况再持续久一些,它就会被送到处理厂变为一堆废铁。

        又有谁会可怜这样一个无用的机器人呢?就连它自己也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在尚未被激活的状态下就连意识都没有。

        直到一位少年发现它。

01

        “哔,早上好,主人。”机器哔移动着身体为睡醒的少年让开位置,趁着他去洗漱的时间里来到床边,伸长了机械手将凌乱的床铺整理为干净整洁的模样。

        少年的家里并没有厨房,所以机器哔的日常任务中也没有准备早餐这一个选项,虽然她也做不到这样的事,只能等着主人出门之后打扫一下家里的灰尘。这间破旧的小房子时不时就会有细碎的粉尘落在地上、柜子上、桌子上等各种会露在空气中的地方,作为一个专业的家庭清扫型机器人,她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这项工作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不论如何清扫,居住的环境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少年几乎不会回应机器哔的问安。道别抑或是其他,对于一个机器人而言或许都是些不必要的东西,机器哔也从未在意过这些小细节,在她的系统里并没有强制主人回答自己的设置,当然也不可能会有。

        最初并不是这样的。在机器哔第一次被激活时——在“它”睁开眼睛,说出了从它被制作开始至至今的第一句问好时,少年的确有些笨拙地回应了它,除了他的声音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的笑声。

        “您确定要这一台吗?”

        “我就要这个。”

        那个声音无奈却又坚定,它理解了那是少年要将它买下来的意思,便也将之认为是自己今后要服务的人类,是自己的主人。系统自动为它调整出了微笑的表情。

02

        “呐,你就没有想过离开这个地方吗,外面的世界可比待在这里打扫卫生要有趣得多了。”AI趴在决斗盘的平面上,表情舒适又放松,像是在想象着什么场景一般,轻声地哼哼起来。

        “外面的世界?”机器哔露出疑问的符号。

        “就连这个都不知道吗?你还真的是一点见识都没有啊。这个房间的外面啊,就是那个有着漂亮的蓝色天空而不是破旧的天花板,世界无限延长而不是被四平八角的墙壁挡着,然后还有很多人类,不过人类都是些复杂的家伙,还是电子界呆着舒服。”

        “电子界?”机器哔跟着AI重复了一次,“外面的世界,检索结果成功,机器哔有去过外面的世界。”

        “真的吗?嘻嘻嘻,没想到你也是意外地大胆呢~”

        “主人带我去过。”机器哔检索着自己的记忆资料,“外面的世界,很漂亮。”

        “小游作带着你吗?”AI托着下巴思考起来,“嘛那种事怎样都好了,原来你有见过呀,哼哼,但是小游作一定也没有带你去看过好看的地方吧,想不想要我分享给你啊?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地方。”

        “哇,大哥最棒了!”机器哔露出高兴的标识,“机器哔!想要知道那个漂亮的地方——”

03

        “你还真的买了啊,游作。”草薙打量着装在盒子里的机器人,不禁感叹激将法还真是好用,“嘛这样一来我担心的事情就能减少一件了,最近汉诺骑士的行动开始频繁了起来,你的房间有一个清扫机器人帮你整理也是好事。”

        游作嚼着热狗低沉地应了一声,他的钱不多,为了有足够的生活费也已经尽量将预算压在了最低,但实际上走进店里时还是被那些高得有些离谱的价格吓了一下,大概也是看穿了他是个没钱的穷学生,销售员也没有来为他热心地推荐新产品,这倒是为他方便了不少。

        “但是真亏你能找到这么便宜的呢,明明开口向我说一声就好了。”

        “不,那些是草薙哥你为了照顾仁而准备的钱,你平时能让我免费吃热狗就已经足够照顾我了。”

        草薙无奈地笑着,其实可以的话,他也想亲自照顾游作的生活方面,但是少年太过倔强,如果自己真的提出这种要求反而会更加生气也说不定,更糟糕的就是独自一人……

        “我知道了,那么今天你就尽情地在这里多吃些热狗再回去吧。”草薙拍了一下盒子,“和这个家伙一起……唔,你有给它取名字吗?”

        “名字吗……”游作看向静静待在盒子里的机器人,和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干净了不少的身体,好歹算是一件商品,哪怕它的价格没有为销售额奉献多少,卖出去的时候还是把它装饰得体面了一些。想到自己因为慌乱而应答了机器人的问话,结果被一旁的销售员看到并被取笑的样子就觉得有点丢人。

        “怎么了游作?”

        “……没什么。”

        少年默默地将自己的失态和热狗一起咽下腹中。

04

        AI对于自己能拉拢到机器哔这件事感到十分自豪,尽管自己私自改装决斗盘这件事被游作发现后就没有再单独放在家里过,而且和汉诺骑士的决斗又迫在眉睫,不知不觉已经有一小段时间没有再见到那个傻乎乎的小跟班,稍微有些想念她了。

        “playmaker大人,你就完全不担心机器哔吗?”

        “什么?”游作不解地看向哀怨的AI,脚下依然迈着步伐向着汉诺塔前进。

        “你啊一直都把她留在家里看家吧,但是你从来都没有关注过她,不觉得她很可怜吗?”

        游作没有应他,是预想之中的反应,但AI显然有些愤愤不平,“不要无视我啊!”

        “闭嘴,有时间在那里惦记其他人还不如抓紧时间去停下汉诺塔。”游作低沉地说,“如果汉诺塔真的成功完成的话,整个世界的网络都会瘫痪……机器哔也不例外。”

        听了这话AI顿时精神一振,“诶,难道说,你也有在为机器哔着想吗!”

        “闭嘴。”

        “哦。”早知道不可能会得到什么温柔的回应,AI的委屈却稍微减弱了一些,等一切都解决了,回到那栋破旧的房子里时,他一定要自信满满地向她炫耀自己是如何向凶狠的游作为她出气,然后再在她表现出崇拜的屏幕上欣赏自己高大的身姿。

        洋洋得意的AI没能注意到游作突然低垂下来的眼帘,少年依然还能很清晰地记起将机器哔带回家的那天发生的事。

05

        “说明书是在……?”游作将机器人从盒子里拿出来放在地上,摸索着启动的开关。

        一阵微微的震颤,机器人的屏幕上闪过一行字样,接着一双虚拟眼睛的出现代表着它的启动成功。

        “哔,晚上好,主人。”

        “……”游作这次没再回应,哪怕这个房间里只有他自己。

        机器人当然也不会抗议他的行为,只是默默地等待着主人给予它指令。

        “录入指令。”

        “指令录入开始。”

        “第一,我不在的时候再开始打扫房间;第二,除了打扫之外不要触碰房间里的东西;第三……记住你的名字叫机器哔。”游作比着手指指出惯例的三点。

       “指令录入成功,哔,重复指令,第一,主人不在的时候再开始打扫房间;第二,除了打扫之外不能触碰房间里的东西;第三,我的名字是机器哔。完毕,机器哔将切实为主人您进行服务。”

        游作看着机器哔抬起机器臂向上扬了一下,也许是想要敬礼吧,动作却没有做完善。他沉思了一下,接着开口说:“你有没有改变声音的设置,把电子音的部分去掉,再重复一下指令。三点。”

        机器哔沉寂了一会,游作耐心地等待着,屏幕上的光束也逐渐归为平静。

        “三点。”

        游作瞪大了眼睛。

        “三点指令重复。第一,主人不在的时候再开始打扫房间;第二,除了打扫之外不能触碰房间里的东西;第三,我的名字是机器哔。声音更改完毕,是否确认为默认声音?”

         游作久久不能说出话来,去掉电子音覆盖住的声音,竟然与他回忆中的那个人的声音如此相似,面对着这个声音,他却完全不知道做些什么才好。但是,十年后的现在,那个人又是否……

        “切换回原来的声音吧。”

        尽管这个声音令人如此留恋,但说到底这不过是一个机器人发出的声音,并不是他想要再见到的那个人,也不是他想要倾诉那份心情的那个人。如果这会让自己软弱……

        如果这会让我变得软弱,我又该怎样才能找到真正的你。

06

        “我觉得这声音不像我的。”

         未来的鸿上了见对着机器哔的声音这样评价道,游作却不以为意,继续抱着了见深呼吸。

        “到底哪里像了……”了见喃喃自语道,固执地想要证明自己,和机器哔一起重复着三点三点,“难道说你是因为她和我的声音像才买回来的吗?”

        游作思考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含糊地应了一个嗯。

        “我小时候的声音就那么让你喜欢?”

        “……嗯。”游作轻轻一笑。现在的也很喜欢就是了。

        机器哔看着两位主人抱在一起争执起来,默默地将自己的声音调整回来,闭上了眼睛进入休眠模式。

END

修罗有话说:我现在只想看46.jpg,以及希望他们结婚

评论 ( 6 )
热度 ( 98 )

© 修罗地狱 | Powered by LOFTER